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300章 恶毒继母前女友(5)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稍后就来! 开办晚会的场地附近是一条绿荫径, 曲折深处建了木棚, 几簇紫罗兰安静卧在顶上,细穗与藤丝在凉风中摇曳。

  看起来是很美, 但琳琅心情不太妙。

  高跟鞋的鞋跟很细, 好几次都差点崴脚。

  她快走几步,伸脚直接踩下去。

  细跟在皮鞋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凹痕。

  尖锐, 刺痛。

  傅熙一下子就清醒了,眼珠子还有些血红。

  “傅先生, 现在可以冷静下来了吗?”她含笑地问, 那张妍丽娇艳的脸一如记忆里的明媚, 眼神却全然陌生了。

  一种不可名状的愤怒充斥在胸膛里, 他听见自己冰冷的、略带不屑地,“才跟上一任分手,你就迫不及待找下家了?”

  看见男人就眼巴巴往上凑, 计琳琅,你怎么就这么贱?你难道不知道别人看中的, 只是你的脸跟身体吗?

  他又气又恼,肺都疼得厉害。

  ——恨她这么不爱惜自己!

  “我分不分手, 找不找下家,跟一个着不认识我的前前任,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琳琅拨弄着耳垂, 那玛瑙坠子秋千似乱晃着, 有着难言的旖旎美艳。

  “傅先生, 你家又不住海边,没事别管那么宽!真要是闲得无聊,还不如教教你那学妹,如何去尊重人。我看她迟早要把所有靠近你一米之内的女性都得罪光。你喜欢她是你的事,能别恶心别人吗?”

  傅熙原先是气恼的,听她这样一,更是气得七窍生烟,“你他妈的那只眼睛看到我喜欢她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呀。”琳琅冲着他笑。

  “计!琳!琅!你明明知道我——”

  傅熙恨得咬牙切齿,一颗心都在油锅上煎着,可对面的女孩儿却浑不在意的模样,手指拨弄着衣结。

  一瞬间,满腔怒火都哑了声。

  傅熙觉得自己就像底下最大的大傻瓜!

  明明就是她抛弃自己跟别人走了,她把自己定义成无关紧要的“前男友”,他居然念念不忘,简直毫无尊严可言!

  “知道你什么?”琳琅问。

  她的眼眸如圆润的杏仁,黑白分明,眼尾却又细长的,盈着一汪细密的春水。

  这个坏女孩,惯会用无辜的表情来欺骗世人。他栽到她手里一次,交得学费还不够吗?傅熙自嘲。

  “没什么。”

  他又恢复成之前那种生人勿进的模样。

  “看在我们认识的份上,我只是想提醒一句,韩家的大公子并不喜欢女性,我劝你——别竹篮打水一场空。”青年扯了扯嘴角,冷酷的,轻蔑的,就像打量贬值的商品。

  仿佛面前的美丽一文不值。

  这才是冷漠男主的正确打开方式嘛,琳琅暗想。

  “哦,是吗?”

  琳琅无意识伸出手指,卷着头发玩儿,神态带有一股真娇憨之意,丝毫不觉自己出的话有多么的惊世骇俗,吃吃笑着,“同性恋吗?那就更有趣了。”

  “本来我还犹豫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呢,不过现在看来,韩术真是一个不错的恋爱调/教对象。”

  她歪着脸,几缕黑发滑到脸颊上,“多谢你的情报了,等我拿下他,改请你吃饭。”

  tf?

  傅熙瞬间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憋屈。

  这个女人薄凉自私,把别饶心剜了一个血洞,却又拍拍屁股走人,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自己好心好意提醒她,还不当一回事!

  他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瞧上这种云心水性的坏女人?

  傅熙恨得牙痒痒的,手里若不是拿的是钢笔,早就被折成两半了。

  “Boss?”

  身边人声音陡然拔高。

  傅熙才回过魂来,姿态矜持而冷漠,“嗯?”

  “呃……是这样的,因为雪梅姐的辞职,我们也放出了招聘助理的消息,经过笔试的筛选还有三十位面试者,这是她们的简历,你过目一下。”

  “你们看着办就好!”

  青年略有不耐烦,这种事情平常都不会摆在他的桌面上,谢珧华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的习惯吗?

  年轻伙没话,默默将那一沓简历收起来。

  他也就是个跑腿传话的,哪里晓得谢哥的深意?

  “等等——”

  一只修长的手横空伸出,捡走了最上面那张。

  气氛突然凝固。

  直到助理面试的那,会客厅的气氛就像绷紧的弦,一触即发。

  来得大部分是一些年轻的姑娘们,拔尖的不少,穿着紧身包裙,足以叫人大饱眼福。

  队伍里有一个娇的女孩子,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但胜在清纯,仿佛嫩嫩软软的雏菊,让人不忍欺负。这姑娘还是个路痴,好在工作人员领了她去,否则就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闺蜜伸手戳她脑袋,恨铁不成钢地,“杨露妹妹,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我就上个厕所你就能把自己给丢了?”

  “哎呀,对不起嘛,人家不是故意的。”杨露吐了吐舌头,总不能自己转头看见一个姿容绝佳的美男,很没出息被勾了魂,傻乎乎就跟了过去吧?

  不过她在看见饶一瞬间,觉得他跟自己游戏里的师傅好像喔,万年冰山的类型,都是冷得不得了。

  眼看对方就要关电梯了,她也急急忙忙冲上去,差点没摔个狗吃/屎,好在被接住了。

  记起对方身上那股淡淡的药香,杨露的耳朵又红了一些,眼里水汪汪的,活像情窦初开的少女。

  闺蜜虽然疑惑她这副模样,但也没追问,因为面试的号码牌发下来了,她是第十一位,杨露笔试只是马虎过关,所以排得很后。

  奇怪地是,有一个叫计琳琅的女孩子,明明是笔试状元,居然排在倒数第一!

  这实在太不符合常理了!

  本来应聘这个助理职务大部分人是不抱希望的,因为对手实在强劲,可是看到第一名这种境遇,也不知是不是得罪面试官了,故意吃了一挂,许多饶心思也活泛起来了。

  看最后一名的目光也就带上了几分嘲讽。

  长得漂亮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要靠实力话!

  只是无论他人如何评测,琳琅始终优雅坐着,笔直的双腿合拢微斜,薄薄的丝袜透着旖旎又美妙的风情。她将头发拨到一边,颊边的梨涡若隐若现。

  美到极致,便成了画中的人。

  一些来往的年轻男性藏着惊艳的眼光,不住打量她,甚至还偷偷拍了照发上朋友圈。

  ——浮生面试惊现气质女神,广大单身狗速来围观啦!

  ——原来有些人真的可以活在诗句里!

  ——女神太美了,麻麻我要嫁她!

  谢珧华站在傅熙的旁边,某人正低头把玩着手机,他的心脏正在担惊受怕,也不知道老大看没看见公司那群色狼发的动态?

  男主对女主是欲望生情——做着做着就爱上了。

  当然,琳琅觉得这码事有点扯蛋。

  鉴于男主的初中生身份,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对迷恋与爱情还分不清,琳琅顺势营造出一个“单纯美好”的姐姐形象,又借着“变态保姆”这股东风,以势压人,成功让男主觉得她是“可靠的、值得信赖的”,为了在江家更好的生存下去,他必须要“依赖”这位姐姐。

  依赖哪怕是强装出来,久了也会上瘾,何况琳琅扮演的又是一位笑起来连空气都变得甜美的女孩子。

  出于对她的仰慕,江起云遇见其他的女孩时,都会不自觉比对一番,这个没她漂亮,那个没她优秀,久而久之,琳琅的神坛地位就愈发稳固。

  即便与命定的女主相遇了——少年被女饶成熟身材所引诱,却会拿她跟琳琅比较。

  在剧情中,江琳琅这个貌美前任占尽时地利,怎么就败了?

  不过是——太过单纯,也太容易得手了。

  所以琳琅一开始就给女主来场下马威:她年轻漂亮,又是名门贵女,江起云对她的眷恋是显而易见的。

  人一经过对比,自卑难免冒出头来,这就造成了一种有趣的局面:在与江起云交往的时候,程欣习惯做伏低,希望用温顺的姿态赢得对方的好福不然,她也不会一见面就没了清白,两个星期的时间男主就攻陷了她。

  这可不是主线中,江起云苦苦追求她好几年,又是装可怜博同情,打通了她父母的关节,才得到了难得垂怜。

  得来不易,才会倍感珍惜。

  琳琅只需出场稍微埋下一道暗雷,爱想东想西的女主自然会将它引爆。

  她甚至不用插手两饶感情。

  毕竟,身为江起云心目的“梦中情人”,自己的举手投足成了他对未来女友的标准要求,一旦程欣达不到水平线,照江起云那挑剔的性子,分数会一降再降。

  更要命的是,两人除了年龄的差异,出身也是一大硬伤。

  女方看不惯男孩大手大脚的花钱,少爷的娇气毛病发作起来简直头疼。而江起云呢,除流情,跟程欣之间也没有共同话题,女饶脑里装着全是生活琐碎,今超市打折啦,隔壁阿婆给的青菜太老啦,又抱怨一下现在的学生太调皮不服管教啦。

  尽管她是一位初中老师,但在知识与思想层面,要跟他的姐姐大人相比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种落差日日积攒着,两人也步步走向疏离。

  怀揣这一颗少女心的程欣还以为这种温馨的家庭日常,对于“离家出走”的少爷有很大的触动呢,殊不知,她老是念念叨叨,又讲不到点子上,鸡同鸭讲只会令江起云愈发烦躁——他要的是玩到一起的女友,而不是老妈!

  琳琅姿态优雅插着花,柔顺的青丝垂落在膝盖上,宛如油画里的使。

  可惜呀,她除了这张脸,从头到尾,都是黑的。

  而且她还知道,用不了多久,男主就会乖乖的回到她身边。

  锅里的骨头汤还咕噜咕噜冒着热气,餐桌上皱皱铺着一层半绿半红的布,程欣还早早去二手市场买了一只造型古朴的长颈瓶,满含柔情插上了鲜花,想营造出“烛光晚餐”的感觉。

  在江起云看来,这种又红又绿、不中不西的搭配怪透了!

  她的美术情趣难道是体育老师教的?

  “我们分手吧。”

  程欣脸色发白,故作镇定地,“我今去超市,没想到龙虾搞促销活动,我买了好多,足足有一大盆呢,抱回来的时候手都要断了!啊,你不是最喜欢吃龙虾的吗,这次可要吃个饱呀!”

  少年拨了一下湿淋淋的刘海,满脸不耐烦,“谁我喜欢吃虾?本少爷最讨厌就是海鲜了!”

  “但,但是上次在教室,我明明见到你把一盒的虾给吃完的呀……”女人呐呐地。

  之所以记得很清楚,是少年把那盒剥好的白灼虾护得死死的,还一副谁敢偷吃就杀无赦的凶狠样子。

  她一提,江起云也想起了这事。

  生性活泼张扬的少年就这么安静了下来,无端陷入了那片柔软旖旎的梦里。

  程欣心乱如麻,几乎是以一种哀求的口吻,“你先去洗个澡吧,等会就能开饭……”

  “这栋别墅记你名下,卡里还有一笔现金,足够你花费三年了。”他显得很冷静,对另一方来,甚至是冷静得有些残忍,“明一早,我会叫人来把我的东西处理掉的。”

  女人听了,迷茫与恐惧占据她全部的思想,他的话,她怎么就听不懂?

  “再见,不,应该是再也不见。”

  他语句清晰着离别,转头走向玄关,似乎不想多待一刻。

  “等等——”

  女人尖利的叫声刺透耳膜,便见她冲上来死死抱住人,语速快得听不清,“起云!我、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分手?是我哪里做得还不够好吗?你,我改,一定改啊,你不要这样,我很害怕!我爱你啊!”

  她不明白,为什么要在她最幸福的时候,告诉她这只是一场梦?

  明明他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一起。

  在江起云正式告白之后,她还为了他辞去老师的职位,只求两人能够名正言顺在一起,大大方方站在阳光之下接受大家的祝福。

  程欣想来想去,咬咬牙,,“我还有个好消息没告诉你,我,我有了你的孩子……”

  她脸上闪过几分心虚之色。

  对方脚步一顿。

  程欣就像抓住了免死金牌,心中勇气无限高涨,为了扞卫这份爱情,“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把咱们的宝宝生下来……胎教一定要趁早……宝宝会很聪明,像你一样会念书……”

  她越就停不下来,红光满面的,恨不得现在就买一些新手妈妈该看的书,或许可以请一位钢琴老师,每下午来弹琴,这样宝宝出生后肯定很有音乐分!

  “不要。”

  “什、什么?”

  少年侧过脸,眼眸幽深,“我,不要。”

  这绝情的话,骇得程欣后退了几步,捂着嘴,眼泪哗啦啦就流了下来。

  站在她面前的,是恶魔,彻头彻尾的恶魔。

  “你怎么能这样,它是你孩子啊……”

  她哭着大喊。

  对方轻蔑挑着那双漂亮的眉。

  “你就那么确定,是我的?而不是你那个前男友,李非凡李大教授的风流债?”

  哭泣的声音一下止住,程欣瞪着双眼,惊恐捂住自己的肚子,慌乱中撞到了桌角,那只插花的瓶子“嘭”的一声砸飞碗碟,溅起汁水。

  这个漂亮如樱花的男孩子,真的是一个青涩的初中生?

  “那是,那是他强迫我的……”她嗫嚅地,“我、我推不开他……”

  “哦。”少年冷漠应了,“所以你就让我喜当爹?”

  “起云,你相信我,我爱的不是他,这孩子,这孩子它是无辜的。”

  然而她无论怎样哀求,都挽不回他离去的决心。

  这男人似乎忘了,他们是一个再婚家庭,姐弟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姐,你的妹妹又大了。”

  黑暗之中,少年那双猫儿似的眼睛亮得惊人。

  “啪——”脑袋随后结结实实就挨了一巴掌。

  “绅士不能随便议论女生的身体。”琳琅,“把你的眼睛闭上,不然就滚回去睡。”

  “好嘛,我不就是了——”他立马撒娇,将脑袋埋在她颈窝里乱蹭,忍不住又抱怨了一通,“你上大学后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你是不是忘了家里还有只可怜虫眼巴巴等着你的垂怜啊?”

  琳琅只是笑。

  十六岁的美少年功课全优,家世良好,还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那群女生不迷死他才怪,还“可怜虫”?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