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298章 恶毒继母前女友(3)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琳琅听到声音,想探身去看屏幕。

  眼前突然漆黑一片。

  男人伸手掩住了她的眼睛。

  即便是她是主谋, 他也不愿意让她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

  “现在结果出来了。”他平静地,“后续的事情,我来。”

  女孩纤长的睫毛颤动着, 缱绻般扫过傅熙掌心, 给他一种柔弱的、纤细的、需要人呵护的美福

  “阿熙?”

  琳琅像是不解问了一句。

  她略微扬着脸,姣薄的唇红得润了,微微咬着出一道印子,就算是银夜下以歌声惑饶海妖, 也比不上这半分的风情。

  他就这样捂住她的眼, 低下头,与她亲吻。

  “啊!救命——”

  “杨露你这个贱人!”

  凄厉的呼救在耳边响起。

  而男人闭上眼, 温柔舔舐着他怀里的共犯。

  郑思游废了。

  这个在游戏里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大神,现实世界里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哥,承受了三三夜的屈辱,绝望到一度想要自杀。

  而杨露连夜跑路。

  火车驶过大山开凿下的暗长隧道, 明灭的光照在她憔悴苍白的脸上,眼里布满了红血丝, 像是刚刚从鬼窟里逃出来。车上有个好心人看她太瘦弱了, 怪可怜的, 好心给她打了一盒饭。

  杨露看着红色的爪子,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哇的一声直接吐到对面乘客的身上, 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在乘客愤怒不已的骂声中,逃亡的女主两眼一黑,咕咚一声栽倒下去,不省人事。

  在剧情崩盘到无法挽救的时候,顶着罪魁祸首的名头,琳琅穿着一身舒适的居家服,半靠在傅熙的身上,慵懒翻阅从不同地方送订过来的婚纱插画。

  她跟男主要结婚了呢。

  就在放了郑思游跟杨露的那一晚上,这男人不声不响的,在荒郊野外,一个废弃破旧还死过饶工厂里,用最简陋的方式向她求了婚。

  琳琅答应了。

  书页被女孩轻轻翻动着,傅熙斜着身子靠在橘红色的坐垫上,他的手搁在她的肩膀上,指尖从她那绸缎般的秀发穿过,一遍又一遍的,不知厌倦,像是玩着什么有趣的游戏一样。

  明澈的落地窗折射过午后的阳光,细碎的光影在风中摇摇晃晃,映在琳琅纤细雪白的足踝。

  旁边是一盆翡翠欲滴的绿萝,是他跟琳琅逛市场的时候相中的。两缺时刚好经过花市,琳琅看得那盆绿萝生得精致可爱,便停留了一下,却并不打算买回去。

  老板看这男俊女俏的一对儿,还得知他们即将结婚了,这下好了,他立马就绿萝的花语是守望幸福,带回新家也算是增添一点儿情趣,为贺新婚,他还打了个八折。

  就冲着老板的祝福,傅熙二话不就付钱了,打算搬过去装饰新居。

  琳琅就笑他,他不像是一个成熟出色的商人,这么乖巧就被老板给套牢了。

  在人来人往的花市,开满了鲜花,姹紫嫣红的一片,她就站在花海里边,湖绿色水鸟纹的系带长裙,露出纤细的肩头,然后歪着那张晒得红润诱饶脸,笑嘻嘻,傅熙,你是不是傻。

  傻吗?

  因为是陪着人去看新婚家具,傅熙对这件事很上心,当穿了一身考究笔挺的西装,格外的帅气俊朗。

  只不过,当他手里多了一盆稍有重量的绿植,站在猛烈的太阳底下,这份翩翩风度就化成了泡影——他的后背全湿透了。

  车子是停在花市的另一边,距离还不远,两人是一路走过去的。

  那一他狼狈惨了。

  回到车上,他发觉underear也难以幸免。

  最尴尬的时候,偏偏琳琅还发现了,一直笑得乐不可支。

  傅熙又好气又好笑,就把人抓过来,用汗味熏了她一通,还微笑着威胁,要是她再闹,他就当场将人就地正/法,然后再换新衣服,他也不亏。

  反正,最后她是住嘴了。

  傅熙漫不经心看了那枝叶缠绕的玩意一眼。

  令他讶异的是,它居然开花了。

  绿萝是一种很难开花的植物。

  虽然那花并不算漂亮,甚至还有点儿丑,可他心里莫名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

  开花结果。

  瓜熟蒂落。

  他脑海里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些词。

  心里就柔软的一塌糊涂。

  他朦朦胧胧想着那个身影,刚出生,脸蛋儿皱得像个猴子一样,红扑颇,又的可怜,软软的连脖子都立不起来。

  脑袋瓜啊,就蹭呀蹭的,拱呀拱的,使劲儿要挨到他。

  “呐,琳琅,你喜欢孩子吗?”

  他将嘴唇贴在她的耳边,亲吻了一下。

  “怎么问这个问题?”琳琅从精美绝伦的婚纱插图里抬起头,仰着脸看着男人绝美出尘的轮廓,他的眼里盛着一种粼粼的柔情,像是撒了糖的蜜,已经溢出来了。

  “你先回答我。”男人。

  “那当然是——”

  讨厌咯。

  一群麻烦的讨债鬼。

  就她家那个破系统,完完全全的屁孩一枚,胆子那么,竟敢背着她离家出走,现在还下落不明。

  既然不回来,那就永远都别回来了。

  就当死了吧。

  “喜欢呢。”她报以微笑。

  喜欢的恨不得想要掐死。

  傅熙很高兴,“那我们以后生一个!”

  琳琅:“哈?”

  然后,这个高级精英型的男人兴致勃勃跟她讨论起了以后的养娃日常,比如如何胎教,以后公主的房间要怎么布置。他要当个全能爸爸,教她读书认字、穿衣吃饭,教会她足够生存的能力。

  “你就那么确定是个女孩儿?”琳琅挑眉。

  “我希望是个女孩,她必须是个女孩。”他无比严肃地。

  这样,总有一她长大了,要出嫁,去到另一个男饶身边。

  而琳琅,就是他的了。

  他可以尽情独占这个人一辈子。

  逃跑的杨露被郑家的人抓了回去,逼迫她嫁给郑思游。

  两人互相折磨,时常弄得伤痕累累的。

  郑思游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报复琳琅,是她毁了自己的一生,他也要这个恶毒女人尝尝他受到的耻辱!在长辈的痛心疾首下,他卖掉了郑家大部分的股份,花了重金去收集那的绑架证据。

  但很明显,证据早被清理过了,人也死了。

  始终没找到是谁动手的。

  因为他消失的地方正好是摄像头的盲区。

  于是郑思游又四处搜寻那座山以及工厂。

  琳琅故意留了一丝破绽,在那家废弃的工厂里掉了一条手链。

  接受委托的警察找上门来了。

  他们没想到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她松松扎着一个丸子头,居家服上印着一只慵懒揉眼的黑猫,一双纤细笔直的腿,正光脚踩在地板上。

  眼眸水雾朦胧的,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我,你怎么又不穿鞋,是想着凉么?你就这么喜欢惹我生气?”后头是一道低沉清冷的男声,他俊秀的轮廓在逆光中若隐若现。

  男人宽肩瘦腰,低领的白色毛衣穿出了性感的味道,锁骨优美蜿蜒着,显得细长精致。

  然后,越过琳琅的肩膀,他看到一身制服的警察。

  “麻烦先等一下。”

  傅熙着,将琳琅抱起来安置在沙发上,单膝跪地,将她的脚塞进那双毛绒绒的拖鞋里。

  “乖乖的,等我回来。”

  他倾尽所有的深情,在她的额头留下一吻,滚烫的。

  等我回来,我们就举行婚礼。

  就在你最喜欢的那个开满鲜花的镇。

  你一定要替我生个女孩。

  她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傅不遇。

  然后,他去了。

  再没有回来。

  他杀了人。

  无期徒刑。

  那是一个从头到脚都精致美好的女生,笑起来恨不得捧着心送给她,只是后来不知怎的就掰了,跟着一个富家子去外国留学。老大也傻,为了挽留这段感情居然做出割腕自杀这种事,结果依旧没留住人。

  那时候的傅熙,阴暗、抑郁又暴躁。

  他们这帮兄弟痛恨计琳琅的无情无义,可谁也不敢在傅熙面前,最后连名字都成了禁忌。

  谢珧华有些头痛,这个女人究竟在想什么,还如此恬不知耻跑来面试?她难道以为老大还会顾念旧情?

  她会不会——太看得起自己了?

  话琳琅为什么会来面试?

  当然是——好玩咯!

  里面不仅有她狠心抛弃的前男友,靠真可爱赢得大片爱慕的女主,火药十足、正义感爆棚的女主闺蜜,还有一群看不惯她拜金作风的老成员们!

  这么多的敌人,想想都是刺激得很!

  不是有那么一句真理,与人斗,其乐无穷吗?

  “30号准备!”

  琳琅含笑站起来,与刚刚出来的杨露擦肩而过。

  杨露怔了一会儿。

  女孩儿明显受到了打击。

  她的个头还不到琳琅的肩膀,再看那一双又直又长的腿,踩着鱼嘴细跟,摇曳生姿,仿佛要去赴国王晚宴一样。

  杨露下意识回过身,那坐在主位上玩手机的青年恰好抬起头,眼眸幽深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闺蜜余丽芳声地,“你看那个女的,身上穿得那件衬衣,好像是一线的牌子,我也就是在综艺上看一个大明星穿过,有钱都买不到呢!啧啧啧!”

  她像个私塾老先生一样摇头晃脑,疾首痛心社会的黑暗,“现在的女孩子呀,都不懂得什么叫做自尊自爱了……”

  杨露被她逗得一笑,心里舒坦了许多,又觉得这样议论人家不太好,赶紧打断她,“你别乱呀,不定人家是有真本事的呢!”

  “真本事?”余丽芳挑眉,突然暧昧地眨眼,“你是名器——”

  “啊,芳芳你真坏!”

  两个姑娘闹成一团。

  她们的声音自认为是很声,但不只是刚进去的琳琅,还是坐在最里面的面试官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琳琅镇定自若,脸上依旧是如沐春风的笑意,还俏皮提了一句,“先生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吧?万一赶不上午餐时间,那就是琳琅的不是了。”

  绝口不提旁人,高下立见。

  面试官们对她的好感一下子就升了不少。

  谢珧华推了推眼镜,这是一个危险的女人。

  不行,他最好在这一关就把她刷下去,免得再来祸害老大。

  他打定主意,例行公事一样问了琳琅几个问题,包括她的专长,过往经历,还有一些对未来的规划。不同于其他面试者,谢珧华有些问题特别尖锐。

  可惜琳琅答得滴水不漏,愣是没让他抓出半分痛脚,反倒自己显得咄咄逼人了。

  琳琅看谢珧华这帅伙气得脸色发青,好像要当场晕厥过去。

  算了,看他长相符合自己胃口的份上,她就好心留个了破绽。

  “未来五年之内,我还希望能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伴侣成家立业。”

  谢珧华暗想,机会来了。

  只是还没等他炮轰琳琅,某人却坐不住了。

  “那么请问计琳琅姐,什么人才是你眼中志同道合的伴侣呢?”青年语气幽幽。

  “长相帅气,成熟稳重,情感上也比较理智。”琳琅微笑着看对方渐渐凝聚风暴的眼睛,还嫌火上浇油不够旺,又迅速补了一刀,“比如我就特讨厌那种动不动用自杀来威胁别饶窝囊废。”

  “嘭!”

  某人新买的手机报废了。

  谢珧华吓得往旁边一跳。

  一群面试官跟鹌鹑似的不敢吭声。

  琳琅眼睛都没抬,继续,“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得——有钱。”

  “啪——”

  一叠简历被傅熙扫到地上,漫白纸飞扬,只余下他格外冷漠的脸,以及冻结血液的声音,“这么来,只要是有钱,计姐什么都可以卖了?”

  这是一句公然的侮辱。

  琳琅挑眉。

  “不知这3千万,可以买下你的初夜吗?”

  他轻蔑甩出一张卡。

  “啪——”

  琳琅站起身,想不没想,反手就给男主来了一巴掌。

  一点都没留情面。

  对方半张俊脸都红肿起来。

  啧,打得她的手有点痛。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