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296章 恶毒继母前女友(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江起云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不然在光白日下,怎么会见到那个梦中的人?

  女子穿着一袭雪白长裙,正笑容满面同店员交谈着,秀丽的轮廓染着细碎的灯光, 映在纤尘不染的玻璃窗上,多了几分朦胧淡雅的美。

  他不敢眨眼,怕惊扰了这片刻的美梦。

  此时,绿灯亮了。

  林肯轿车从蛋糕店飞快驶过。

  “停车!停车!Fuck!我他妈叫你停车啊!”男人暴躁踹着副驾驶座, 把一众下属吓得不轻。

  “Boss?等下的会议……”

  后面的呼叫声在风声的拉扯下变得模糊了, 男去手一撑跃过栏杆, 拼命跑回去,因为太过用力,手臂上冒起了狰狞的青筋。

  来往的车辆被他的举动吸引, 纷纷探头回看。

  然而——

  他依旧来迟一步。

  “噢?你是那位女士?她早就走了呀。”

  店员好奇打量着面前的英俊男人, 黑发黑眸, 东方神秘中有些妖异的美,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外貌体态, 都是无可挑剔, 妥妥的金龟婿呀。

  不少女客下意识卖弄起自己的风情。

  女店员可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声音清脆,“先生, 请问你和那位女士是什么关系呢?”

  若是单身, 她不妨趁机要个号码。

  若是重逢旧情, 那就更好了,她可以“趁虚而入”,一举拿下这个男人。

  “无可奉告。”

  男人冷漠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什么呀,不就不,这么凶干嘛!”女店员不满嘀咕道。

  正午的太阳格外猛烈,柏油路仿佛要被烤化了一样,晒得人脑袋发晕。

  江起云跑遍了附近的街市,却无人像她。

  他扶着膝盖喘着粗气,找了一处凉椅坐下,什么也不做,就死死盯着过路的人看。

  后来累得乏了,不自觉睡了过去。

  “哥哥,哥哥!你快醒醒!”

  有人推了推他的身体。

  江起云不耐烦睁开了眼,一个穿着粉色斑点裙的女孩正怯怯看着他,见他凶狠皱起眉,立马躲到别饶身后,声地,“那个,有个叔叔在旁边一直瞧着你呢。”

  她了什么江起云听不清了,他只是愣愣仰着脸。

  斑驳的树影,细碎的阳光,氤氲着梦的清美。

  裙摆在微风中荡漾。

  美丽女人拢了拢耳边的发,对着他温柔一笑。

  与记忆中的身影逐渐重合。

  他嘴唇哆嗦着,颤抖着,明明近在咫尺,明明伸手就可触碰的人,他应该是要疯狂的冲上去,用力亲吻她,告诉她,我好想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幻想了千百次的场景真实上演的时候,他却不出一句话来。

  他恍惚想起了那一回到江家的情景。

  事隔经年,若我们再度重逢。

  我该如何向你致意?

  以眼泪,以沉默。

  对方眼神疑惑,白嫩的手掌在他眼前轻晃,“你好,先生!先生?你还好吗?”

  修长白皙的手指上套了一枚钻戒。

  江起云望了眼躲在她身后的女孩,胖乎乎的手揪着妈妈的裙子,大眼睛正扑闪扑闪瞅着他。

  看来她过得很好。

  没有了自己,一切都很好。

  “谢谢,我不要紧。”他扯出疏离客套的笑容,眼光却不动声色捕捉她的所有表情。

  “那就好……”她笑了笑,有些犹豫地,“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江起云的心口猛然涌起一阵悸动。

  她……还记得他吗?

  这样,就足够了。

  “事实上,我们今第一次见面,美丽的女士,幸会。”他强忍着痛楚,故作镇定伸出手,“若不是你女儿提醒我,恐怕我今就要身无分文走回公司了,这多亏了你们。”

  “举手之劳而已,能帮上忙真是太好了。”

  她把手抬起,准备回礼。

  对方反应更激动,长腿一迈突然凑近,迫不及待就抓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没有一丝间隙。

  十年之后,他再一次,触碰到那遥不可及的人。

  女人被吓了一大跳,黑宝石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惶恐与不安。

  好在男人迅速恢复了自己的冷静,缓缓抽回来手。

  从掌心滑到指尖,微微轻颤着,离开了,再无温度。

  “那么,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快跟哥哥再见。”琳琅宠溺摸了摸女孩的头发。

  “哥哥,再见!”

  这姑娘笑起来也有一粒浅浅的酒窝,很像她,真而善良。

  江起云站在树底下,怔怔目送着母女俩的离去。

  他们应该,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吧。

  明明是最爱的人,他却不能靠近她!

  这样一想,胸口的悲凉再也抑制不住,他捂住了眼睛,任由眼泪大颗大颗坠落。

  身后隐隐传来压抑的哭声,那么撕心裂肺。

  女孩回头一看,担忧扯了扯琳琅的手腕。

  “姐姐,那位哥哥好像哭了。”

  “他为什么要哭呀?”

  琳琅收回目光,清浅一笑,“我不认识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哭呢。好了,你妈妈来接你了,快回家去吧。”

  女孩蹦蹦跳跳撞进一个中年妇女的怀里,撒娇道,“妈咪,我可算找到你啦!”

  中年妇女搂着她又亲又抱,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是妈咪的错,妈咪不该让你一个待着的!宝贝,我的心肝宝贝,谢谢地,你还好没出什么事!”她连忙向琳琅道谢,并掏出钱夹想要付酬金,琳琅止住了她,笑着摆手离开了。

  路过一处许愿池的时候,三三两两的情侣黏糊在一起,着海枯石烂的浪漫誓言。

  琳琅取下戒指,就像掷硬币一样,拇指轻巧一抬,那戒指在空中旋转着,恰如一道坠落的际流星,以极其炫目的姿态落入了身后的池水郑

  她听见轻轻叮的一声。

  琳琅嘴角轻扬。

  那个恶魔,比她想象中还要好骗呢。

  你以为爱上的是使,所以,自取灭亡也是活该。

  色渐渐明亮,他疲倦的双眼撑不住了,终于睡了过去。

  朦胧之中,有一只纤细的手掌在轻轻抚摸着头发。

  他胡乱想着,这大概是女孩子的手,柔若无骨,指甲圆润,还有一股栀子花的香味。

  不,不对!

  谢珧华猛然惊醒。

  一把擒住了那只手。

  女孩被吓了一大跳,杏仁般明净温暖的眼眸无措看着他,就像一张柔软的白纸。

  “是做恶梦了吗?”

  她伸手从柜头里抽出纸巾,替谢珧华擦拭额上的冷汗。

  谢珧华紧紧盯着她。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放轻了声音。

  对方迷茫看着他,似乎在回想着。

  “你是……谁”

  渐渐地,她陷入了一种痛苦之中,本就没有血色的嘴唇被她咬出鲜血来。

  谢珧华连忙搂住她,轻声哄道,“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有我在,我记得你的一切,以后会一件一件给你听。”

  女孩攀着男孩宽阔的肩膀,声地问,“那……你是谁?我们是认识的吧?”

  “当然。”

  谢珧华脸色不变。

  “我是你男朋友。”

  啧,这狼崽子还挺有心计的。

  在她失忆的时候想趁虚而入?

  “可是,我看你长得比较像我弟弟呢。”琳琅犹豫地,那就偏不让你容易得逞。

  “从面相上看,我可能有点嫩,像高中生,你以前也这样过。”谢珧华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他继续微笑,“不过某些方面的尺寸应该是令你满意的。”

  “噗——”

  琳琅直接喷他一脸。

  这人该不会是坏掉了吧?

  好的纯情大男孩呢?

  “对、对不起!”女孩慌忙擦拭着他脸上的水迹。

  谢珧华一本正经地,“这算什么,我连你的口水都吃过。”

  琳琅:“……”

  “我总觉得你在骗我。”她认真地。

  果然,她就算是失忆,也没有那么好骗。

  谢珧华早料到这种情况,因此并不慌乱。

  他伸手碰了碰她耳边的宝石耳坠,那醇美的酒红色折射到他的眼瞳里,魅惑极了,“这对耳坠是我前给你买的,上面有你我名字的拼音缩写,榨还在我那边呢。你,要不是男朋友,谁肯给你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冤大头吗?”

  琳琅表面被服了,心底却在轻笑。

  谢朋友,你这个可是在颠倒黑白哦!

  不过,连她也没想到,这的宝石耳坠里竟有这么一番意义。

  这厮似乎是对她虎视眈眈已久。

  要是傅熙知道是他亲自往自己身边放了条恶狼,估计是要悔得肠子都青了。

  啧,她是越来越期待崩坏的剧情了。

  主治医生进来了,一个和蔼的中年人。谢珧华跟他讲明情况,他有些讶异看了“病人”好几眼。

  在琳琅精湛的演技之下,“选择性失忆”的病症很快得到了医师们的认同。

  “你要去哪里?”

  见谢珧华这个“男朋友”要离开,琳琅摆出了焦躁的神情,有些不安,又有些恐惧,死死拽着他的衣角。

  “乖,你一没吃东西了,我下楼买菜,给你煮点粥暖暖胃。”谢珧华迅速进入了男友的角色,温情脉脉吻了吻她的额头,“要是你害怕,就先睡一会儿,等你睡醒了,我就回来了。”

  “那你快一点,我就给你十分钟。”她恋恋不舍地。

  “好。”谢珧华稀罕摸了摸她的脸颊,温柔的勾唇一笑,像是对着他心爱的、有些任性的美丽妻子。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