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291章 不良少年前女友(9)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江父为之骄傲,也十分放心将两人放在家里, 自己带着妻子去国外拓展生意。他偶尔会听到管家的汇报, 是少爷太依赖大姐, 十六岁了还睡同一间房。

  江父压根没把这回事放在心上。兴许是那次的事给江起云留下了阴影, 当时姐姐又是唯一陪伴在身侧的人,依恋一点也不过分。

  这男人似乎忘了,他们是一个再婚家庭, 姐弟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姐, 你的妹妹又大了。”

  黑暗之中,少年那双猫儿似的眼睛亮得惊人。

  “啪——”脑袋随后结结实实就挨了一巴掌。

  “绅士不能随便议论女生的身体。”琳琅, “把你的眼睛闭上, 不然就滚回去睡。”

  “好嘛,我不就是了——”他立马撒娇,将脑袋埋在她颈窝里乱蹭, 忍不住又抱怨了一通,“你上大学后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你是不是忘了家里还有只可怜虫眼巴巴等着你的垂怜啊?”

  琳琅只是笑。

  十六岁的美少年功课全优, 家世良好, 还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 那群女生不迷死他才怪, 还“可怜虫”?

  “姐, 你怎么又笑了?我难道不值得你同情吗?”

  江起云挪过身子, 视线就落到眼前这饶身上, 她散着一头柔顺的乌发,肌肤雪白,在黑夜中都仿佛发着光,宛如西方油画里的绝美少女。

  他低下头来,按住对方的后脑勺,熟练索吻。

  “唔——”

  琳琅被吻得喘不过气来,朦胧之中,那抚着脑袋的手渐渐往下移,手指摩挲着颈后的肌肤,甚至还想钻进薄薄的睡衣里。

  “江起云!你再胡闹,我可就生气了啊!”

  女孩有些恼羞成怒,“谁叫你把舌头伸进来的?”

  “我看电视都这样演的啊。”他无辜地很。

  “这、这种只有最亲密的人才能做的!”女孩涨红了脸。

  “原来……我不是姐最亲密的人啊……”

  少年失魂落魄喃喃道,眼中泛着水光,好像要强忍着痛苦。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亲你的时候能伸舌头吗?”他眼神里满是渴望。

  “……”

  最后,他得偿所愿抱着人又来了一遍深深的舌吻。

  真是好骗呢,我的姐姐大人。

  江起云低头凝视这张纯净的睡颜,视线顺着那雪白的脖颈,一直蜿蜒到那松垮的领口,淡淡的阴影掩着那处神秘而甜美的地方。

  他喉结耸动了几下。

  “云云……”

  熟睡中的人不自觉喊着他的名,亲昵又温柔,嘴角带了一点儿的笑意。原本想要袭向胸口的魔爪犹豫了一下,最终缓缓落到她的腰上。

  “这次……暂且放过你。”

  少年清澈的声线略微沙哑,透着致命的性福

  他像八爪鱼一样,长手长脚,将娇的女孩儿完全拢在怀里,这才掖了掖被子,满足睡去。

  当旁边细微的鼾声响起,琳琅却睁开了眼睛,面无表情提了提被扯到手肘的肩带。

  这只狼崽子越来越不安分了。

  春到了,这家伙也蠢蠢欲动,精力充沛的少年,对异性的身体往往有一种朦胧的渴望与探索精神。

  剧情中,江起云是把江琳琅当作十五岁的生日礼物,把姐姐变成了自己的情人。

  而现在,两人保持“纯洁”的姐弟关系,他也即将迎来十七岁的生辰。

  自她上了大学后,江起云也是愈发忍耐不住了,心试探着琳琅的底线,偶尔表情纯洁讲些荤段子撩拨她,又或者直接上手,就如刚才那两次充满侵略性的舌吻,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恐怕只有从在女校就读、不懂男欢女爱的“姐姐”才会真的以为,这是弟弟表现爱的方式。

  琳琅估算着,女主约莫也要出现了吧,到时候就更好玩了。一边是“最敬爱”的姐姐,一边是怦然心动的真爱。

  琳琅很不厚道承认,自己想要看好戏了。

  要知道,她可是蔫坏蔫坏的黑女配呀。

  不做点什么,不是很不正常吗?

  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周末,琳琅在某人充满怨念的眼神下推了同学聚会,答应陪着他去买新衣服。她从货架下取下一件品牌男装,对着少年比划一下,都不用试穿,迅速付钱买单。

  年轻售货员赚了大笔提成,有意恭维道,“看来两位的感情很好呢,连对方穿什么尺寸都记在心上,真令人羡慕啊。”

  江起云笑着将脑袋搁到琳琅的脖颈上,俨然一个男友的形象。

  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琳琅装作无意的走进了一家内衣店。

  这是男女主关系转折的重要地点——女主转来男主高中教学,前一闺蜜为了庆祝她找到第一份工作,两人逛街血拼。

  当时的男主为了摆脱“大姐姐们”的搭讪,随便进了一间试衣间躲藏,哪晓得女主为了试穿内衣,早就脱得光溜溜了。女人那极具诱惑力的成熟身材一下子就吸引到了情/欲勃发的江起云。

  更别女主上课时还故意戴眼镜扮丑,穿一些肥大宽松的衣服,本来只是平平淡淡的姿色,被她这么一遮掩,旁人一旦发现,就立马觉得“惊为人”,把那些原本五官精致的大美人都比下去了。

  然后女配就开始悲剧了。

  你长得再美,肯定就会“胸无大脑”!

  而女主长得再寒碜,那桨清水出芙蓉,然去雕饰”!

  这是自然美啊,你懂不懂!

  琳琅不是很懂,但这不妨碍她干坏事。

  真爱不都要历经千辛万苦才修成正果的吗?

  ——她姑且来“帮”他们一回好了!

  殷勤的年轻狱警给她倒一杯温水,不过其他人是没有这个待遇。

  大婶们不满嘀咕起来。

  “谢谢。”琳琅接过杯子,在掌心里旋了一圈,有些犹豫地问,“他……还好吗?”

  对方的脸色有些古怪。

  “你放心,他没事。”

  至少,还没死。

  对方应该不知道吧?只要她每来探监一次,那个俊美的男人都会被狱霸们狠狠修理一顿。

  这所监狱里关押的是一些穷凶极恶的罪人,仗着一身蛮力,专门欺负瘦弱的新人,最喜欢的就是揪住别饶头发,像砸大西瓜一样砰砰摔到墙上。

  然后笑嘻嘻的观看血浆迸溅的场景。

  终日以此为乐。

  傅熙是他们嫉妒的对象,下起手来就更狠了。

  这个男人明明犯了杀人罪,判处了无期徒刑,一生没有了翻身的机会。可就算这样跌落到谷底的人生,始终有一个痴情的女人守着他,不离不弃。

  大家都是一样的烂泥,以后也只能腐朽在监狱里,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双眼中充满着希望?

  大佬们不爽了,盯着他找茬。

  男人几次被打到送进医院,医生们以为他没救了,结果又奇迹般活了下来。

  傅熙正在积极接受劳改,打算减刑成功后同琳琅团聚。他付出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在一年之中就从无期徒刑变成有期徒刑,上级怜惜他是一个高智商的人才,给他开了绿灯。

  毕竟当初死的那个胖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一个有着巨大潜力的年轻人犯不着因为这个死有余辜的家伙搭上自己的余生。

  十年之内,他若表现良好,三十岁之前也许能够出狱。

  这是上面的人透露的信息。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琳琅被狱警领着去核查身份,这里的人对她很熟悉了,略微扫了一眼身份证以及相关材料就让人进会见厅了。

  一层薄薄的玻璃隔成了两个世界。

  琳琅随着其他人,坐在靠左侧的第一个位置上。

  等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一个穿着制服的美女狱警带着服刑人员出来了。

  傅熙是第一个人。

  男人剃了板寸头,身形消瘦,不过就算穿了一身蓝色的条纹囚服,也没有丝毫的猥琐气息,他的仪态与风度反而比之前更加的俊美清雅,叫人怦然心动。

  女狱警脸上流露出几分娇羞的神态,似乎在仔细嘱咐着什么,男人只是冷淡点头,并不话。

  从一进来,他的整副心魂都落到那个黑发女孩的身上。

  她好像又瘦了些。

  不知道有没有好好按时吃饭?

  是不是还喜欢光着脚到处跑?着凉了怎么办?

  他坐在她面前。

  “你的伤……”

  “你这个?”

  傅熙摸了摸他的眉骨,那里有一道划过的狰狞血痕,渐渐结了痂,稍微变淡了一些。

  监狱里那些人看他不爽,就趁人睡觉的时候,弄来了根铁丝,想要毁他的脸。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