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285章 不良少年前女友(3)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整个手术的过程并不长。

  唐锐挨着白墙, 神情有些颓靡,他探手摸了摸口袋里的烟盒, 抽出一支来,又想起是医院,又从嘴里拿出来,盯着发呆。

  “手术做完了, 你可以回去了。”

  清冷的女声钻进耳朵里, 他手一抖, 烟支滚落到地。唐锐慌乱弯下腰捡起来, 偷偷看了琳琅一眼。

  模样还是一样,精神差了很多, 脸色苍白如纸,鲜活的唇红也仿佛干涸了。

  “我……送你回去。”他嗓子眼挤出这句话。

  平常跟曹琳琅相处,也没见他这么体贴过,估计还是被这一回的阵仗给吓的。

  “不用了, 你先走。”

  琳琅看都没看他,一个年轻女护士扶着她去休息室的床铺躺着, 唐锐跟了过去, 正想要不要给她买点东西填填肚子,对方漆黑的眼珠盯着人, “你现在做这些有什么用?乞求原谅?于心不忍?还是心里难安?”

  唐锐沉默下来。

  “不用, 把你的愧疚通通收起来, 这不值钱, 我也不想要。”琳琅与他对视, “有句老话的很对,吃一堑长一智,现在我摔得这么狠,终于把自己摔醒了,我感谢你还来不及,你愧疚什么?”

  “不过,你真的愧疚的话,不妨帮我一个忙。”

  “你!”他立马抬头。

  “就当我已经死了,以后不要联系我,在路上见到了,就跟不认识的那样,也不要跟你的朋友谈起我。”她清清淡淡地,“我想滚出你的全世界,重新开始。就这点要求,你不会不同意吧?”

  他捏了捏手掌。

  “现在你可以走了。”她毫不留情。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失魂落魄,而琳琅不在乎,动手赶人。

  唐锐走了,琳琅摆正了枕头躺下去,侧头一瞥,旁边一个穿着制服的男孩端正坐在桌子前,握笔的姿势很有大家风范。

  刚才两人话,他瞟都没瞟一眼,老僧坐定似的。

  琳琅欣赏了会这个漂亮鬼的逆侧颜,抵不住困倦,沉沉睡去。

  脸颊上忽然泛起一阵痒意,她下意识抬手,触碰到一个绵软的东西。

  琳琅睁开了眼,撞进了一双浅褐色的眼瞳,扇子般的睫毛弯弯垂落着,显得文静秀气。

  这个漂亮鬼,他不好好写作业,半路摸她的脸做什么?

  年纪就会耍流氓了么?

  被抓包的流氓特别镇定,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正经的语气却像个古板迂腐的老学究,一板一眼地,“你的睡姿不规范,长期以往会压迫到颈部肌肉,而且脊柱可能失去自然的生理弯曲,造成侧向扭曲,加重身体的负担。”

  越越恐怖了。

  琳琅却笑了,忍不住捏了捏这鬼软乎乎的脸蛋儿,“鬼,你懂得挺多的呀,谁教你的?”

  “我舅舅。”漂亮鬼抿着粉嫩如果冻般的嘴唇,“院长。”

  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了。

  琳琅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差不多快中午了,你不去吃饭?”

  “舅舅忙。”他外露的情绪不多,颇为忍耐看了琳琅几眼,有一根头发丝黏在了她的唇角边,偏偏本人没有知觉。

  “那你爸妈不来接你?”

  漂亮鬼平静地,“死了。”

  琳琅愣了一下,低低了声抱歉。

  她想起挎包里还有几根棒棒糖,曹琳琅有烟瘾,琳琅就买了一打的棒棒糖代替香烟。

  “喏,送你。”

  一根棒棒糖递到他眼前,浅粉色的甜蜜包装很讨喜。

  这个鬼不但摇摇头没接,还满脸认真劝她,“舅舅,吃多糖容易蛀牙。牙齿的表面会附着垢膜,里面有无数细菌,它们吸收食物中的蔗糖、葡萄糖、麦芽糖、乳糖等制造酸素,从而溶解牙齿表面的珐,形成蛀牙。”

  琳琅:“……”

  现在的孩都这么理智的吗?

  “偶尔吃一点没关系。”

  她又往前递凛,活像引诱红帽的大灰狼。

  这家伙想了想,,“舅舅,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琳琅闷笑,不再逗他了,“那行,不吃就不吃吧。”

  她着就要把棒棒糖塞回包里去,一只白皙的手伸了出来,拽住了。

  “嗯?”她扬扬眉。“你舅舅不是,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满是纠结,又仿佛在一瞬间做了决定,瞳孔清亮倒映着她的脸,“你想让我吃么?”

  琳琅想啊。

  哄孩子她最在行了。

  “你叫什么名字?”他突然问。

  琳琅反射性回了。

  对方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放开了手,黑色皮鞋噔噔噔跑到了桌子边,提溜起书包,并拿着一个蓝色文件夹走过来。

  琳琅被他弄得一头雾水。

  文件夹摊开之后,里面夹了纸,字迹虽幼,却十分有劲,一笔一划很工整。

  大意是某年某月某日,某某姐与陈凉波先生结为夫妇,生儿育女,共同扶持。谁敢违背约定,就罚谁一辈子都当汪汪汪狗!!!

  前头还算正儿八经的,后头就孩心性了,三个感叹号是又大又粗,主人写下这段话的愤怒心情是可想而知。

  琳琅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没见过,见状,她顿感好笑,“朋友,你现在找老婆会不会太早了?”她看对方的样子与骨架,至多不过十一二岁。

  漂亮鬼充耳不闻,趴在她床沿边,规规矩矩写下姓名与日期。

  “到你了。”他推了推人。

  琳琅歪着头,“你好像很急?”

  男孩的眼神毫无波动,“奶奶,舅舅一直没结婚是因为我。我早一点成家立业,舅舅就能早一点结婚,他今年三十九了,再耽搁就成老菊花了。”

  看他那一本正经的脸,琳琅这个老妖精坏心眼闹他,“那我给你舅颈老婆好不好?乖,叫舅妈。”

  对方不为之所动,还补上一刀,“你太嫩,不懂得疼人。”

  琳琅笑了好久。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屁孩居然她嫩?

  “快签字。”他想起了自己的人生大事,催促道。

  琳琅拒绝,嫌弃了他一把,用的还是他的原话,“弟弟,你太嫩,不懂得疼人,姐姐可不想带孩子。”

  “年龄跟心智是不成正比。”岂料这漂亮鬼稳得很,“你要是不信,可以尽管试试。”

  “那我不想试试呢?”琳琅才不下套。

  这果然难住了他,秀丽的眉眼稍稍皱起来,一副思考世界难题的严肃脸。

  琳琅又捏了捏他薄薄的耳垂,格外精致。

  “那我给你当童养夫,现在我十四岁,距离成熟期还有四年。”鬼肯定地,“以我的智慧,总能学会疼饶。”

  琳琅噗嗤笑了。

  这个鬼太有趣了。

  他把琳琅的反应当做是同意,拇指放进嘴里,尖牙一咬,冒出血珠来,摁在了纸上。琳琅还没反应怎么回事,对方迅速抓住她的手,咔嚓啃了一嘴,画押。

  “从今起,契约生效了。”

  漂亮鬼满意了,合上文件夹,还不忘记给琳琅贴创可贴。十四岁的老公才刚刚走马上任,一点都不露怯,架势熟练得很。

  琳琅看在他那张脸蛋的份上,纵容了这种胡作非为。

  剧情里的路人甲她一向是不太上心的,等出了医院这道门,两人估计就很难见面了。难得这鬼合她眼缘,宠一下也无所谓。

  她就抱着这样的念头,等这个叫陈凉波的漂亮鬼被喊出去吃饭后,她也搭车回家了。

  她昨就从出租屋回了曹家,把一家人激动得坐立难安。她软软喊了一声爸妈,两老就热泪盈眶将她抱入怀里,连连回家就好。

  冷战也闹够了,在琳琅的有意为之,家里的气氛渐渐变好。

  她暂时没打算上学,父母也没勉强她,生怕再一次刺激到她离家出走。

  这段时间琳琅表现的很乖巧,曹母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变着法儿给她做花样的吃食。吃过早饭后,曹母收拾了一下碗筷,琳琅本想帮忙,被她赶回了房间,让她做自己的事情就好。

  曹母脱下围裙,打算去倒垃圾。

  开门一瞧,一个年画般精致俊俏的男生拉着个行李箱站着,深黑色的西装扎了个红领结,皮鞋也亮锃锃的,连头发丝儿也透着精英的范儿。他先是矜持朝着惊呆的曹母点头,用那还未变声的清亮幼嫩嗓音问好。

  “岳母您好,我是陈凉波,十四岁,京市本地户口,目前在实验中学读书,年年拿奖学金,后代的智商方面您不用担心。父母留下了两套房子,还是相邻的,我跟你女儿结婚以后,您可以跟岳父搬过来,一起跟我们住,相互有个照应。”

  曹母愣了半,憋出一句,“你跟我女儿?”

  “是的,我是您女儿的童养夫。”

  曹母脑子里全是浆糊,压根没法回他。

  好端赌,闺女怎么就多出一个童养夫来?

  见岳母久久不话,家伙拧着眉,“您女儿昨已经签字画押,白纸黑字,您想抵赖吗?就算您是成年的大人,也应该遵守约定。”

  曹母:“……”

  这漂亮孩是来追债的吧?

  曹母暗暗地想,谁当他的岳母,估计得折寿十年!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