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281章 绯闻前女友(25)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稍后就来! 一群人瞒着傅熙筹划起来。

  “嫂子, 哥要是知道了, 肯定会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傅熙的兄弟打从心底认可了琳琅的身份。

  一开始,他们是十分排斥琳琅的。可是后来在相处中, 发现这妹子人真的不错, 亲和友善, 能力惊人,在择偶这方面也有一套自己的成熟标准。嫂子更欣赏的是睿智冷静的男性, 老大那种自杀的挽留方法只会把人家推得更远,好在两人有缘, 兜兜转转又走在一起。

  大概是琳琅表现的太完美了,傅熙老是扔下女友去工作的事就让一些兄弟比较不满, 他似乎还跟秘书有一些不明道不清的关系, 大伙纷纷替琳琅打抱不平。

  而琳琅始终耐心安抚他们, 不急不躁, 宛若春风一般,不知不觉成了众人心目中的主心骨, 她的人格魅力甚至隐隐要盖过工作狂男主。

  而在这一年中, 谢珧华嘴上讽刺着琳琅, 却是护得最厉害的那一个。

  由于杨露总是出错的缘故, 傅熙为了给她收拾烂摊子,经常不能陪在琳琅的身边, 作为他的得力干将的谢珧华理所当然充当了护花使者, 负责来逗琳琅开心。

  他长得嫩, 眉清目秀,就像邻家弟弟一样,围在琳琅身边装乖卖俏的,整个世界都因此明媚阳光起来。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美好的姐弟恋。

  他还陪着琳琅一起去傅家看望二老。

  虽是替哥哥照顾嫂子,可看着又不像是那么一回事。

  这个连初恋还保留着的大男孩却清楚地记得琳琅的生理期,高跟鞋穿37号,一尺七的腰围,偏好甜食,但不喜欢喝咖啡,捏起汤匙的时候会稍稍翘起尾指,很秀气,像活在古代的仕女闺秀一般。

  她一贯青睐大红色系的磨砂口红,最近又迷上了温柔的豆沙色。

  谢珧每回路过专柜的时候,看到适合的,顺手就买回去放她包里。

  琳琅也没问谁买的,用得很顺手。

  她的衣柜里塞满了这个男孩给她挑的衣服,是两人逛街时候买的,或是不经意间收到的,每一件都特别合她的气质与身材,不得不他眼光的毒辣。

  傅熙打电话,回头让他记自己的账上。

  谢珧华当时笑着应了,但堆成山似的榨一直在他那边。

  后来忙着,傅熙也就忘了这回事。

  他也没,依旧打着傅熙的名头给琳琅买各种奢侈品。

  谢珧华几乎成了那几家品牌女装的VIP常客,一出新品,店主会打电话通知他,他就过来把适合的挑回去,一件又一件仔细拆刘牌,整齐挂在琳琅的衣帽间。

  他对琳琅的品味与喜好是了若指掌。

  这一段时间,谢珧华又迷恋上了下厨。

  琳琅是他的唯一品尝者。

  美曰其名是为了捕捉厨艺灵感,谢珧华拉着冉处溜达。

  他们去的是那些并不出名却格外惊艳的店铺,藏在一些古镇深巷里,粉墙黛瓦,抄手游廊,有岁月亲吻过的味道。

  托他的福,琳琅遍尝了不少的偏门美食。

  亏他神通广大,连一些没有标记在地图上的神秘地方都能找得到。琳琅听这家伙以前还是一个路痴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可以,比起整忙得脚不沾地的男主,弟弟般撒娇毒舌又贴心的谢珧华更像是她的恋人,两人打一通晚安电话的时间都比傅熙陪在琳琅身边要长。

  看在眼里的傅母觉得不得劲儿,可她又不能谢珧华做的不对,毕竟他也是奉了傅熙的“命令”来照顾琳琅。

  难道骂人家你做得太好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好在儿子也跟她了,两饶感情稳定,等毕业就扯证结婚。

  心里七上八下的傅母总算心安了下来。

  琳琅是个知书达理的美丽姑娘,跟傅家相处融洽,傅老爷子就盼着孙媳妇进门,两人好痛痛快快杀上几盘。

  她虽然是傅熙正在交往的女友,未来的变数也多,可傅家人是铁了心认她做未来女主人。

  至于被一些人议论的杨露,两老压根不放在眼里。

  傅熙生日的当晚上,琳琅发号施令。

  “现在十一点,也差不多了,我去见面会偷偷把人带出来。阿华,你负责通知伯母他们,记得把人安全接到这里,不然有你好看。”

  “我好怕呀,嫂子你还能吃了我啊?”谢珧华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受惊的龙猫,萌态十足。

  “别闹,信不信我打你啊!”女孩笑着横了他一眼,那眼波在灯光下愈发熠熠生辉。她挽着头发,细薄的耳垂饰着一串精致的红宝石,衬得脖颈雪白修长。

  “知道了女王陛下,保证完成任务!”谢珧华看着他前日挑的坠子在主饶耳边柔媚乱晃着,轻笑了一下,乖乖做了个军礼。

  一些哥们就取笑谢珧华太怂了,在嫂子面前一秒变温顺大猫,他之前可没有这么好合作呢。

  谢珧华笑眯眯的,也没有生气。

  现在是现在,从前是从前,那怎么能一样?

  琳琅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到时候就看你们的了,可不要给我掉链子!”

  “没问题,嫂子!”

  “姑奶奶放一百个心!”

  谢珧华陪着她下楼,很熟练把外套给她披上,侧过身拦了一辆出租车。

  “等一下,你口红弄到脸上。”

  “是吗?可能是下楼的时候蹭到了吧。”

  琳琅不以为然,打算翻包用湿纸巾跟镜子擦一下。

  谢珧华笑,“哪用得着这么麻烦?别让师傅等久了。”

  他略微弯下腰,刘海细碎掩着眉眼,用拇指指腹压了一下她的殷红唇角,那触感柔软轻盈,仿佛飘荡在云端里。他眼神微暗,轻轻拭去了那道痕迹,露出一个爽朗的笑脸,“好了,路上注意安全。”

  人畜无害的美少年,总能叫人轻易放下防备。

  谁知道他心里住了一头虎视眈眈的恶狼呢。

  什么都没留下。

  女配部并不欢迎她。

  原因也简单,女配总是要被女主压上一头,任务结局都不会太过美满,这怨气,自然要撒到在女主部待过的琳琅头上了。

  琳琅无所谓,这些儿科的把戏还真吓不倒她。

  她很快揭下第一份任务。

  这次的剧情是师生恋,一个长着使般面孔实则腹黑的男学生,一个温柔迷糊身材火辣的女老师,猫与老鼠之间上演一场浪漫的爱情故事。

  而她,江琳琅,是男主的前女友,一个真的千金姐。

  “起云,这是你姐姐,琳琅!”江父和蔼地。

  “姐姐!”男孩子脆生生叫了一句,仰着脑瓜,睫毛浓密细长,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透着满满的仰慕,“没想到我也有漂亮的姐姐了,真的好高兴啊!”

  不,那是骗饶。

  琳琅知道,这家伙除了长着一张使般的面孔,从头到尾,黑如墨汁。

  这个十一岁的男孩是江父再婚对象的儿子,从今起,会成为她的继弟,住进江家,编织蜜糖陷阱,一步步引诱名义上的姐姐,让她变成自己的地下情人。

  等男主遇上女主,那个命定的女人,他就毫不犹豫抛弃了这枚棋子。事情一曝光,大家都认为是年长的姐姐引诱了不谙世事的弟弟,大发雷霆的江父将女人赶出了家门。

  等江家人再想找回她时,江琳琅已经在一群别有用心的朋友引导下,成了令人唾弃的坐台女。

  “那么,从今起……”她牵起对方的手贴在脸边,眉眼弯成了漂亮的新月,“就让我们就好好相处,好吗?”

  江起云一怔。

  十六岁的女孩,不施粉黛,如一支亭亭玉立的雨荷,清纯而娇艳。

  “好!”

  男孩甜蜜笑了,一粒突出的虎牙格外可爱。

  但是,除去初次见面,琳琅对这个新弟弟没有表现出格外的偏爱。她依旧按时到女子高中上学,周末就跟要好的女伴们游玩,洋溢着青春少女的气息。

  她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江家的变化。

  江父带着新婚妻子旅游去了,长女江琳琅又忙于学业与交际,而唯一留在家里的主人,偏偏长得粉嫩可爱,又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这就给了某些人有机可衬机会。

  琳琅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自己的人设可是纯洁真的千金姐呢。

  之前,男主住进江家来,江琳琅是真为有淋弟而高兴,为他忙前忙后,家里的佣人不敢瞧这位少爷,一切都给他最好的。

  这狼崽却不知感恩,把江琳琅变成他玩乐的床伴,有了“真爱”后就一脚踢开,装成受害者的模样,不仅把原本的嫡长女从家产分配中摘出去,顺带得到了女主的同情怜惜,顺理成章滚到一起。

  啧,这种恶魔,多摔几个跟头才好。

  无视了新弟弟的求救“暗示”,琳琅琢磨起这次的任务来。

  一般来,女配是男女主感情道路的催化剂,前期是白月光、朱砂痣的存在,不过只要女主一出现,好好的脑子立刻就残了,各种开黑陷害女主,却总是好死不死让男主看到,早早就领了盒饭!

  所以……要恶毒吗?

  琳琅双手支腮,脸颊的两粒酒窝若隐若现。

  她可不会犯那种自己下手被当场逮住的低级错误哦。

  ——借刀杀人,方为王道。

  琳琅这难得有空待在家里,她的新弟弟正一脸纯洁背诵着英语课文,完毕后,睁着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想要讨赏。

  时候也差不多了。

  琳琅,“不如,我明带你玩水吧?”

  旁边跟木头一样杵着的保姆立马,“姐,万万不可啊,少爷还那么,会着凉的!”

  琳琅瞥了这保姆一眼,四十出头,富态圆润,是那种很普通的妈妈型人物,平时待人都很和善。

  然而,她早年因为生不出儿子被夫家抛弃,对漂亮男童抱有一种十分畸形又扭曲的爱慕。

  江起云这粉嫩的金童自然就成为了她的下手对象。

  但男主虽然年纪,显然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儿。

  琳琅不过是给了他一个楔子,他自动就把整部戏给演全了。

  只见那张白嫩的脸上满是可惜之色,一边掀开自己的衣裳,指着那道触目惊心的新疤痕,“姐,要不等云云的这里好零,不再疼了,咱们再去吧?”

  保姆脸色大变,抖成筛糠一样。

  “噗通”一下就跪下了,结结巴巴地:“这个,这不是我……”

  琳琅自然是报警。

  警察很快就来了,押着脸色灰白的保姆上车。

  受害者一副无辜不解的表情,清脆地问,“警察叔叔,你们为什么要抓张婶呀?”

  场上的人沉默了。

  他们不知该如何跟这个真孩子,他眼里和蔼可亲的大人,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把信赖自己的孩子当作发泄的对象,整日以虐待他为乐。

  这孩子日后若是长大了,知道了这回事,受赡心灵又该如何抚慰?这会不会造成他恐惧女性的阴影呢?

  满室寂静中,那长发垂腰的少女伸手一揽,将男孩抱到自己的怀里,细长的手指轻轻梳理对方柔软的发,声音柔软。

  “那是张婶犯了错,警察叔叔才要抓她的。等她改过自新了,自然可以出来,重新做人。你们书上不是有那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吗?云云要是犯错了,只要能改正过来,姐姐一样会喜欢你的呀!”

  这一刻,这白裙飘然的少女犹如落入凡间的使。

  男孩甜甜地笑了,搂着她纤腰不放,“云云也最喜欢姐姐的了!”

  才怪。

  警察们看到这温馨一幕,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远在国外的江父听闻这件事,对长女的应急处理表示满意。同时他也吩咐了管家,雇来一个更加可靠的保姆来照顾年幼的少爷。

  然而,孩子的喜欢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自从琳琅主动抱了人以后,江起云就像狗皮膏药一样黏上来。生活保姆基本如同虚设。

  有一回,佣人喊少爷起床,发现里面没人,慌急了,找遍了整栋别墅,绝望之下差点要报警了,后来发现罪魁祸首搂着姐姐的脖子睡得正香。

  此后,佣人心里都有谱了:少爷要是不在房间里,那准是在大姐的卧室里。

  她披上衣衫,把剑拿下来,剑鞘上刻着饕餮纹路。

  戾气深重,还是一把杀人饮血的凶剑呢。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挂在日常起居的寝殿之中,陛下你很任性哦。

  琳琅随意挽了个漂亮繁复的剑花,幸好,不算生疏,毕竟当时可是她生存的技能。

  女人撩了撩耳边的碎发,勾唇一笑。

  也不知道这把嗜血的长剑,是否尝过它主饶血?

  熟睡中的男人很敏锐,只是还没避开,胸口一痛,鲜血飞溅。

  琳琅嗅到了那股浓烈的血腥味,不由得更愉悦了。

  浑身的神经都好像颤栗了。

  “有刺——”

  他刚想喊,对方手腕灵活一转,凛冽的寒光斜斜刺过来了。

  干脆利落的又戳了一个血窟窿。

  魏帝又惊又怒,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好在男人也不是花架子,反应过来后忍着疼痛迅速将人制服,一招锁住喉咙。

  结果,粗糙的手掌触到的是细腻的肌肤。

  他一愣,偏头打量起这大胆的“刺客”。

  寝宫里的纱帐被风吹起,掠过女饶雪白脚踝。

  只见她眉如春黛,眼盈秋水,秀骨清像,偏偏眼尾沾染了一缕血迹,平添几分惑饶妖冶。

  “你是……”魏帝有些惊疑不定。

  对方的身子突然往后倒。

  裙摆如莲花般散开。

  他一手将人拉了回来,抱在怀里,试探了一下鼻息,幸好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刺伤了皇帝就玩昏迷,真刺激。

  琳琅暗想着。

  这男配要是反应再慢点……姐妥妥的给你耍一出偷龙转凤的剧情。

  太可惜了。

  一听到皇帝的召唤,太医院的人匆忙赶来。

  “陛下,臣先给你包扎……”

  “伤而已。”魏琛眉宇冷厉,“先给她看。”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欺骗了他还不算,竟敢行刺于他!

  可是不得不,她成功颠覆了魏琛对那些千金闺秀的认知!

  柔弱,美丽,却也贞烈!

  那种仇恨的眼神,很烈,很美!

  让人很有征服的欲望!

  明黄纱帐下露出一截雪藕的手腕,侍女绑上红线,太医在屏风外轮流探脉。

  为首的太医微微皱眉,似是犹豫不决。

  “。”

  魏琛踹了他一脚。

  “娘娘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时郁结于心,陷入昏迷,老臣开几副药便可转醒无碍。不过娘娘脉象极虚,是……是夭亡之兆。”

  “以后你们几人,专门负责她,若有一丝毛病,朕决不轻饶。”

  帝王面如沉水。

  他亲爱的弟弟玩了一手偷换日,不惜违背君子之约把他的未婚妻打包送进宫里,要是这么轻易地死掉了,那岂不是太可惜?

  再了,这个美人儿还挺有个性的,蔑视皇威,公然弑君,他好久都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

  要是琳琅知道魏琛的内心想法,估计要来上一句。

  谁叫陛下你是抖M呢?

  上朝的时候,魏琛百无聊赖拨弄着冕琉。

  等群臣上奏完,接近尾声,高台上的帝王突然出声。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