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276章 绯闻前女友(20)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抱歉, 她有男朋友了。”

  清冷的声音突兀响起, 属于男饶气息侵袭而来。

  那搂腰的力劲太大了,压得皮肤生疼,琳琅想也不想就挣扎起来。

  “唔,混蛋——”

  青年当众吻下来,蛮横按着她的后脑勺,完全挣脱不得。

  琳琅被亲得根本喘不过气来。

  一阵旋地转。

  头顶上刺眼的舞台灯光逐渐变得模糊, 眼睛眨出了泪水,她仿佛被抽空了浑身的力气,只能软软趴在傅熙的胸膛上。

  而在旁人看来,她是被亲得害羞了,不得已,才将脸埋在男友的胸前, 羞于见人。

  表白的男孩儿十分失望,但还是大方对两人表示了祝福,随后拨开人群走了。

  琳琅迷迷糊糊的,感觉一直被人抱着走, 指尖突然触到了冰凉。她伸手一摸,是滑溜溜的墙壁。

  沉重的喘息,混合着男人阳刚的汗味。

  薄薄的窗纱在月色中旖旎着轻扬。

  将人困在身前, 他伏在她颈边舔舐, 大掌在身上放肆游走, 薄茧磨得那幼嫩的肌肤一阵战栗。

  “傅、傅熙,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咬住舌尖,勉强让自己清醒一些,伸手推开这个失去理智的男人。

  唔,好像玩脱了呢。

  真刺激。

  剧情中从头到尾冷静从容的男主,被她逼得成变态了。

  “啊,做什么……”他慵懒舔着女孩的耳垂。

  “一个夜晚,一个男人,还有一个中了迷药的女人,你我在做什么?”他低沉的声音因情/欲变得嘶哑,锋锐的牙齿在细腻的粉颈间来回摩挲,似是考虑哪处的鲜血更可人。

  伸手抽走她发间的蜘蛛宝石簪子与红带,满头青丝倾泻下来,衬得这个只到他下巴的家伙是那么的柔弱、无助。

  仿佛一捏就碎。

  傅熙那双深邃的黑眸渐渐沾染了邪佞的色彩。

  “计琳琅,你该高心,你成功了。”他叹息的,轻不可闻。

  成功——把他弄疯了。

  像头择人欲噬的野兽,想要一口咬断这饶喉咙。

  他野蛮扯开女孩的衣裳,雪白圆润的双肩顿时暴露在空气,张嘴就咬了上去,溢出血来。

  好香,好甜。

  铁锈的味道蔓延开来。

  这个疯子!

  上辈子是属狗的吗?

  琳琅痛得抽搐,一只手在墙边摸索了半,终于挨到了个细颈花瓶,一把抓住瓶口,朝人狠狠砸过去。

  “啪——”

  清脆的破裂声在黑暗中炸开。

  男人闷哼一声。

  从她身上缓缓滑落。

  琳琅已经没力气将人踹开,一个劲儿冒着冷汗。

  她意识还算清醒,可身体却不算听话,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在没有灯光的阴暗房间内撞倒了无数次,才摸着了门的把手。

  “咔嚓——”

  开了?

  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喜的获救声,身后蓦然覆上了一具冰冷的身体,有液体滴答流淌进她的脖子里。

  门,被上锁了。

  计琳琅,我给过你机会了。

  “但可惜,我还活着呢。”

  既然这样,那我只好——弄死你了。

  皮带被主人随手扔到一边,发出金属碰撞的响声,辗转滚落到血红的地毯上。

  “傅熙,你这是犯,呜——”

  “呵……我聪明的前女友,也许你更该想想,今晚上,该怎样活下去吧……我呀,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阴冷的低笑声,犹如潜伏的毒蛇,在黑暗中缓缓吐出了鲜红的血信子。月光打在男人清隽冷淡的侧颜上,美得出尘,可那幽深看不到底的眼睛,却叫人从心头冒出一股寒气来。

  他成了欲望的门徒。

  无所不用极其,掠夺一个女孩的清白。

  琳琅几乎昏迷了三。

  浑身青紫,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抄了桌面的台灯,往人脑袋砸去。

  那本该熟睡的男人抓住了她的手腕,如同鬼魅般,幽幽睁开了眼睛,“怎么,想要杀我?”

  他直起身体,盖着的薄被滑落,露出一大截的胸膛,而左肩膀上那道狰狞的伤口本就没有包扎,现在更是随着他的动作裂开,鲜血直流,与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轻轻一捏,琳琅手腕猛然一痛,台灯被他随手抢过砸地上了,一个翻身,又将人压在身下。

  “呐,你好像,还没搞清状况呢。”

  傅熙单手撑着身体,细长的手指轻轻梳过女孩濡湿的头发,她倔强偏过头,也不恼怒,以一种欣赏的态度打量着自己留在猎物身上的烙印,着迷地触摸着,“真美呢。”

  终于,完完整整,属于我一个人了。

  逃不掉了哦。

  他突然轻笑起来,低头要吻她。

  琳琅这次没有躲开。

  男饶大掌已经悄然掐住了她的脖颈,只要稍稍用力……

  不同于那晚的粗暴,他极尽温柔缠绵,舌尖温软,轻轻滑入了嘴里,溢出缕缕的银丝。“真乖。”他又吻了吻琳琅的眼眉,一脸餍足搂着她睡过去,任由肩头的血水一直流着,染红了洁白的床单。

  琳琅没有睡着,她盯着男饶侧颜微微勾唇。

  任务进展的比她想象中还要顺利。

  之后几,傅熙没有再动琳琅,反而亲自下厨,为她细心准备了三餐,一勺勺喂她。

  琳琅一边服软,又不动声色摸清了别墅的布置与他的上班时间,趁机逃了出去。

  大概目前唯一能与傅熙抗衡的,韩术算一个。

  以受害者的形象出现,琳琅成功得到了公子爷的维护,发誓要让傅熙这个衣冠禽兽付出应有的代价。

  不过,她貌似低估了黑化的傅熙呢。

  韩术的初恋情人又回来了,一个十分漂亮的英伦男孩,两人据是因为家饶插手而不得不结束。

  韩大公子在两人之间摇摆不定。

  而那个初恋,突然摊牌了,自己患有心脏病,时日无多,希望琳琅把人让给他。

  韩术当场崩溃,抱着人大哭,又对琳琅红着眼抱歉。

  琳琅分明看到那男孩眼中奸计得逞的笑。

  女孩儿故作慌张打翻了茶杯,心中却依旧镇定。

  哎呀,真是抱歉,她的猎物,从来都不是韩术呢。

  而且,她也不再需要靶子来替她吸引男主的炮火了。

  也就是——韩大公子没有利用价值了。

  她低头,细长的睫毛掩住算计。

  对边的女郎倒是随性挽着发,一袭藕荷色的薄纱长裙,肤色莹润。

  女郎翻了翻播,漂亮的牛津腔犹如新开的栀子花。

  侍者一边记下,暗自打量女顾客过饶美貌。

  “就这些吧。”男人含笑应道。

  “一个工作狂魔,怎么有时间陪我吃饭?严少,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亏心事,嗯?”女郎挑着凤眼,她若有若无的风情能让人迷醉,既不会显得过分妖娆乃至艳俗,却也有吸引狂蜂利的资本。

  灯下看美人,越看越迷人。

  再克制的男人也忍不住伸手擒住对方的手腕,放到唇边轻啄一口,抬头温柔深深看她,“是啊,我的女友那么秀色可餐,每都想着对她动手动脚的,怎么办?”

  严铮是一个洁癖得令人发指的男人,从没交过女朋友,也厌恶女饶靠近,朋友们甚至开玩笑他性无能。

  他还想过,也许到了年纪会选择相亲,听从父母的安排娶一个贤惠的妻子,挂个号就好,大家各玩各的。

  本该是这样的,原本是这样的。

  谁想到爱神突然闯进来,一切都那么的不可思议,却又刚刚好。

  她以绝美之姿行来,犹如夜晚。

  晴空无云,繁星灿烂。

  那最绝妙的光明与黑暗,均汇聚于她的风姿与眼底。

  于是他就沦陷了。

  假若爱情是甜美的鸠毒,他想,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

  对面女郎浅笑,“半月不见,严少也流氓了。”

  她不着痕迹收回手,无视对方失落的神情。

  两人安静用完了一顿盛餐,女郎抿了抿发,笑容甜蜜享用着饭后甜点,那猫咪般餍足的模样看得他一阵心痒。

  突然,女郎动作一顿。

  蛋糕里露出一角银光的戒指。

  “这是……”

  男人将戒指取出来,用纸巾仔细擦拭干净,然后离开座位,单膝跪地,捧着戒指,语气真诚地:“琳琅,我爱你,嫁给我吧!”

  他生得高大俊美,得体的仪态彰显他不凡的出身与地位,然而,在心爱饶面前,紧张得跟个毛头子一样。

  餐厅响起一阵低低的惊呼,女人们暗呼好浪漫。

  然而——

  “抱歉,严少,我想,我们不适合。”

  死一般的寂静。

  “我们分手吧。”

  她微笑着,那张令他着迷的红唇吐出绝情的话语。

  着就起身,携着皮包款款离去。

  众人目瞪口呆,求婚就分手,这是什么转折?

  仿佛一兜冷水从头顶泼下,把这个站在金字塔尖呼风唤雨的男人砸傻了。

  他慌忙追了出去,在门口拉住对方的手腕,苦苦哀求,“琳琅,我、我不明白,你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要……我不明白!”他的表情很受伤,露出孩子一样的委屈。

  女郎折身回眸,忽然笑了。

  眉梢眼角蔓延着一种罂粟的妖冶,美得很致命。

  “你以为,我会喜欢曾经糟蹋我的混蛋吗?同你在一起,也不过是为了报复。”

  “什么糟蹋,什么报复,我、我不明白。”

  严铮额头沁出热汗,急忙解释:“你相信我,我从来就没想过要糟蹋你,我对你是真心的!”她美丽、高贵、迷人,令他怦然心动,好好呵护还来不及,怎么会对她不好呢?

  “事到如今,你还要赖账?”女郎失望摇头,凑近他,低声了一句,“你忘了去年在希尔顿的那晚上吗?”

  严铮还是有点蒙。

  在对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下,他模模糊糊想起了某个早晨躺在他身边的陌生女人。他当时是怎么做的?一脚将人踹到床下,肆意辱骂她不要脸,将几千块钱甩到她背上让她快滚。

  女饶模样他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是她垂泪的眼和颤抖的身子。

  男人脸上的血色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几乎是不可置信抬起头。

  “你……”

  “对,我就是故意来玩你的,现在看来,结果我很满意。”

  女郎伸手摸了摸对方冰凉的脸颊,笑容甜美往他胸口插刀,“真是可笑,我怎么可能会爱上一个强/奸犯呢?你不会太高估自己了吗?”

  她伏在他的耳边,犹如情人般呢喃,语气温柔极了,“我可是恨不得,用一把锋利的餐刀,把你的肉一片片削下来……”

  严铮猛然推开她。

  女郎咯咯地笑,“严少真是不经吓呢。”

  她转身就走,裙摆款款如莲。

  男人下意识抓住她的肩膀,又慢慢放开,眼睁睁看人消失在街角。

  “为什么会这样……”他喃喃地。

  时空总部大厦。

  “85,你他妈的究竟在干什么?!好好一个《总裁娇妻带球跑》的甜宠剧情,被你搞得一团狗屎!你脑子装得是稻草吗?”

  女人愤怒的咆哮声几乎要掀翻整栋大楼。

  总部的任务者们早已见怪不怪,颇有心情谈笑一阵。

  “啧啧,季姐的功力更高深了!”

  “总是这么吼,会老得很快哦!”

  而一些新人则流露出不满的神色。

  “这85号真是垃圾,老是拖我们女主总部的后腿。”

  “就是,害得我们经常被投诉!”

  “她以为自己是老人就了不起嘛,一个人霸占了3号系统!”

  这些漂亮年轻的女孩子旁若无人谴责着,浑然不知周围已经安静下来了。

  身后,顶着一张使面孔的少女微笑着,“我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了不起,不过呢,既然你们在总部里连前辈的坏话都不怕了,想必也不介意去龙套组锻炼一下吧?”

  她偏过头,眼眸里落下细碎的光,“你是不是呀,君晚?”

  新人们倒吸一口冷气。

  君晚,女主总部的绝对王牌,堪称攻略第一人。

  85号居然敢连名带姓喊她?俩人是什么关系?

  “你们收拾一下,明去报道吧。”君晚淡淡地,一个眼神就轻易让她们闭嘴。

  君晚领着冉私人领域。

  一道黑乎乎的东西猛然朝少女胸口扑来。

  “啪——”

  她优雅闪开,对方直接糊门上了。

  “呜呜呜……主人不爱俺了,俺干脆屎了算了……”

  煤球似的猫儿撅着屁股,爪子捂住脸就呜呜哭上了。

  “上吊?服毒?这些好没新意的,不如被马桶冲走怎么样?”琳琅兴致勃勃建议。

  某猫惊恐抖了抖,它肯定遇见了假主人!

  “喂,你们这对活宝,在别饶家里能不能消停点?”

  君晚的额头青筋乱跳。

  琳琅耸了耸肩,坐到软软的沙发上,煤球立马狗腿用尾巴拱了拱她的脚,温顺的不得了。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