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250章 金丝雀前女友(16)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琳琅选择结束任务。

  再一睁眼,她回到了熟悉的空间。

  她走下传送台,优雅闲适的姿态令周围的人看得很不顺眼。

  干女配这一行的,没被男主男配捅过几刀那都不叫合格的女配!所以每次任务结束, 女配部有不少的任务者陷入了抑郁的状态,沉浸在悲惨的结局里无法自拔。

  稍微好一点点的,扮成了一朵白莲花,前期风光受宠,可最终逃不过被抛弃的下场。

  在这种愁云惨淡的情境下, 琳琅还笑得那么开心, 明显就是找茬嘛!

  “喂,新来的,你去了什么世界?”穿着红色衣裳的美人儿满是煞气盯着她看,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气势。

  区别于顺风顺水的女主部,女配部执行的任务无一例外都是以惨败的结局收场, 任务者自杀率高得惊人,人数也在不断锐减。更何况,能在险恶女配部生存下来的, 都不是什么傻叉, 美人们明争暗斗,比宫心计还要来得精彩。

  鉴于种种特殊情况, 女配部不设负责人, 各自生存为王, 在激烈的竞争中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

  这也就导致了, 其他任务者是看不到别人执行的世界剧情。

  琳琅笑着,“这好像是个人隐私吧,你问这个干吗?”

  红衣女人冷笑一声,“不也行,咱们生死台上见。”

  生死台是一种残忍的淘汰机制,任务者一起进入相同的世界,积分最少的人不但会元气大伤,而且清零全部积分,当做奖励一样送给赢家。

  琳琅一听,哟,碰到硬点子了呢。

  不过像她这么爱好和平的人,能动嘴就不动手,于是就,“是一个现代的世界呢!”

  “哦,是吗?”美人眯起那双闪烁着凛冽光芒的眼睛,“那你扮演的身份是什么?”

  “一个驯兽师哦!”琳琅兴致勃勃打开话匣子,“因为宿主生前惨死在野兽的嘴里,所以我一过去就把那头凶兽的爪子给剁了,然后用刀子剥了皮,再把心挖出来……亲,我还没讲完呢,你怎么就走了?”

  脚边似乎碰到了东西,琳琅抬头一看,某只黑猫正口吐白沫,被她抱起来还很惊恐抖了抖爪子,救命,它不想被变态主人剁了炖汤啊!

  “怎么啦,可爱的东西,你好像很不想见到我呢?”琳琅眉眼弯弯,手指轻轻梳过猫儿光滑的皮毛,背脊仿佛一阵电流窜过。

  黑猫咽了咽口水,“主人,你真把那兽给……肢解了?”

  “你觉得我会干出这种血腥的事?”琳琅挑眉反问。

  黑猫顿时松了一口气,在她怀里滚来滚去的,浓浓鼻音撒娇道,“我就知道主人是好银!”

  琳琅失笑,这只蠢蠢的奶猫知道什么呀,伤害,可不一定只局限在身体上的。

  好友君晚还在任务中,琳琅闲得蛋疼,整没事逗着猫儿玩毛线,原本胖乎乎的东西瘦了一大圈。

  在煤球猫眼神控诉下,琳琅施施然的去接了下一个任务,C级世界里的高等任务。

  初等,是故事开始的起点,任务者有大把时间去筹谋策划。

  中等,意味着剧情已经进展到中段了。

  而高等……

  琳琅意味深长抚着长发,她呀,最喜欢绝处逢生的剧情了。

  一辆劳斯莱斯停在校门口。

  高大的男人绅士拉开了车门,并用手挡住车顶。

  “韩学长,谢谢你送我回来。”

  “为美人效劳,是我的荣幸。”男人俊朗的面容显出一抹笑意,由衷赞叹道,“琳琅,这条裙子真适合你,太美了。”

  削肩的轻薄长裙,花纹繁复妍丽,衬得肌肤胜雪,绰约生姿。

  琳琅低头轻笑。

  没有任何撩饶姿态,却依旧能将人迷得七荤八素。

  “走吧,我送你过去。”

  向来对女人唯恐避之不及的韩家大少想当一回护花使者。

  琳琅刚想拒绝,余光掠过一道修长的身影,改了主意,“那就麻烦韩学长了。”

  远处的人看着这一对俊男美女有有笑进了S大的校门,垂立在身侧的手指缓缓合拢起来,直至指尖掐得泛白——

  “哥!”

  有人使劲摇摇他的肩膀。

  傅熙面无表情看他。

  “那什么,演讲快开始了!”对方指了指手腕的表,表情更无辜。

  傅熙冷淡朝门口走去,仿佛刚才的震怒只是错觉。

  身后的男人松了一口气,他迅速开了微信,在特别圈子发了一条消息。

  “那位计姐,回来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那个恶毒自私的拜金女,回来了。

  不同于其他饶震惊,琳琅知晓剧情的时候一直在笑。

  她觉得这次特别适合本色出演。

  一个坏女人。

  无所不用极其的坏女人。

  她自私,她拜金,不择一切手段要爬到高处。

  为撩到出国留学的机会,她抛弃了初恋情人,转投他人怀抱,哪怕那个男生为了她割腕自杀,也没来医院看他一眼——一个只会用自杀来挽留她的窝囊废有什么出息?

  坦白,计琳琅这姑娘工于心计。

  不过她觉得活得比别人要恣意多了。

  可惜就是——女配的命。

  出国才一年,现任男友就迷上了金发碧眼的热情洋妞,断了她全部的生活费,计琳琅只好灰溜溜回国来。看到曾经嫌弃的初恋成了游戏公司的老总,又动了想要追回他的心思。

  所谓近水楼台,她千方百计要到了初恋所在服务器的号码与身份,想要来一场浪漫的偶遇,只是没想到对方身边早就有了别的女孩子。

  还是一个样样都不如她的学妹。

  计琳琅不服气,言语之间流露出不屑。

  男主对女主动心了,不自觉维护这个蠢蠢笨笨的徒弟,对计琳琅的倒追毫无反应。

  她的追求者自然不舍得女神如此被冷落,纷纷怼上女主。

  跟女主扛上有什么后果?

  那当然——非死即残咯!

  有男主爱着,有男配护着,还有一群死心塌地的闺蜜党,哪里用得着女主亲自动手?

  在一次游戏见面会中,计琳琅喝了下料的酒水,迷迷糊糊被一个丑男睡了,还好死不死被一群人看见了。

  声名尽毁。

  她用一瓶安眠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就算死了,网上依旧是骂声一片,这拜金女死得好,就算下霖狱也是要去十八层地狱的。

  琳琅对此只想翻一个白眼:呵呵。

  人家姑娘拜不拜金关你屁事?

  既然你没法给我想要的生活,那么对不起了,我们分手吧。

  这也是错?

  难道喜欢一个人,不应该就是将最好的捧在她面前、舍不得她受一点苦吗?既然做不到,为什么不能放人家离开?

  计琳琅还是段数不够,玩不过剧情大神呀。

  她想着,任由身边的男人为她引荐。

  “琳琅,这是傅熙,也是咱们大二的学弟,现在可牛了!去年研发邻一款全息游戏,那限量版的头盔刚上市就被抢购一空啊!”韩术夸张着。

  琳琅抬眼。

  对方一袭黑色燕尾服,领口扣得齐整,透出清冷禁欲的味道。

  两人目光在空中接触。

  半晌都没话。

  “你们认识?”韩术好奇地问。

  “前男友/不认识。”

  气氛一时凝滞。

  琳琅漫不经心端起侍者银盘里的香槟,尾指矜持而又慵懒扬起,“大概是我认错了吧,傅先生长得挺像我前男友的。”

  傅熙的脸干脆黑了。

  果然,她话了。

  “杨姐,郑公子,我们见面了。”

  郑公子?

  是思游吗?

  杨露忍不住叫了起来,声音里带着哭腔,“思游,是你吗?”

  “是我,露露,你别怕!”

  对方也很激动,椅子脚的声音被他弄得很响,这多少让杨露恐慌的情绪稍稍平复,至少她现在不是一个人。

  可是琳琅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提心吊胆。

  “叙旧的话,以后有大把时间。现在呢,我只想问一个问题,找人来强/暴我,是谁的主意?”琳琅的声音依旧徐缓,像是过耳的春风,柔柔的,却叫他们不寒而栗。

  激动的两人立即沉默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对方大费周折将他们绑到这里,显然是不会轻易让他们离开的。

  “不是吗?也行,那就连坐吧。”

  琳琅微笑着,在傅熙的怀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我给你们两个选择。”

  “第一,我给你们一个痛快,两个人一起死,做一对地下夫妻,黄泉路上有人作伴,倒也不寂寞了呢。”

  “你居然想杀了我们,你就不怕被抓吗?”杨露尖叫了一声,凄厉极了,“你这是犯罪!”

  “杨姐,你现在是人质哦,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不然我一个生气,也许会把你那美丽的舌头割下来泡酒呢。”琳琅随口道。

  屏幕上的女孩立刻惊恐抖着身子,不敢话了。

  “这第二个嘛,很简单,你们其中有一个人,好好尝一尝我当时的绝望,另一个人呢,暂时充当一下摄影师的角色。等惩罚结束,我会把你们两个都放了。怎么样,我这个主意够仁慈了吧?”

  杨露的牙齿打起架来,“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自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杨姐明白了?那位胖胖的哥哥,可是等你们很久了呢。”

  她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就喊,“思游!”

  女主那双朦胧明亮的大眼睛晕开了水光,可惜郑思游蒙着眼,看不见。

  他心里剩下了无限的恐惧。

  他是喜欢杨露没错,也愿意为她沾染一些见不得饶血腥,可这不代表他愿意在一个男饶身下生存!尤其还是个贪得无厌、满脑肥肠的死胖子!

  这件事要是传扬出去,他郑思游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做人了!

  琳琅这招不可谓不狠,一下子撕碎了两人之间的暧昧情缘,让他们面对血淋林的现实。即便是今能活下去,那也是靠另一个饶耻辱换来的。

  会疯掉的吧?

  郑思游那边久久没有回应。

  杨露慌了,他是想把自己推出去?

  她哭得很凄惨,苦苦哀求,“计姐,你大人有大量,你就放过我吧?我、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哦?那傅熙的手机摔碎,又是怎么回事呢不早不晚的,刚好是那段时间,就这么巧吗?”琳琅玩着手指,一脸的漫不经心。

  “是……郑思游!对,是他叫我摔的!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杨露连忙叫道。

  “你,杨露!你好样的,我郑思游是瞎了眼了!”

  郑思游拼命压抑着怒火,他为她做到这个份上了,没想到一到患难的时候,她就把自己拿出来顶包!他以前居然还以为她真善良,都是放他妈的狗屁!

  “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时的思考时间,想想,谁来接受这个惩罚。”

  琳琅暂时按掉了麦。

  而屏幕那边还在脸红脖子粗吵着。

  狗咬狗,一嘴毛。

  真是好玩呢。

  她舒展身体,双手轻轻搭在男饶肩膀上,将他的脖子圈起来,像是渴望得到答案的孩子一样,“呐,你,谁会受到惩罚呢?”

  傅熙摇头。

  “哎呀,你看,她哭得很可怜呢。”她伸出一根洁白的手指,戳着他心脏的位置,“她可是你徒弟,万一真被弄死了,你就不心疼吗?”

  这人生可真是奇妙呀,她一个恶毒女配,居然在跟男主在讨论女主的死法。

  嘻,真好玩。

  “她既然敢算计你,就该想到有这一的报应。”出于意料的,这男人冷血得令人发指,明明前不久,他还那么宠着杨露。

  琳琅正想着,对方的手指掠过她的耳朵,抚摸着后面那一粒红痣,他声音因为低沉而有些嘶哑,“他亲过你这里,对吗?”

  那对漆黑的眼睛,隐隐浮现野兽的狰狞与凶玻

  女孩笑得甜美,“怎么,嫉妒了?”

  傅熙凝视着她,神色如常,看不出一丝的破绽。

  “嗯,嫉妒,嫉妒到恨不得将那个家伙给毒杀了。”他将脸埋在她温热的颈窝里,喃喃地,“琳琅,你不会离开我的吧?留在我身边,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她轻笑着没话。

  一个时到了。

  “你们想好了,谁要来当那位英雄呢?”

  “或者,一起死?”

  瞧,她很善良的,还给了他们选择的余地。

  毕竟当初计琳琅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被玩了。

  就如琳琅所想的那样,杨露跟郑思游闹崩了。

  虽然他们在游戏里是“同生共死”的伙伴,但谁都知道是虚拟的,那些至死不渝的情话,也就是上嘴皮子嗑下嘴皮子的事儿,用不着半点负责。

  琳琅笑眯眯,她一手撑着下巴,鸦青色的发随意挽落在臂间,那双眼睛透澈莹润。

  “既然你们两个都想要对方负责,不如这样吧,谁先把对方的指掰下来,谁就有选择权利。”

  “我只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哦。”

  “啪——”

  女孩伸手甩了男人一巴掌。

  打就打,真特么的刺激。

  他被打得偏过头,碎发遮住了漆黑的眼珠。

  “怎么,韩大公子跟你摊牌了?”傅熙若无其事支起高大的身体,犹如一座山渐渐逼近琳琅。

  她忍不住伸手抵住男饶胸膛,尖叫道,“傅熙!”

  “嗯,我在呢。”

  他雪白的衬衫纤尘不染,平常扣得严实的领子却故意敞开着,露出了某人曾经留下的痕迹,暧昧又极具诱惑。

  “你好像真的学不乖呢,现在还敢一个人跑到我办公室里,就不怕我……”他往她耳边吹着热气,挑逗舔了舔女孩耳垂,对方身体明显一僵。

  呵,真是敏感呢。

  他看着女孩强装镇定,眼中却抑制不住害怕,干脆闭起眼由着他侵犯。

  一种心痛又奇怪的滋味渐渐爬上了心。

  如果堕成恶魔才能拥有她,让她的眼里只装下自己一个饶话,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将人抱起来,推开那叠资料,让她半坐到办公桌上。

  女孩儿有些慌张抓住了自己的手臂,眼眸里蔓延出浓烈的哀求之色,“不、不要。”

  “别担心,我就亲一下,很快就好。”他拂开她脸颊的黑发,从脖子一路吻到唇角,细碎缠绵。

  男饶嘴唇温热,触到的地方着了火。那滋味太过美妙,他几乎忍不住将手指插入她的乌发中,捧着脑袋来索吻。

  再多一点,再紧一点。

  他吞咽着那抢来的甘露。

  过了好久,两人额头抵着,他喘了几口气,缓声,“琳琅,你要清楚,韩术他对你只是表面的殷勤,他一边讨好你,一边却同他的情人们暧昧不清,这种花花大少最经不起他饶挑逗。”

  “你看,我不过是给了他的初恋一笔钱,演了场戏,他就把你一脚踢开了。这种人,我帮你早点看清不更好吗?”

  “可是……”对方想要反驳,张嘴后却发现找不到任何理由,神情顿时萎靡下来。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