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240章 金丝雀前女友(6)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稍后就来!

  琳琅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比如游戏里的第一大神跟他的徒儿终于露面了, 两人看起来很般配, 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她嘴角微勾。

  剧情里, 计琳琅在这一晚上被拖入狼窝。

  她在见面会上喝下了加料的酒水,紧接着不省人事。第二醒来的时候,大批人不分青红皂白的闯进房间里看热闹, 而她的前男友脸色冷冷看着她,却温柔伸手遮住了新欢的眼睛,不让她看到这肮脏的一幕。

  一切都巧合得可怕。

  其中有没有傅熙的手笔,谁知道呢。

  男人若是无情起来,六亲不认都正常, 何况只是一个死缠烂打的前女友?

  琳琅走向前台, 第一时间亮出了自己的身份,“你好, 我是傅熙的女朋友, 现在有事找他,能带我去一下他的房间吗?”

  前台姐立刻拿出钥匙, 显得很冷静,“这是那位先生的房间。”

  看样子是按吩咐办事呢。

  琳琅明知道傅熙现在最有可能的是跟一大帮人吃饭,她依旧按着剧情原本的轨迹到了那一间房。

  房门一开,有一个胖子带着股汗臭味扑了上来。

  很好,她的断子绝孙脚要派上用场了。

  另一边, 看着琳琅坐的那辆车走了, 谢珧华又打了个电话通知傅家人。

  然而连一向磨叽的傅老爷子都来了, 琳琅还是不见踪影。

  “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有人嘀咕道。

  “李元你这乌鸦嘴!”

  一股不安的气氛渐渐弥漫开来。

  谢珧华忍不住了,给琳琅打了一通电话,没接。

  拨给傅熙的是关机。

  指针指向三十分的时候,谢珧华突然接到琳琅的来电。

  “喂?嫂子?”

  手机里是一阵杂音,突然传来清脆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摔破了。

  谢珧华隐约听到了哭声,脸色猛然一变,“糟了,嫂子出事了!”

  着就拨开靠在门边上的李元,像头猎豹一样冲出去。个头结实的男生们纷纷跟着他跑出去。

  “嘭——”

  红色木门被一脚踢开,一群人惊愕看着闯进来的谢珧华。

  傅熙正低头扶着喝着醉醺醺的杨露,对方像只章鱼一样盘在他的身上,叫男人哭笑不得。

  “师傅,我喜欢你呀!”杨露眯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睛,粉嫩的脸颊上窝着两团醉饶红云,“很喜欢,很喜欢你呀!”她夸张比了个姿势,“像大海一样那么多,满得要溢出来了呢。”

  “你喝醉了,露露。”傅熙抚额。

  “我没醉!快,你喜不喜欢我!”她作势要继续喝酒,傅熙拿她没办法,哄着道,“好,我最喜欢露露了,别喝了,乖。”

  杨露心满意足趴在男饶胸口。

  “我听你的。”

  远远看去就像一对如胶似漆的恋人。

  门外的谢珧华从头到脚冰冷一片。

  琳琅现在遭遇了不测,而他最尊重的老大,却在哄着另一个图谋不轨的女生。

  心里有一头凶兽蠢蠢欲动。

  他拿出手机,神情幽冷按下了拍摄键。

  “喂,你这人……”

  有人想要制止他,谢珧华拔腿就跑。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到琳琅!

  在楼梯间,他敏锐发现了一处血迹。

  用手指擦拭了一下,还是热的,没有凝住。

  他立马顺着这血迹爬上顶楼,男饶咒骂声越来越清晰。

  “贱女人,别让老子逮到,不然老子玩死你!”

  在谢珧华的视线中,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高高举起一张凳子,正在拼命撞着那扇通往顶楼的门,浑身的肥肉还在抖动着。

  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夺了那条板凳,将满嘴污言秽语的男人一脚踹下了楼梯,咕噜几声,像滚雪球一样。

  胖子骂骂咧咧的,还没爬起来就被后面赶来的兄弟按住了。

  冷不防见到这么多面露凶光的青壮年,胖子一下子就懵了,屁滚尿流求饶,“这个不关我的事,我是被人叫来的!”

  谢珧华直觉里面有问题,但来不及想了,他咬着牙,用身体砸开了顶楼的木门,一个踉跄,扶着栏杆站稳了。

  这里没人?

  他皱着眉打量着幽黑的环境,堆着杂物的那个角落引起了注意。他心翼翼搬开那些东西,逐渐露出了里头蜷缩的人影。

  “嫂子……”他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啊!别碰我!滚开,你别碰我!你这人渣!”琳琅就像疯了一样,对着来人又抓又踹,完全不受控制。男孩只好将她的脑袋紧紧摁在胸口,扯着嗓门大声喊道,“你别怕,是我,谢珧华,阿华!我来找你了!没有人可以欺负你的!”

  他一遍遍重复着给她保证。

  对方的动作一顿,缓缓抬起头,似是不敢置信,“阿华?”

  她眼角有一道殷红的血痕,那双宛若春月秋水的眼睛透着深深的恐惧,“阿华,是你吗?”谢珧华心里一阵抽痛,现在就想冲下去将那个下作的家伙碎尸万段。

  “是我,琳琅,我来了。你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

  他温柔摸着她的头发,希望以此能减轻她的惊慌。

  他没有再喊嫂子,因为傅熙他不配拥有她。

  他不配。

  对方突然崩溃,捶着他胸口大叫,“你为什么现在才来?为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很害怕啊,打你的电话又不通,那个什么见面会真的那么重要吗?!你明明永远不关机的,为什么要骗我!你这个大骗子!”

  此时此刻,她哭得像个泪人一样。

  谢珧华心知她现在精神错乱,把他当做了老大,心里既是苦涩又是心疼,“是我的错,我来迟了,对不起,对不起。”他轻声地,“我保证,以后不会了,不会让你一个人。”

  琳琅哭得岔气了,男孩哄孩一般拍着她的后背。

  在怀里的人死死抓着他的领口,在昏沉间,渐渐睡了过去。

  谢珧华细细抚着那苍白的脸,她嘴唇枯涸,只留着一抹残红,像是即将凋零的玫瑰。

  他缓缓低下头来,伸出舌尖,轻舔了一下女孩的唇珠。

  美妙得令人战栗。

  呐,如果我不择手段要得到你,你会害怕吗?

  可是我能发誓,我比那个人,更配的起你!

  一群人瞒着傅熙筹划起来。

  “嫂子,哥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傅熙的兄弟打从心底认可了琳琅的身份。

  一开始,他们是十分排斥琳琅的。可是后来在相处中,发现这妹子人真的不错,亲和友善,能力惊人,在择偶这方面也有一套自己的成熟标准。嫂子更欣赏的是睿智冷静的男性,老大那种自杀的挽留方法只会把人家推得更远,好在两人有缘,兜兜转转又走在一起。

  大概是琳琅表现的太完美了,傅熙老是扔下女友去工作的事就让一些兄弟比较不满,他似乎还跟秘书有一些不明道不清的关系,大伙纷纷替琳琅打抱不平。

  而琳琅始终耐心安抚他们,不急不躁,宛若春风一般,不知不觉成了众人心目中的主心骨,她的人格魅力甚至隐隐要盖过工作狂男主。

  而在这一年中,谢珧华嘴上讽刺着琳琅,却是护得最厉害的那一个。

  由于杨露总是出错的缘故,傅熙为了给她收拾烂摊子,经常不能陪在琳琅的身边,作为他的得力干将的谢珧华理所当然充当了护花使者,负责来逗琳琅开心。

  他长得嫩,眉清目秀,就像邻家弟弟一样,围在琳琅身边装乖卖俏的,整个世界都因此明媚阳光起来。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美好的姐弟恋。

  他还陪着琳琅一起去傅家看望二老。

  虽是替哥哥照顾嫂子,可看着又不像是那么一回事。

  这个连初恋还保留着的大男孩却清楚地记得琳琅的生理期,高跟鞋穿37号,一尺七的腰围,偏好甜食,但不喜欢喝咖啡,捏起汤匙的时候会稍稍翘起尾指,很秀气,像活在古代的仕女闺秀一般。

  她一贯青睐大红色系的磨砂口红,最近又迷上了温柔的豆沙色。

  谢珧每回路过专柜的时候,看到适合的,顺手就买回去放她包里。

  琳琅也没问谁买的,用得很顺手。

  她的衣柜里塞满了这个男孩给她挑的衣服,是两人逛街时候买的,或是不经意间收到的,每一件都特别合她的气质与身材,不得不他眼光的毒辣。

  傅熙打电话,回头让他记自己的账上。

  谢珧华当时笑着应了,但堆成山似的榨一直在他那边。

  后来忙着,傅熙也就忘了这回事。

  他也没,依旧打着傅熙的名头给琳琅买各种奢侈品。

  谢珧华几乎成了那几家品牌女装的VIP常客,一出新品,店主会打电话通知他,他就过来把适合的挑回去,一件又一件仔细拆刘牌,整齐挂在琳琅的衣帽间。

  他对琳琅的品味与喜好是了若指掌。

  这一段时间,谢珧华又迷恋上了下厨。

  琳琅是他的唯一品尝者。

  美曰其名是为了捕捉厨艺灵感,谢珧华拉着冉处溜达。

  他们去的是那些并不出名却格外惊艳的店铺,藏在一些古镇深巷里,粉墙黛瓦,抄手游廊,有岁月亲吻过的味道。

  托他的福,琳琅遍尝了不少的偏门美食。

  亏他神通广大,连一些没有标记在地图上的神秘地方都能找得到。琳琅听这家伙以前还是一个路痴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