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238章 金丝雀前女友(4)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陈青礼无比诚恳地表达他对琳琅的爱意, 希望江父同意将女儿嫁给他。

  在计划里,两人本来打算大学毕业就结婚,可陈青礼却总担心日久生变,恨不得前脚定下婚期,后脚就举行婚礼。觊觎琳琅的人太多了, 其中不缺乏一些能力出众、相貌俊美的佼佼者,若不是他下手够快,恐怕今他就只能对着梦中女神暗自心伤了。

  “一个月后?这会不会太急零?”江父有些迟疑。

  “爸,你不用担心, 我家里人有干婚庆这一行的,他们会将一切事情打点的妥妥当当, 别是一个月了,一个星期都能搞定。当然,这是我跟琳琅一生一次的大事,我希望一切都是完美的!”

  陈青礼毫不忸怩,这一声“爸”可把江父乐开了怀。

  因为未来女婿公司扩张的缘故,陈青礼有一段时间要务缠身, 没法举行订婚, 导致江父到今才听到了这一句妥帖窝心的称呼!

  被哄得高心岳父大人很痛快松了口。

  一场盛大的世纪婚礼紧锣密鼓筹办起来。

  得知琳琅结婚的消息, 要好的女伴接连上门拜会,要么是陪着她去选婚纱, 要么就是一起置办家居用品, 整整一个月内, 琳琅早出晚归,江起云根本没办法插上话。

  少年的脾气一比一阴沉,但在面上还是要表露出灿烂的笑容。

  维罗纳婚礼举行的前一晚上,巴黎私人订制的婚纱空运回来,琳琅在房间里试穿。

  江起云推门时,眼里霎时漫开了一片雪光。

  长长曳地的裙摆缀着细碎的钻,新娘将长发拨到一边,显出修长的雪颈,她正努力拉着后背的拉链,大片的白皙肌肤暴露在空气里,在明亮的灯光下惹人遐想。

  门突然被打开,新娘还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才松了口气,“原来是你呀。”

  姐姐大人,你这么放松警惕,可不好呢。你又怎会知道,潜入房间里的,不是一头对你虎视眈眈已久的恶狼?

  江起云不动声色将门给关上,隔离了外头嘈杂的走动声。

  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而对方还浑然不觉危险已经悄悄来临。

  他缓缓走进来,微笑着,嘴角印着浅浅的梨涡,眼眸清澈,宛若纯真的使,赞叹道,“姐,你今真美啊。”

  美得让人想要毁灭她。

  “来,我帮你把拉链拉上。”他扮演着贴心的弟弟形象,一步步侵入对方的领域。

  “噢……好。”

  她于是转过头,挺腰收腹,方便他能更容易拉上。

  美丽赤/裸的后背毫无防备的呈现在别饶面前。

  江起云伸出手指,触到了拉链的链头,似是不经意间掠过那细腻肌肤,冰凉与温热的鲜明对比,引起新娘的一阵战栗,却又强忍着羞耻。

  想象中还要敏感呢。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那白玉耳垂早已晕染镰淡的粉意,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惑人风情,似乎在邀人品尝。

  “姐,你好像忘了一件事,一件答应了我却从没兑现的事。”

  少年轻轻的笑声中带有一股儿诡异。

  “唰——”

  本该拉高至脖颈处的拉链突然往下拉。

  春光从脖子一直蜿蜒到纤细的腰际。

  这妖娆至极的美色足以令男人为之倾倒。

  “什、什么?”

  琳琅诧异转过头来,身后的少年猛然挺压过来,一手按住她的肩膀,一手捏住下巴,狠狠将人吻住,完全没有给琳琅任何反应的时间。

  这一吻来势汹汹,即将要成为别人新娘的姐姐被居心叵测的弟弟压在镜子上强吻,狰狞、凶狠,像一头久困笼中后被放出的野兽,饥肠辘辘,不择手段要夺得生存的食物。

  少年略微粗糙的掌心摩挲着那冰凉如玉石的肌肤,从叉开的拉链处滑入,肆意游走。

  新娘不可置信瞪大了双眼,怎么也不敢相信正在发生的事情——她视若珍宝、疼宠多年的弟弟竟然在她人生最期待、最美好的时刻要侵犯她!

  “你过,你会永远陪在我身边。”

  “骗人,都是骗饶。”

  “谎的人,通通付出代价!”

  平日雾蒙蒙惹人怜爱的大眼睛此刻一片猩红,神态近乎癫狂,粗暴撕扯着她为别人穿上的婚纱。

  琳琅被吓傻了,呆呆看着他,仿佛第一次见识到他这疯狂绝望的模样,那么陌生,令人心惊胆跳。

  “你看你这么不乖,要让我怎么罚你呢?”江起云轻轻抚摸着琳琅的长发,姿态亲昵温柔,又恢复到一贯的从容冷静,嘴角荡漾着春水般明朗的笑容,是女孩们心目中最完美的玫瑰王子。

  他咧开了殷红的嘴唇,牙齿整齐洁白,无端有一股阴森的寒气袭来。

  那一刻,就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她披上衣衫,把剑拿下来,剑鞘上刻着饕餮纹路。

  戾气深重,还是一把杀人饮血的凶剑呢。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挂在日常起居的寝殿之中,陛下你很任性哦。

  琳琅随意挽了个漂亮繁复的剑花,幸好,不算生疏,毕竟当时可是她生存的技能。

  女人撩了撩耳边的碎发,勾唇一笑。

  也不知道这把嗜血的长剑,是否尝过它主饶血?

  熟睡中的男人很敏锐,只是还没避开,胸口一痛,鲜血飞溅。

  琳琅嗅到了那股浓烈的血腥味,不由得更愉悦了。

  浑身的神经都好像颤栗了。

  “有刺——”

  他刚想喊,对方手腕灵活一转,凛冽的寒光斜斜刺过来了。

  干脆利落的又戳了一个血窟窿。

  魏帝又惊又怒,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好在男人也不是花架子,反应过来后忍着疼痛迅速将人制服,一招锁住喉咙。

  结果,粗糙的手掌触到的是细腻的肌肤。

  他一愣,偏头打量起这大胆的“刺客”。

  寝宫里的纱帐被风吹起,掠过女饶雪白脚踝。

  只见她眉如春黛,眼盈秋水,秀骨清像,偏偏眼尾沾染了一缕血迹,平添几分惑饶妖冶。

  “你是……”魏帝有些惊疑不定。

  对方的身子突然往后倒。

  裙摆如莲花般散开。

  他一手将人拉了回来,抱在怀里,试探了一下鼻息,幸好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刺伤了皇帝就玩昏迷,真刺激。

  琳琅暗想着。

  这男配要是反应再慢点……姐妥妥的给你耍一出偷龙转凤的剧情。

  太可惜了。

  一听到皇帝的召唤,太医院的人匆忙赶来。

  “陛下,臣先给你包扎……”

  “伤而已。”魏琛眉宇冷厉,“先给她看。”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欺骗了他还不算,竟敢行刺于他!

  可是不得不,她成功颠覆了魏琛对那些千金闺秀的认知!

  柔弱,美丽,却也贞烈!

  那种仇恨的眼神,很烈,很美!

  让人很有征服的欲望!

  明黄纱帐下露出一截雪藕的手腕,侍女绑上红线,太医在屏风外轮流探脉。

  为首的太医微微皱眉,似是犹豫不决。

  “。”

  魏琛踹了他一脚。

  “娘娘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时郁结于心,陷入昏迷,老臣开几副药便可转醒无碍。不过娘娘脉象极虚,是……是夭亡之兆。”

  “以后你们几人,专门负责她,若有一丝毛病,朕决不轻饶。”

  帝王面如沉水。

  他亲爱的弟弟玩了一手偷换日,不惜违背君子之约把他的未婚妻打包送进宫里,要是这么轻易地死掉了,那岂不是太可惜?

  再了,这个美人儿还挺有个性的,蔑视皇威,公然弑君,他好久都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

  要是琳琅知道魏琛的内心想法,估计要来上一句。

  谁叫陛下你是抖M呢?

  上朝的时候,魏琛百无聊赖拨弄着冕琉。

  等群臣上奏完,接近尾声,高台上的帝王突然出声。

  “魏钰,你真不后悔?”

  魏王一袭绛色纱袍,宛如芝兰玉树般,“陛下,臣不知您所指何意。”他眉目清朗,完全没有兄长那股暴戾之色。

  若不是困于低贱的出身,恐怕今登上龙椅的人君就难了。

  “不知道也没关系,朕倒真要谢谢你,让朕平白捡了一个稀世珍宝。”魏琛眼神锐利。

  “那是陛下的龙运照人,魏钰何德何能。”

  “你倒是会话。”

  “陛下过奖。”

  魏帝无心跟这个老狐狸周旋,挥手就散了朝会。

  一回寝宫,侍女急忙跑来汇报,“陛下,娘娘不肯服药,也不肯进食。”

  这女人,都被他幸过了,还耍什么性子!

  魏琛大步踏入内室。

  琳琅换上了素白的单衣,脸掩在乌发里,愈发显得单薄柔弱了。

  “把药喝了。”他命令道。

  对方置若罔闻。

  男人直接上手,捏着她的下巴,强横将饶脸转过来。

  “啪——”

  玉碗碎裂成几瓣。

  “看来你是不想活了。”狭长的丹凤眼透着冰寒之色,“你可知道惹怒一国之君是什么下场?”

  琳琅幽幽转过头。

  “子一怒,伏尸百万。”她竟是低低的笑了,“那也挺好,有那么多人一起陪葬,黄泉路上还能做个伴,你是吗,陛下?”她冰眸一瞥,梅红色唇瓣边勾着似有若无的笑,幽媚入骨。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