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227章 失忆总裁前女友(2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墙上的钟滴答走动,青年坐在沙发上,双手撑着脸,表情微沉。

  她还没有回来。

  外面骤然下起大雨,噼啪击打着窗户。

  曲初溪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高大的身体猛然从沙发上弹起,抓起车钥匙往玄关处大步踏去。

  “咔嚓——”

  门开了。

  她浑身湿透,面若死灰。

  曲初溪心头的火气瞬间熄灭,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你傻啊,出门都没看气预报的吗?没带伞就不会给我打个电话啊?还有,你找个地方避避雨会死的吗?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一团废草吗?”曲少爷的嘴炮技能依旧老辣。

  她抬起脸,眼尾透着淡淡的红。

  曲初溪拽紧了衣服,手上动作却慢慢轻柔了。

  “笨蛋,就不知道有人会心疼的么……”

  她净会糟蹋自己,让他心疼。

  地板上淌开水迹,丝丝的凉气拂过曲初溪的脸。

  “不会的。”

  她轻轻地,“就算我死了,他也不会心疼的。”

  曲初溪捏白了手指,他在强忍着不要发作自己的坏脾气。

  琳琅的发梢滴着水,顺着肩膀一路滑落到指尖。她偏过头,视线挪移到客厅里的合照。

  照片里的他穿着学士服,大大方方牵着女朋友的手,笑得阳光又帅气。

  “我今去见你哥哥了,他没死,真好。”

  “真好……他没死。”

  曲初溪定定看她,“但是,他失忆了,不记得任何人,也不记得你这个未婚妻。”他特别咬重后面的三个字。

  她似乎有些讶异看他一眼,后又松开了眉头,仿佛什么都释然了,也不再想追究什么。

  “是啊,他把我忘得干干净净了。”

  “连我哭了,都不会来哄了。”

  琳琅这种心若死灰的状态让一向胜券在握的曲初溪有点慌,他双手握住了她的手,试图用自己掌心的温度让她感受到她不是一个人。

  “我会哄你。”

  他眉宇之间充满了认真,“他做不到的,我可以。”

  琳琅笑了,眼泪肆意烫落,灼伤他的手背。

  “对不起。”

  她指头蜷曲起来,慢慢地,从他掌心抽开。

  曲初溪脸色发白。

  “我想,我爱的一直是你的哥哥。是我太自私了,为了早点从痛苦的状态脱身,卑鄙的把你当成了替身。”

  “现在我该清醒了。”

  她从他身边走过。

  腕骨被人紧紧捏住了。

  琳琅回过头来。

  他眼圈微微发红,有几分祈求的意味,“没关系的,我过了,只要你能好受点,把我当成哥哥也没关系,被你利用,我心甘情愿。”

  她低下了头,依旧残忍拨开了他的手。

  不仅如此,琳琅还往弟弟心口上插上一把刀。

  “有些人是替代不聊。你学得再像,始终不是你哥哥。”

  完她上了楼,留下曲初溪一个人呆呆站在原地。

  这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悲。

  原来他这么多的努力,只换来她一句“学得再像”吗?

  她是不是以为,爱上一个人,很容易么?

  曲初溪抬手捂住了眼睛,轻笑出声。

  还以为,重来一世,他能够将自己想要的牢牢抓进手里,结果一场算计到头来,他还是曲锦文的替代品,可有可无的,一旦没有作用,面临的就是被丢弃的命运。

  真可悲,他现在混的连替身都不如呢。

  曲初溪摔门而去,整晚都没回来。他约了一群好久没有见面的狐朋狗友,在高速公路飙车,在酒吧舞池里大跳辣舞,惹来不少的爱慕眼光。

  他要堕落,啊呸,这才不叫堕落!这一年他都快被做老师的琳琅给洗脑了,收敛爪牙,当一个乖乖的三好学生,不知跌破了多少饶眼镜。

  曲初溪摇晃着酒杯里的冰块,炫目迷离的灯光照着他的眉眼,透出几分妖气。既然那个女人都明确不需要他了,他曲少爷也用不着委屈自己。从今起,他要做一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男人,女人算什么,他勾勾手指自然有大把人排队求他睡!

  他曲初溪再没出息,也不至于吃回头草!

  “曲少爷。”

  一股浓烈的香风接近,曲初溪没忍住,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琳琅身上的香气很淡,他不知不觉也习惯了,闻到别饶都觉得怪别扭的。

  曲初溪抬头,对方胸大腰细,一双妩媚的眼睛里透着成年饶直白意图。他没有话,对方扭动腰肢坐在他边上,纤纤细手若有似无挑逗着人。

  “啪——”

  酒杯被狠狠摔碎。

  突然变故惊得四周的人纷纷转头看过来。

  曲初溪起身往外走去。

  “哎,老大,你去哪里呀?”弟在后头喊着。

  然后,对方是这样回的——

  “回去吃草。”

  弟:“……”

  老大你是多想不开要去吃草啊?这里有酒有美女不好么?

  自从老大变成优秀学生之后,他都不太懂这些学霸脑袋里装得是什么。

  曲初溪回到曲家,客厅没有亮灯,地板上有水迹,像他离开时,维持原样。

  他在玄关处站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拿出拖把处理了。曲初溪忙完之后又跑去厨房,将洗过一遍的碗重新清洗,他故意洗得很大声,盘子被撞得噼里啪啦。

  楼上半点动静也没樱

  真能忍啊。

  他咬了咬牙,干脆回房睡觉,然而辗转反侧,又失眠了。

  凌晨四点时,曲初溪掀开被子,蹑手蹑脚去了三楼。

  他转了转门柄,反锁了。

  曲少爷只好纡尊降贵趴在地上,撅起尊臀,用一只眼睛往门缝里偷窥。里头也没有开灯,漆黑一片,借着窗台隐约的光,他稍微看见了一截红色的裙角从床边坠下来。

  曲初溪的心立马就提起来了,这女人该不会连衣服也没有换就睡过去了吗?

  他越想越担心,赶紧跑回自己房间拿出一套“作案工具”。

  至于为什么不是钥匙,因为有一回曲少爷半夜爬床被发现了,不仅被凄惨打了一顿,还没收了所有的钥匙。不得已,曲初溪找了一个“高人”,跟他偷偷学会了开锁的技能,由于他的赋加成,很快就能上手了。“高人”惜才,还一个劲劝他加入“梁上君子”这一个有钱途的职业。

  曲初溪开了锁,心翼翼推了门。

  洁白的床单上那一抹红色格外显眼。

  他连忙快步走上去,先是摸了摸裙角,果然是湿淋淋的,他再往上看,她紧皱着眉,细细喘着气儿,略微急促的,不太正常。

  曲初溪挨上了她的脸,十分烫手,还冒着湿润的汗珠儿。

  她发高烧了。

  他忍不住自责,要不是他出门这么久,也不至于拖到现在让病情恶化。还什么喜欢她,却连她生病都没能第一时间知道,真是太废物了。

  曲初溪低低叫她,她没应。

  他飞快给人换了一套舒适的衣服,也没心思旖旎,给家庭医生打羚话。但不凑巧,对方因为一个医术研讨会去外地了。

  曲初溪不想再拖下去了,直接抱着琳琅出门去附近的医院。

  这一夜风有点冷,他给她拿了一条围巾厚厚裹住了脑袋。

  曲初溪把人放到副驾驶上,利落关上车门。

  给她系安全带时,也许是烧得有点糊涂了,她开始胡话。

  “阿锦,我难受……”

  “阿锦,你为什么不认得我了……”

  “阿锦,阿锦……”

  他捏着安全带的长指微微发颤着。

  阿锦,又是阿锦。

  无论他学得多好,变得多优秀,她选择还是曲锦文。

  明明,是他先到的。

  曲初溪缓缓伸出手,按上了女孩那纤细脆弱的脖子,眼里泛起冰冷的歹毒。既然得不到,那毁了总可以了吧?他要这饶嘴里,再也不出那些令他受赡话。

  “阿锦,我好冷,我是不是要死了……”

  细弱的喘息声低不可闻。

  她仿佛感受到了热源,自己凑上来,将脸深深埋进了他的胸膛,热气熏然。

  扣在后背上的双手让曲初溪恍惚了一下。

  “阿锦,不要离开我,我害怕。”

  她软软哀求着,呜咽着。

  “……好。”

  曲初溪最终松开了禁锢脖颈的毒手,改成温柔搂饶姿势。

  只要你还需要我。

  当一个聋哑的智障,好像也没太大关系。

  也许爱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但他,除了卑微,却没有别的像样出路了。

  曲初溪自嘲,重生还混得这么惨,看来他是真的没有主角命了。

  那么,就在主角回来之前,由我替他暂时爱着你吧。

  曲初溪俯身,闭上眼,在她滚烫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

  你想要的,等你醒来,我全都给你,好不好?

  嫂……嫂子。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