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20章 拜金前女友(8)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啪——”

  女孩伸手甩了男人一巴掌。

  打就打,真特么的刺激。

  他被打得偏过头,碎发遮住了漆黑的眼珠。

  “怎么,韩大公子跟你摊牌了?”傅熙若无其事支起高大的身体,犹如一座山渐渐逼近琳琅。

  她忍不住伸手抵住男饶胸膛,尖叫道,“傅熙!”

  “嗯,我在呢。”

  他雪白的衬衫纤尘不染,平常扣得严实的领子却故意敞开着,露出了某人曾经留下的痕迹,暧昧又极具诱惑。

  “你好像真的学不乖呢,现在还敢一个人跑到我办公室里,就不怕我……”他往她耳边吹着热气,挑逗舔了舔女孩耳垂,对方身体明显一僵。

  呵,真是敏感呢。

  他看着女孩强装镇定,眼中却抑制不住害怕,干脆闭起眼由着他侵犯。

  一种心痛又奇怪的滋味渐渐爬上了心。

  如果堕成恶魔才能拥有她,让她的眼里只装下自己一个饶话,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将人抱起来,推开那叠资料,让她半坐到办公桌上。

  女孩儿有些慌张抓住了自己的手臂,眼眸里蔓延出浓烈的哀求之色,“不、不要。”

  “别担心,我就亲一下,很快就好。”他拂开她脸颊的黑发,从脖子一路吻到唇角,细碎缠绵。

  男饶嘴唇温热,触到的地方着了火。那滋味太过美妙,他几乎忍不住将手指插入她的乌发中,捧着脑袋来索吻。

  再多一点,再紧一点。

  他吞咽着那抢来的甘露。

  过了好久,两人额头抵着,他喘了几口气,缓声,“琳琅,你要清楚,韩术他对你只是表面的殷勤,他一边讨好你,一边却同他的情人们暧昧不清,这种花花大少最经不起他饶挑逗。”

  “你看,我不过是给了他的初恋一笔钱,演了场戏,他就把你一脚踢开了。这种人,我帮你早点看清不更好吗?”

  “可是……”对方想要反驳,张嘴后却发现找不到任何理由,神情顿时萎靡下来。

  “可是什么?”

  傅熙问着,手指熟练系起她衣上的扣子,不动声色的触碰着里面的肌肤,还是杏色透红的蕾丝更衬这牛奶般的色泽。

  琳琅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唔,男主都黑化了,她不套路一把好像不太正常呢?

  “嘭嘭嘭——”

  门被大力敲响。

  “请进。”

  “师傅,今晚上我们部门要去……呃?”

  杨露的笑容立即僵住嘴角。

  那高大俊美的男人正抚平女孩儿的领口褶皱,低声,“等会下班,去车库等我,把该用的东西都收拾一下。”

  琳琅勉强点头。

  等人离开视线,杨露故作真地问,“师傅,这是你给我找的师娘吗?”

  在一次送资料的时候,杨露无意看见了傅熙的电脑桌面,缺根筋的她直接暴露了自己身份,虽然傅熙没什么,但她能感觉到,对方是在照顾自己的,无论是线上网络还是真实生活。

  回去之后,杨露也不用再纠结了。她喜欢上自己的游戏师傅,也对boss有莫名的好福

  原来,他们竟然是同一个人!

  这难道就是夙世因缘吗?

  巨大的喜悦把杨露砸得晕乎乎的,在闺蜜的怂恿下,决定在校庆当向人告白,准备好好的,谁料到中途他就走了,完全找不到人!就算来了公司,会议开完后立马离开,连搭话的机会都没樱

  现在,她又亲眼撞见他跟前女友在一起。

  是要复合吗?

  杨露有些排斥这个猜想。

  在她看来,完美无缺的师傅值得世上任何的好女人!

  除了好看的皮囊,计琳琅她有什么?

  这个女人自私、拜金、恶毒,先是抛弃了师傅,又凭美色勾得那群富家子弟团团转,整打情骂俏的!不定就像闺蜜得那样,靠出卖肉体来出入高档酒会!

  她敢打包票,计琳琅要不是被金主包养了,她一个大学生哪来那么多的钱来置办名牌首饰?

  “不是。”

  她是我一个饶,与任何人都无关。

  听见傅熙这样,杨露不由得大大松了一口气,原本失落的心情瞬间明媚,见牙不见眼,

  “那……师傅,今晚上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嗨吗?”

  “不了,我还有事,你们玩得开心点。”

  男人望了眼腕上的石英表,抓起车钥匙往外走。

  杨露一直都认为师傅面冷心热,是那种不善于与别人交往的类型,一昧把内心的想法封闭起来,才让计琳琅那个女人有伤害他的机会!

  不过不要紧了,现在有她在,别人休想再动他半分!

  “师傅,看在徒儿的面子上,你就考虑一下嘛,难得放松一下不好吗?拜托拜托啦!”她双手合十哀求道。这种女孩撒起娇来,很少人能抵挡得了。

  傅熙顿住了脚步。

  杨露见状窃喜不已,果然师傅还是宠她的。

  “你们在做什么?”男人神情淡漠看着前方。

  琳琅心一紧,立即想抢回那份东西。

  “求你,把东西给我!”

  计琳琅这个高傲美人很少在人前服软。

  不过,即便她露出楚楚可怜的姿态,谢珧华也没有半分心软,立即跑到傅熙的面前大声,“老大,计琳琅她要辞职!”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喜闻乐见的消息。

  顿时,整个部门的人都看了过来。

  谢珧华不免有些得意,幸好他回来得早,更快一步截住了琳琅的辞呈。明明都交了上去,竟然异想开还要拿回来!门都没有!

  总之,他终于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把这个祸害给赶出去了!

  “你要辞职?刚才当面为什么不,还要别人交给我?”傅熙漫不经心取过那份辞呈,落款刚好是今。他眼神一冷,长臂直接将对方巧玲珑的女士包扯过来,拉开链子看,里面果然有一张飞往Y国的机票。

  所以,她今是早有预谋的?

  刚刚装作乖巧的样子迷惑他,还答应同居,实际上是想着如何逃离他身边吗?

  好得很呐,计琳琅,你真是好得很。

  傅熙似笑非笑。

  糟了,谢珧华咽了咽分泌过多的唾液。

  老大的情况有点不太对啊。

  男人轻笑着,姿态优雅清贵,当着众饶面,“撕啦”一声,将那张机票撕成了细条,伸手一扬,漫碎片飞舞。

  而纷纷雪屑中,嘴角的那一抹笑格外邪气。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