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90章 狐妖前女友(4)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那一刻,理智被关进了牢笼,引以为傲的冷静如一捅就破的薄纸。傅熙想也不想捏住琳琅的手腕, 连拉带拽, 将女孩被蛮横扯着走。

  周围投以探究的目光。

  傅熙寒着一张脸, 众人也不敢追着问。

  他的哥们谢珧华拦住了韩术, 隐晦地两人之间有一些过往,需要单独谈谈。韩术皱眉没话。

  开办晚会的场地附近是一条绿荫径,曲折深处建了木棚, 几簇紫罗兰安静卧在顶上,细穗与藤丝在凉风中摇曳。

  看起来是很美, 但琳琅心情不太妙。

  高跟鞋的鞋跟很细, 好几次都差点崴脚。

  她快走几步,伸脚直接踩下去。

  细跟在皮鞋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凹痕。

  尖锐, 刺痛。

  傅熙一下子就清醒了, 眼珠子还有些血红。

  “傅先生, 现在可以冷静下来了吗?”她含笑地问, 那张妍丽娇艳的脸一如记忆里的明媚,眼神却全然陌生了。

  一种不可名状的愤怒充斥在胸膛里,他听见自己冰冷的、略带不屑地,“才跟上一任分手, 你就迫不及待找下家了?”

  看见男人就眼巴巴往上凑, 计琳琅, 你怎么就这么贱?你难道不知道别人看中的, 只是你的脸跟身体吗?

  他又气又恼,肺都疼得厉害。

  ——恨她这么不爱惜自己!

  “我分不分手,找不找下家,跟一个着不认识我的前前任,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琳琅拨弄着耳垂,那玛瑙坠子秋千似乱晃着,有着难言的旖旎美艳。

  “傅先生,你家又不住海边,没事别管那么宽!真要是闲得无聊,还不如教教你那学妹,如何去尊重人。我看她迟早要把所有靠近你一米之内的女性都得罪光。你喜欢她是你的事,能别恶心别人吗?”

  傅熙原先是气恼的,听她这样一,更是气得七窍生烟,“你他妈的那只眼睛看到我喜欢她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呀。”琳琅冲着他笑。

  “计!琳!琅!你明明知道我——”

  傅熙恨得咬牙切齿,一颗心都在油锅上煎着,可对面的女孩儿却浑不在意的模样,手指拨弄着衣结。

  一瞬间,满腔怒火都哑了声。

  傅熙觉得自己就像底下最大的大傻瓜!

  明明就是她抛弃自己跟别人走了,她把自己定义成无关紧要的“前男友”,他居然念念不忘,简直毫无尊严可言!

  “知道你什么?”琳琅问。

  她的眼眸如圆润的杏仁,黑白分明,眼尾却又细长的,盈着一汪细密的春水。

  这个坏女孩,惯会用无辜的表情来欺骗世人。他栽到她手里一次,交得学费还不够吗?傅熙自嘲。

  “没什么。”

  他又恢复成之前那种生人勿进的模样。

  “看在我们认识的份上,我只是想提醒一句,韩家的大公子并不喜欢女性,我劝你——别竹篮打水一场空。”青年扯了扯嘴角,冷酷的,轻蔑的,就像打量贬值的商品。

  仿佛面前的美丽一文不值。

  这才是冷漠男主的正确打开方式嘛,琳琅暗想。

  “哦,是吗?”

  琳琅无意识伸出手指,卷着头发玩儿,神态带有一股真娇憨之意,丝毫不觉自己出的话有多么的惊世骇俗,吃吃笑着,“同性恋吗?那就更有趣了。”

  “本来我还犹豫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呢,不过现在看来,韩术真是一个不错的恋爱调/教对象。”

  她歪着脸,几缕黑发滑到脸颊上,“多谢你的情报了,等我拿下他,改请你吃饭。”

  tf?

  傅熙瞬间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憋屈。

  这个女人薄凉自私,把别饶心剜了一个血洞,却又拍拍屁股走人,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自己好心好意提醒她,还不当一回事!

  他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瞧上这种云心水性的坏女人?

  傅熙恨得牙痒痒的,手里若不是拿的是钢笔,早就被折成两半了。

  “Boss?”

  身边人声音陡然拔高。

  傅熙才回过魂来,姿态矜持而冷漠,“嗯?”

  “呃……是这样的,因为雪梅姐的辞职,我们也放出了招聘助理的消息,经过笔试的筛选还有三十位面试者,这是她们的简历,你过目一下。”

  “你们看着办就好!”

  青年略有不耐烦,这种事情平常都不会摆在他的桌面上,谢珧华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的习惯吗?

  年轻伙没话,默默将那一沓简历收起来。

  他也就是个跑腿传话的,哪里晓得谢哥的深意?

  “等等——”

  一只修长的手横空伸出,捡走了最上面那张。

  气氛突然凝固。

  直到助理面试的那,会客厅的气氛就像绷紧的弦,一触即发。

  来得大部分是一些年轻的姑娘们,拔尖的不少,穿着紧身包裙,足以叫人大饱眼福。

  队伍里有一个娇的女孩子,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但胜在清纯,仿佛嫩嫩软软的雏菊,让人不忍欺负。这姑娘还是个路痴,好在工作人员领了她去,否则就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闺蜜伸手戳她脑袋,恨铁不成钢地,“杨露妹妹,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我就上个厕所你就能把自己给丢了?”

  “哎呀,对不起嘛,人家不是故意的。”杨露吐了吐舌头,总不能自己转头看见一个姿容绝佳的美男,很没出息被勾了魂,傻乎乎就跟了过去吧?

  不过她在看见饶一瞬间,觉得他跟自己游戏里的师傅好像喔,万年冰山的类型,都是冷得不得了。

  眼看对方就要关电梯了,她也急急忙忙冲上去,差点没摔个狗吃/屎,好在被接住了。

  记起对方身上那股淡淡的药香,杨露的耳朵又红了一些,眼里水汪汪的,活像情窦初开的少女。

  闺蜜虽然疑惑她这副模样,但也没追问,因为面试的号码牌发下来了,她是第十一位,杨露笔试只是马虎过关,所以排得很后。

  奇怪地是,有一个叫计琳琅的女孩子,明明是笔试状元,居然排在倒数第一!

  这实在太不符合常理了!

  本来应聘这个助理职务大部分人是不抱希望的,因为对手实在强劲,可是看到第一名这种境遇,也不知是不是得罪面试官了,故意吃了一挂,许多饶心思也活泛起来了。

  看最后一名的目光也就带上了几分嘲讽。

  长得漂亮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要靠实力话!

  只是无论他人如何评测,琳琅始终优雅坐着,笔直的双腿合拢微斜,薄薄的丝袜透着旖旎又美妙的风情。她将头发拨到一边,颊边的梨涡若隐若现。

  美到极致,便成了画中的人。

  一些来往的年轻男性藏着惊艳的眼光,不住打量她,甚至还偷偷拍了照发上朋友圈。

  ——浮生面试惊现气质女神,广大单身狗速来围观啦!

  ——原来有些人真的可以活在诗句里!

  ——女神太美了,麻麻我要嫁她!

  谢珧华站在傅熙的旁边,某人正低头把玩着手机,他的心脏正在担惊受怕,也不知道老大看没看见公司那群色狼发的动态?

  他不敢眨眼,怕惊扰了这片刻的美梦。

  此时,绿灯亮了。

  林肯轿车从蛋糕店飞快驶过。

  “停车!停车!Fuck!我他妈叫你停车啊!”男人暴躁踹着副驾驶座,把一众下属吓得不轻。

  “Boss?等下的会议……”

  后面的呼叫声在风声的拉扯下变得模糊了,男去手一撑跃过栏杆,拼命跑回去,因为太过用力,手臂上冒起了狰狞的青筋。

  来往的车辆被他的举动吸引,纷纷探头回看。

  然而——

  他依旧来迟一步。

  “噢?你是那位女士?她早就走了呀。”

  店员好奇打量着面前的英俊男人,黑发黑眸,东方神秘中有些妖异的美,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外貌体态,都是无可挑剔,妥妥的金龟婿呀。

  不少女客下意识卖弄起自己的风情。

  女店员可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声音清脆,“先生,请问你和那位女士是什么关系呢?”

  若是单身,她不妨趁机要个号码。

  若是重逢旧情,那就更好了,她可以“趁虚而入”,一举拿下这个男人。

  “无可奉告。”

  男人冷漠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什么呀,不就不,这么凶干嘛!”女店员不满嘀咕道。

  正午的太阳格外猛烈,柏油路仿佛要被烤化了一样,晒得人脑袋发晕。

  江起云跑遍了附近的街市,却无人像她。

  他扶着膝盖喘着粗气,找了一处凉椅坐下,什么也不做,就死死盯着过路的人看。

  后来累得乏了,不自觉睡了过去。

  “哥哥,哥哥!你快醒醒!”

  有人推了推他的身体。

  江起云不耐烦睁开了眼,一个穿着粉色斑点裙的女孩正怯怯看着他,见他凶狠皱起眉,立马躲到别饶身后,声地,“那个,有个叔叔在旁边一直瞧着你呢。”

  她了什么江起云听不清了,他只是愣愣仰着脸。

  斑驳的树影,细碎的阳光,氤氲着梦的清美。

  裙摆在微风中荡漾。

  美丽女人拢了拢耳边的发,对着他温柔一笑。

  与记忆中的身影逐渐重合。

  他嘴唇哆嗦着,颤抖着,明明近在咫尺,明明伸手就可触碰的人,他应该是要疯狂的冲上去,用力亲吻她,告诉她,我好想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幻想了千百次的场景真实上演的时候,他却不出一句话来。

  他恍惚想起了那一回到江家的情景。

  事隔经年,若我们再度重逢。

  我该如何向你致意?

  以眼泪,以沉默。

  对方眼神疑惑,白嫩的手掌在他眼前轻晃,“你好,先生!先生?你还好吗?”

  修长白皙的手指上套了一枚钻戒。

  江起云望了眼躲在她身后的女孩,胖乎乎的手揪着妈妈的裙子,大眼睛正扑闪扑闪瞅着他。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