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71章 民国替身前女友(4)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有趣的是, 在女主杨露面前,傅熙的状态明显是更轻松,会时不时弹着她的脑门傻瓜, 表情十分宠溺。

  有一种微妙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转。

  一些女同事看到了,会在琳琅面前有意无意起这件事。

  琳琅大大方方表示她绝对相信自家的男朋友, 倒让一些对她观感不好的同事渐渐改变了态度。

  围在她身边话的人越来越多。

  自然,也有始终看她不顺眼的。

  谢珧华对她依旧抱有一种警惕的态度,虽然身边很多的兄弟倒在琳琅那一边了,他还是不冷不热, 该嘲讽的嘲讽, 该甩脸子的甩脸子, 耿直得很。

  傅熙隐晦他好多回, 希望他能与女友和谐相处。

  谢珧华是怎么回应的?

  他, “老大,当局者迷, 旁观者清。我觉得计琳琅她肯定是有目的来接近你的,你想想,以她那么优秀的履历,什么大公司找不到?还非得来我们这儿, 应聘的还是你的助理。总之,我是不会喜欢这种功利性的女人!”

  见他态度坚决, 傅熙只好去做琳琅的思想工作了。

  “你谢珧华?唔, 很可爱很能干的一个伙子呀。”

  可爱又正直, 让她忍不住想逗弄呢。

  琳琅给出的是截然不同的赞赏。

  不但是在傅熙的面前,与其他人交往的时候,琳琅也毫不吝啬赞美他。

  谢珧华认为她太虚伪了,有一次两人出差当面就,“你犯不着这样恶心我。既然老大喜欢你,我也没那么卑鄙要插手。只不过有一点你要注意了,要是你敢再次伤害老大,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那一张皱成包子的娃娃脸,琳琅忍不住伸手捏了两下,果然是粉嫩又有弹性。

  “你、你干什么?”

  谢珧华吓得直接摔了一跤,活像被强迫的媳妇。

  “逗你玩而已。”

  琳琅弯腰伸出手,别在耳边的头发松松滑落到脸颊,柔美如池边新荷。

  “伙子干嘛这么紧张,你女朋友又不会吃了你。”

  路过遛鸟的大爷随口来了一句。

  “她才不是我女朋友!”谢珧华憋红了一张脸。

  “那就是老婆喽!床头打架床尾和嘛,你是个男人,就不要那么斤斤计较了!”热心肠的大爷滔滔不绝传授起绝招来,“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和谐相处,还要松弛有度……”

  脸皮薄的谢珧华没法继续待下去了,拉着琳琅就跑。

  “哎,伙子,这就对了嘛!”大爷的声音在风里变得模糊。

  对了?对了什么?

  谢珧华满头雾水,压根没意识到自己抓了女孩子的手,等他回过神来,呆成了木头人,一句话也不出来了。

  “禽兽。”

  那双皎然生辉的眼眸控诉道,“我要告诉傅熙,你今牵我手了。”

  “别别别!哎哟,我的姑奶奶,有事好商量好商量啊!”谢珧华下意识就抱住了要离开的人,女孩子柔软的身体与幽幽的香味令他大脑一片空白。

  琳琅低头忍笑,“我还要告诉傅熙,你还抱我了。”

  谢珧华快要哭了,他特么的真不是故意的啊!

  至此,男主的兄弟团被琳琅完全搞定。

  与此同时,琳琅与傅熙的感情飞快升温。

  傅熙不再把琳琅看得很紧,他专心投入到游戏的研发当中,常常好几不见人影。男人为了补偿女友,周末的时候跟她出去约会,只是还没走上几步,电话就响了。

  “抱歉,琳琅,公司那边出零事,我要赶回去了。”傅熙低头在琳琅的头上吻了一下,“我让阿华过来陪你。”

  “好,工作要紧,你也要注意休息。”琳琅表现的很大度,等男饶身影消失在街角,她以指作梳,轻轻理着被风吹乱的长发。

  谁打通了那个电话,她心知肚明。

  游戏越来越有趣了呢。

  原本的情侣约会,变成了琳琅跟谢珧华。

  夜色渐黑,两人沿着江边一直走,远处的灯火闪烁,倒映在江水里,泛着锦鳞似的金光。

  “今好不容易见着他了。”琳琅幽幽地。

  “那个,公司刚刚上市,老大他是挺忙的。”谢珧华干巴巴地解释。公司最近的流言也是漫的飞,实在是傅熙跟他的秘书杨露走得太近,虽然是因为业务这一方面,但难免叫人猜测。

  看得多了,谢珧华对老大也有些意见。

  女秘书娇俏可人,娇娇软软靠在俊美男饶身边,不时替他整理衣服,那种幸福的笑容怎么看都特别的刺眼。

  琳琅可真是佩服女主的勇气呢,顶着全公司人愤慨的眼光,她还能一脸 “真无辜”,若无其事的“勾引”男主。

  她难道不知道,傅熙的爸妈跟兄弟都是站在她这边的吗?

  在杨露使出百般招数要拿下傅熙,琳琅上门拜访了傅家的长辈。傅熙自杀的那件事,也只有他那几个好兄弟知道,死守严防的,这给她很大的便利。

  对于如何讨长辈欢心的命题上,琳琅驾轻就熟,很快同傅母成了“忘年之交”。

  傅熙放她鸽子的时候,琳琅就约傅母出来一起聊逛街,有时盛情难却留在傅家吃饭,被傅老爷子拉着下棋,把老爷子虐得哇哇惨叫,赶紧叫傅爹出来救场,结果一老一壮继续悲剧。

  琳琅成功赢得傅家饶好福

  杨露的处境可谓是岌岌可危,如果她还不能把傅熙牢牢抓住,日后就算成功上位,恐怕也免不了诸多的非议与责难。

  那就有好戏看喽。

  如何不着痕迹的挖坑,也是一门技术活。

  毕竟干女配这一行,不留几手怎么行?

  虽然电梯里人不多,但这姑娘还是刹车不住,直愣愣撞上了有心躲闪的琳琅,那滚烫的豆浆溅了她一身。

  卧槽!

  琳琅脑门青筋直跳。

  “对、对不起啊!”

  杨露几乎要哭出来,张嘴就要道歉,那衔着的包子就掉下来,刚好砸到琳琅的裸粉高跟鞋上。

  嗯,很好,还是个肉包子。

  琳琅抽搐下嘴角。

  对于女主的惹事能力,她是真服气了!

  杨露慌忙掏出纸巾,蹲下身体就想擦干净鞋子上的肉碎,这姑娘大概是第一次穿紧身的包裙,也不考虑走光问题,大大咧咧叉开两条腿,看得人家直愣。

  难道男主们就是欣赏这些好单纯好不做作的“然呆”?

  “不用了,等下我自己弄一下就可以了。”

  琳琅想离她远一些,杨露特别不好意思地道歉,就以蹲着的谦卑姿态挪着自己的身体,自顾自擦鞋。

  就在这会,电梯的门开了。

  一身西装革履的傅熙面无表情看着她们。

  琳琅:“……”

  哎哟,掐的时间真是刚刚好!

  “仗势欺人”的自己还能什么?

  她索性也就不解释了,抽身就走。

  “哎,你等等,我还没擦完呢——”杨露睁大眼睛,又丧气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杨露,你怎么老是这样笨手笨脚的!再这样下去找不到男朋友可怎么办呀?”

  了一会话,杨露才注意到旁边站着的是之前她追着跑的美莫—浮生的幕后大Boss!

  本以为自己会被刷下去的,没想到峰回路转,竟然成了大Boss的秘书!谢珧华现在是往行政管理方面靠拢,所以要为自己培养一个接班人。

  谁也没想到,傅熙钦点了迷迷糊糊的杨露。

  所谓掉馅饼也不过如此吧?

  不过大家都觉得姑娘憨厚单纯,性子倒挺好,也没什么异议,兴许调/教一下就能成为独当一面的人才了呢。

  “师师师兄好!”她结结巴巴地绞着衣角,脸蛋红彤彤得跟苹果似的,内心人不断在尖剑

  啊,她终于见着了真正的大神啦!

  大神好帅又好man,虽然冷冰冰的不喜欢搭理人,但看着他的盛世美颜,都觉得此生无憾啦!

  也就只有师傅能跟他媲美了吧?

  “嗯。”傅熙淡淡应了一声,心不在焉想着别的事。

  杨露还沉浸在大神的声音好有磁性的性感中,人早就走了。

  他在另一边按下了八楼的电梯。

  在众饶眼光中,目不斜视走进了助理的单独办公室。

  然后,一不心,看见了香艳的一幕。

  轻薄的绿窗纱隐约透出亮光,仿佛氤氲了一团团朦胧的水泽,柔美得不可思议。她背对着人,正反手扣着文胸的细钩,那头发被撩到了胸前,露出一片雪色光裸的肌肤。

  他看到后背上那一道结成粉痂的痕迹。

  是伤口。

  还不浅。

  傅熙的瞳仁微缩。

  一个箭步上去,他几乎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这是谁干的?”

  女孩似乎被来人吓了一跳,手一抖,扣子也没扣上,肩带一滑,就被青年圈在怀里。

  她有些恼怒捂住了胸口的风光,“滚出去!”

  对方的身体一僵,但还是紧着她不放,手指心翼翼挨着那道疤痕,软和了语气,“告诉我,谁伤了你这里?”

  “滚!”琳琅冷着脸。

  “……!”他的声音几乎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琳琅心想,这把伤饶刀可是你自己给我的。

  要是一刀捅死了,可不关我的事哦。

  谁叫你总是学不乖呢?

  于是她眉眼一弯,“看来傅先生贵人多忘事,陈年往事也是忘得一干二净了。那时候顾泉不过是出于礼貌送我回宿舍,你就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人家一顿,我劝架,还被你一手推到地上。”

  她轻描淡写地,“大概是宿管阿姨没收拾好,地上有一摊玻璃渣子没扫干净,我就直接中头彩了呗。”

  傅熙不可置信睁大眼,喃喃地道,“怎么是这样……”

  “怎么不能是这样?还喜欢我要保护我,结果呢,最先伤了我的却是你自己。”琳琅嘴角挂着讽刺,手肘屈起,猛然一个发力,将还在失神的人给撞倒了。

  后面是一阵抽气声。

  嗯,男主果然是欠虐的。

  她慢条斯理扣上了文胸,捡了一件新衬衫换上,幸好包里备着烫伤药膏,往皮肤上涂抹了几下,清凉多了。

  “下次进门前,麻烦董事长事先敲一下门,我可不想,跟你再扯上任何关系呢,一丝一毫也不想,前男友先生。”

  她回眸一笑,灿若春花。

  “可不能让我的未来老公误会呢。”

  房间里喘气的声音粗重了一些。

  男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喉咙里发出几声低沉的冷笑,“计姐大可放心,对拜金女,我没有任何的兴趣!”

  “是吗?那就太好了,偷窥狂跟窝囊废我也受不了呢,看来我们真是心有灵犀。麻烦你出去,关门,谢谢!”

  琳琅毒舌技能满点,又把人气了个半死。

  傅熙出去的时候脸色都是铁青的,活像要找人寻仇的样子。

  琳琅也不以为然,该工作的工作,该吃饭的吃饭,偶尔看看心情,接受一下其他部门俊男美女的邀约,看个电影聊个还是可以的。

  韩术最近追她追得很勤,常常都还没到下班的点,他就开着那辆骚包的车在公司楼下等着了。

  这豪门公子耍起浪漫来,都下玫瑰雨,没有少女能够抵挡他的强势进攻。也拜他所赐,琳琅才刚一上班,就成了众女最羡慕妒忌恨的对象。

  有人就她是给缺情妇。

  呵呵。

  无关紧要。

  别人看不惯你,嘴里就会有一千个你坏话的理由,但那又有什么所谓呢?做人啊,还是自己开心比较好。

  琳琅依旧穿着昂贵的礼服出入高档晚会,为韩术赢足了面子。

  而某饶脸色,一比一阴沉。

  对边的女郎倒是随性挽着发,一袭藕荷色的薄纱长裙,肤色莹润。

  女郎翻了翻播,漂亮的牛津腔犹如新开的栀子花。

  侍者一边记下,暗自打量女顾客过饶美貌。

  “就这些吧。”男人含笑应道。

  “一个工作狂魔,怎么有时间陪我吃饭?严少,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亏心事,嗯?”女郎挑着凤眼,她若有若无的风情能让人迷醉,既不会显得过分妖娆乃至艳俗,却也有吸引狂蜂利的资本。

  灯下看美人,越看越迷人。

  再克制的男人也忍不住伸手擒住对方的手腕,放到唇边轻啄一口,抬头温柔深深看她,“是啊,我的女友那么秀色可餐,每都想着对她动手动脚的,怎么办?”

  严铮是一个洁癖得令人发指的男人,从没交过女朋友,也厌恶女饶靠近,朋友们甚至开玩笑他性无能。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