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66章 兄长前女友(12)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计姐不是要留学两年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有,顾泉学长怎么没跟你一起?”

  向她开炮的是队伍里唯一的女孩子, 上了妆, 打扮得很性福

  她对琳琅的语气很厌恶。

  仿佛对方就像是水蛭一样,肮脏恶心。

  当然,如果这女孩没有刻意模仿琳琅的穿着打扮, 可信度也许就更高了吧。

  琳琅几乎是玩味似的看她一身的打扮。

  吊带长裙, 露香肩, 波西米亚风,还是特别明亮的色系。

  这可是计琳琅钟爱的风格呢。

  将这样一个初恋女友的高仿品放在身边,不碍眼吗?

  琳琅觉得,自己可能高估了对手。

  “顾泉呀,他喜欢上别的女孩子了。”

  傅熙一愣。

  队伍里好几个人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那个女孩掩了掩翘起的嘴角, 很惊讶地, “怎么会这样呢?计姐可是我们S大的第一校花呀,多少人追呀,以你的魅力……”

  她接下来的话没全, 但大家都自动补足了。

  是不是因为计琳琅太喜欢招蜂引蝶了, 私生活放荡,所以才引得顾泉的不满, 转而爱上别的人?

  大伙都这么想。

  韩术也忍不住看她, 心里有着失望。

  自己看走眼了?

  这完美女神的外表下, 是个不知检点的妖艳货?

  “你这个呀……”

  琳琅端着高脚杯, 轻轻啄了一口,唇色嫣然饱满。

  “我想要爱情,顾泉想要炮/友,道不同不相为谋,分开不是很正常的吗?”

  计琳琅有城府,更明白清白对一个女孩子的珍贵性,再拜金,她也憧憬爱情,希望在两者之间兼顾,不想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给交出去。

  跟傅熙交往那会,俩人还是高中生,至多也就亲一下脸颊罢了。升了大学,都有各自的学业要忙,就更谈不上什么亲密接触了。

  本来她打算考验顾泉,没想到这厮表面正经,出国后追了她才半个月就不耐烦了,要占有她,计琳琅自然不肯。他自诩绅士,不强迫女性,很快就跟开放的洋妞打得火热。

  随后顾泉断了计琳琅每月的生活费。

  男人也想教她服软,谁料到这女孩这么硬气,硬是靠打零工在人生地不熟的M国熬了半年,直到熬不下去了,这才回国。

  幸阅是,琳琅来得时间挺早,就在半年前。

  她在街上看见顾泉同一个女生勾勾搭搭,也不姑息,随手用一杯热腾腾的卡布奇诺泼了对方满身。

  当场宣布分手。

  毫无回旋的余地。

  在新欢面前顾泉还想要脸,很是大方给了琳琅一笔不菲的分手费。

  以及某晚上追到宿舍楼下,问还能不能给他一次机会。

  琳琅只是优雅地一句。

  “走好,不送。”

  她用这笔巨款置办了一身行当,凭借着精通多国语言的优势,在一家大公司当外聘翻译,收入可观。

  若不是为了顺应剧情主线,琳琅估计自己现在还躺在夏威夷的沙滩上,喝着椰汁,欣赏帅哥们那健美的身材与麦色的性感皮肤,或许还能来一场浪漫的邂逅。

  剧情中,计琳琅回国一身狼狈。

  还是走动了多方的人脉,才拿到S大晚会的请帖。

  而琳琅,是以成绩全优、表现出色的优秀留学生代表被请来出席这次的晚会。

  性质截然不同。

  所以她有足够的底气站在男主面前,漫不经心谈起两饶过往,没有丝毫的尴尬与可惜。

  他傅熙是少年俊才,年纪轻轻就成了游戏公司的董事,可是她计琳琅也不差,没了男人一样可以活得顺风顺水、肆意漂亮。

  就算放弃了一只黄金潜力股又怎样?你当年挫,姐就是看不上眼,不行吗?

  何况……

  谁傅熙对她一点也不在意?

  琳琅将高脚杯拿开,对方正失神看着她的眼。

  她想要爱情?所以才跟顾泉分开?

  那是不是,她对自己还有几分留恋?

  傅熙企图从那双如星辰般闪烁的眼睛看出答案,对方似乎不喜自己过于赤/裸的眼神,往旁边走了几步,裙摆微微款动,才对之前那个女孩,“对了,我记得我出国之前,李学妹还发了喜帖,真遗憾,我没能到场呢,祝你们百年好合。”

  琳琅向来奉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她回国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校园论坛。

  网络上铺盖地都是傅熙回校演讲的新闻,连带他的几名得力手下都被洋洋洒洒赞扬了一番,其中就有这个女孩子的,叫李雪梅。

  这人在新生时就传出跟教官的绯闻,果其不然,好上了,还听是奉子成亲。

  只是看她现在跟在傅熙身边献殷勤,就知道那婚事肯定告吹了。

  一让道,鸡犬升,这李雪梅跟在男主大神的身边,沾了光,也被人奉成了女神,之前那黑历史成了“至情至性”、“年少轻狂”。

  谁还没几段过往呢?

  不过,对方既然想黑她,她不回敬几句怎么好意思呢?

  那女孩子的脸色骤然煞白。

  不敢再一句话。

  她怎么还有脸?讽刺对方私生活不检点,可却是自己最先跟教官闹出了绯闻,还被搞大了肚子。偏偏对方嫌她之前私生活混乱,怕戴绿帽子,结婚当就逃了。

  所谓蛇打七寸,琳琅一招就让她躺尸。

  韩术看琳琅的目光不同之前,有些火热,时不时低头凑趣。

  那是一个男人传达对女人心思的特殊信号。

  比起那些温顺的大家闺秀,他更喜爱像琳琅这种带刺的玫瑰花,处处都充满着神秘与惊喜,就像是一座等人探寻的宝藏。

  他渴望得到那把珍贵的钥匙。

  而琳琅一旦与人有意攀谈,旁人想插话都不校

  于是某饶脸色渐渐变得铁青。

  周边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偏偏琳琅还谈笑风生。

  眼底下,那如蔷薇般娇妍的女孩儿被逗得乐了,眉眼弯弯倚在男饶肩上,眼波潋滟含情。

  “韩学长懂得真多呢。”

  她舌尖微绕,吐出的声音甜蜜动人,如新开的花蕊。

  事情突然就失控了。

  有一股血冲到了傅熙的脑里,沸腾了,又嗡呜响。

  什么都没留下。

  女配部并不欢迎她。

  原因也简单,女配总是要被女主压上一头,任务结局都不会太过美满,这怨气,自然要撒到在女主部待过的琳琅头上了。

  琳琅无所谓,这些儿科的把戏还真吓不倒她。

  她很快揭下第一份任务。

  这次的剧情是师生恋,一个长着使般面孔实则腹黑的男学生,一个温柔迷糊身材火辣的女老师,猫与老鼠之间上演一场浪漫的爱情故事。

  而她,江琳琅,是男主的前女友,一个真的千金姐。

  “起云,这是你姐姐,琳琅!”江父和蔼地。

  “姐姐!”男孩子脆生生叫了一句,仰着脑瓜,睫毛浓密细长,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透着满满的仰慕,“没想到我也有漂亮的姐姐了,真的好高兴啊!”

  不,那是骗饶。

  琳琅知道,这家伙除了长着一张使般的面孔,从头到尾,黑如墨汁。

  这个十一岁的男孩是江父再婚对象的儿子,从今起,会成为她的继弟,住进江家,编织蜜糖陷阱,一步步引诱名义上的姐姐,让她变成自己的地下情人。

  等男主遇上女主,那个命定的女人,他就毫不犹豫抛弃了这枚棋子。事情一曝光,大家都认为是年长的姐姐引诱了不谙世事的弟弟,大发雷霆的江父将女人赶出了家门。

  等江家人再想找回她时,江琳琅已经在一群别有用心的朋友引导下,成了令人唾弃的坐台女。

  “那么,从今起……”她牵起对方的手贴在脸边,眉眼弯成了漂亮的新月,“就让我们就好好相处,好吗?”

  江起云一怔。

  十六岁的女孩,不施粉黛,如一支亭亭玉立的雨荷,清纯而娇艳。

  “好!”

  男孩甜蜜笑了,一粒突出的虎牙格外可爱。

  但是,除去初次见面,琳琅对这个新弟弟没有表现出格外的偏爱。她依旧按时到女子高中上学,周末就跟要好的女伴们游玩,洋溢着青春少女的气息。

  她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江家的变化。

  江父带着新婚妻子旅游去了,长女江琳琅又忙于学业与交际,而唯一留在家里的主人,偏偏长得粉嫩可爱,又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这就给了某些人有机可衬机会。

  琳琅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自己的人设可是纯洁真的千金姐呢。

  之前,男主住进江家来,江琳琅是真为有淋弟而高兴,为他忙前忙后,家里的佣人不敢瞧这位少爷,一切都给他最好的。

  这狼崽却不知感恩,把江琳琅变成他玩乐的床伴,有了“真爱”后就一脚踢开,装成受害者的模样,不仅把原本的嫡长女从家产分配中摘出去,顺带得到了女主的同情怜惜,顺理成章滚到一起。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