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62章 兄长前女友(8)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计姐不是要留学两年吗,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有, 顾泉学长怎么没跟你一起?”

  向她开炮的是队伍里唯一的女孩子,上了妆,打扮得很性福

  她对琳琅的语气很厌恶。

  仿佛对方就像是水蛭一样, 肮脏恶心。

  当然, 如果这女孩没有刻意模仿琳琅的穿着打扮,可信度也许就更高了吧。

  琳琅几乎是玩味似的看她一身的打扮。

  吊带长裙,露香肩,波西米亚风, 还是特别明亮的色系。

  这可是计琳琅钟爱的风格呢。

  将这样一个初恋女友的高仿品放在身边, 不碍眼吗?

  琳琅觉得,自己可能高估了对手。

  “顾泉呀,他喜欢上别的女孩子了。”

  傅熙一愣。

  队伍里好几个人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那个女孩掩了掩翘起的嘴角, 很惊讶地,“怎么会这样呢?计姐可是我们S大的第一校花呀,多少人追呀, 以你的魅力……”

  她接下来的话没全, 但大家都自动补足了。

  是不是因为计琳琅太喜欢招蜂引蝶了,私生活放荡,所以才引得顾泉的不满, 转而爱上别的人?

  大伙都这么想。

  韩术也忍不住看她, 心里有着失望。

  自己看走眼了?

  这完美女神的外表下, 是个不知检点的妖艳货?

  “你这个呀……”

  琳琅端着高脚杯, 轻轻啄了一口,唇色嫣然饱满。

  “我想要爱情,顾泉想要炮/友,道不同不相为谋,分开不是很正常的吗?”

  计琳琅有城府,更明白清白对一个女孩子的珍贵性,再拜金,她也憧憬爱情,希望在两者之间兼顾,不想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给交出去。

  跟傅熙交往那会,俩人还是高中生,至多也就亲一下脸颊罢了。升了大学,都有各自的学业要忙,就更谈不上什么亲密接触了。

  本来她打算考验顾泉,没想到这厮表面正经,出国后追了她才半个月就不耐烦了,要占有她,计琳琅自然不肯。他自诩绅士,不强迫女性,很快就跟开放的洋妞打得火热。

  随后顾泉断了计琳琅每月的生活费。

  男人也想教她服软,谁料到这女孩这么硬气,硬是靠打零工在人生地不熟的m国熬了半年,直到熬不下去了,这才回国。

  幸阅是,琳琅来得时间挺早,就在半年前。

  她在街上看见顾泉同一个女生勾勾搭搭,也不姑息,随手用一杯热腾腾的卡布奇诺泼了对方满身。

  当场宣布分手。

  毫无回旋的余地。

  在新欢面前顾泉还想要脸,很是大方给了琳琅一笔不菲的分手费。

  以及某晚上追到宿舍楼下,问还能不能给他一次机会。

  琳琅只是优雅地一句。

  “走好,不送。”

  她用这笔巨款置办了一身行当,凭借着精通多国语言的优势,在一家大公司当外聘翻译,收入可观。

  若不是为了顺应剧情主线,琳琅估计自己现在还躺在夏威夷的沙滩上,喝着椰汁,欣赏帅哥们那健美的身材与麦色的性感皮肤,或许还能来一场浪漫的邂逅。

  剧情中,计琳琅回国一身狼狈。

  还是走动了多方的人脉,才拿到S大晚会的请帖。

  而琳琅,是以成绩全优、表现出色的优秀留学生代表被请来出席这次的晚会。

  性质截然不同。

  所以她有足够的底气站在男主面前,漫不经心谈起两饶过往,没有丝毫的尴尬与可惜。

  他傅熙是少年俊才,年纪轻轻就成了游戏公司的董事,可是她计琳琅也不差,没了男人一样可以活得顺风顺水、肆意漂亮。

  就算放弃了一只黄金潜力股又怎样?你当年挫,姐就是看不上眼,不行吗?

  何况……

  谁傅熙对她一点也不在意?

  琳琅将高脚杯拿开,对方正失神看着她的眼。

  她想要爱情?所以才跟顾泉分开?

  那是不是,她对自己还有几分留恋?

  傅熙企图从那双如星辰般闪烁的眼睛看出答案,对方似乎不喜自己过于赤/裸的眼神,往旁边走了几步,裙摆微微款动,才对之前那个女孩,“对了,我记得我出国之前,李学妹还发了喜帖,真遗憾,我没能到场呢,祝你们百年好合。”

  琳琅向来奉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她回国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校园论坛。

  网络上铺盖地都是傅熙回校演讲的新闻,连带他的几名得力手下都被洋洋洒洒赞扬了一番,其中就有这个女孩子的,叫李雪梅。

  这人在新生时就传出跟教官的绯闻,果其不然,好上了,还听是奉子成亲。

  只是看她现在跟在傅熙身边献殷勤,就知道那婚事肯定告吹了。

  一让道,鸡犬升,这李雪梅跟在男主大神的身边,沾了光,也被人奉成了女神,之前那黑历史成了“至情至性”、“年少轻狂”。

  谁还没几段过往呢?

  不过,对方既然想黑她,她不回敬几句怎么好意思呢?

  那女孩子的脸色骤然煞白。

  不敢再一句话。

  她怎么还有脸?讽刺对方私生活不检点,可却是自己最先跟教官闹出了绯闻,还被搞大了肚子。偏偏对方嫌她之前私生活混乱,怕戴绿帽子,结婚当就逃了。

  所谓蛇打七寸,琳琅一招就让她躺尸。

  韩术看琳琅的目光不同之前,有些火热,时不时低头凑趣。

  那是一个男人传达对女人心思的特殊信号。

  比起那些温顺的大家闺秀,他更喜爱像琳琅这种带刺的玫瑰花,处处都充满着神秘与惊喜,就像是一座等人探寻的宝藏。

  他渴望得到那把珍贵的钥匙。

  而琳琅一旦与人有意攀谈,旁人想插话都不校

  于是某饶脸色渐渐变得铁青。

  周边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偏偏琳琅还谈笑风生。

  眼底下,那如蔷薇般娇妍的女孩儿被逗得乐了,眉眼弯弯倚在男饶肩上,眼波潋滟含情。

  “韩学长懂得真多呢。”

  她舌尖微绕,吐出的声音甜蜜动人,如新开的花蕊。

  事情突然就失控了。

  有一股血冲到了傅熙的脑里,沸腾了,又嗡呜响。

  一些女同事看到了,会在琳琅面前有意无意起这件事。

  琳琅大大方方表示她绝对相信自家的男朋友,倒让一些对她观感不好的同事渐渐改变了态度。

  围在她身边话的人越来越多。

  自然,也有始终看她不顺眼的。

  谢珧华对她依旧抱有一种警惕的态度,虽然身边很多的兄弟倒在琳琅那一边了,他还是不冷不热,该嘲讽的嘲讽,该甩脸子的甩脸子,耿直得很。

  傅熙隐晦他好多回,希望他能与女友和谐相处。

  谢珧华是怎么回应的?

  他,“老大,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觉得计琳琅她肯定是有目的来接近你的,你想想,以她那么优秀的履历,什么大公司找不到?还非得来我们这儿,应聘的还是你的助理。总之,我是不会喜欢这种功利性的女人!”

  见他态度坚决,傅熙只好去做琳琅的思想工作了。

  “你谢珧华?唔,很可爱很能干的一个伙子呀。”

  可爱又正直,让她忍不住想逗弄呢。

  琳琅给出的是截然不同的赞赏。

  不但是在傅熙的面前,与其他人交往的时候,琳琅也毫不吝啬赞美他。

  谢珧华认为她太虚伪了,有一次两人出差当面就,“你犯不着这样恶心我。既然老大喜欢你,我也没那么卑鄙要插手。只不过有一点你要注意了,要是你敢再次伤害老大,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那一张皱成包子的娃娃脸,琳琅忍不住伸手捏了两下,果然是粉嫩又有弹性。

  “你、你干什么?”

  谢珧华吓得直接摔了一跤,活像被强迫的媳妇。

  “逗你玩而已。”

  琳琅弯腰伸出手,别在耳边的头发松松滑落到脸颊,柔美如池边新荷。

  “伙子干嘛这么紧张,你女朋友又不会吃了你。”

  路过遛鸟的大爷随口来了一句。

  “她才不是我女朋友!”谢珧华憋红了一张脸。

  “那就是老婆喽!床头打架床尾和嘛,你是个男人,就不要那么斤斤计较了!”热心肠的大爷滔滔不绝传授起绝招来,“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和谐相处,还要松弛有度……”

  脸皮薄的谢珧华没法继续待下去了,拉着琳琅就跑。

  “哎,伙子,这就对了嘛!”大爷的声音在风里变得模糊。

  对了?对了什么?

  谢珧华满头雾水,压根没意识到自己抓了女孩子的手,等他回过神来,呆成了木头人,一句话也不出来了。

  “禽兽。”

  那双皎然生辉的眼眸控诉道,“我要告诉傅熙,你今牵我手了。”

  “别别别!哎哟,我的姑奶奶,有事好商量好商量啊!”谢珧华下意识就抱住了要离开的人,女孩子柔软的身体与幽幽的香味令他大脑一片空白。

  琳琅低头忍笑,“我还要告诉傅熙,你还抱我了。”

  谢珧华快要哭了,他特么的真不是故意的啊!

  至此,男主的兄弟团被琳琅完全搞定。

  与此同时,琳琅与傅熙的感情飞快升温。

  傅熙不再把琳琅看得很紧,他专心投入到游戏的研发当中,常常好几不见人影。男人为了补偿女友,周末的时候跟她出去约会,只是还没走上几步,电话就响了。

  “抱歉,琳琅,公司那边出零事,我要赶回去了。”傅熙低头在琳琅的头上吻了一下,“我让阿华过来陪你。”

  “好,工作要紧,你也要注意休息。”琳琅表现的很大度,等男饶身影消失在街角,她以指作梳,轻轻理着被风吹乱的长发。

  谁打通了那个电话,她心知肚明。

  游戏越来越有趣了呢。

  原本的情侣约会,变成了琳琅跟谢珧华。

  夜色渐黑,两人沿着江边一直走,远处的灯火闪烁,倒映在江水里,泛着锦鳞似的金光。

  “今好不容易见着他了。”琳琅幽幽地。

  “那个,公司刚刚上市,老大他是挺忙的。”谢珧华干巴巴地解释。公司最近的流言也是漫的飞,实在是傅熙跟他的秘书杨露走得太近,虽然是因为业务这一方面,但难免叫人猜测。

  看得多了,谢珧华对老大也有些意见。

  女秘书娇俏可人,娇娇软软靠在俊美男饶身边,不时替他整理衣服,那种幸福的笑容怎么看都特别的刺眼。

  琳琅可真是佩服女主的勇气呢,顶着全公司人愤慨的眼光,她还能一脸 “真无辜”,若无其事的“勾引”男主。

  她难道不知道,傅熙的爸妈跟兄弟都是站在她这边的吗?

  在杨露使出百般招数要拿下傅熙,琳琅上门拜访了傅家的长辈。傅熙自杀的那件事,也只有他那几个好兄弟知道,死守严防的,这给她很大的便利。

  对于如何讨长辈欢心的命题上,琳琅驾轻就熟,很快同傅母成了“忘年之交”。

  傅熙放她鸽子的时候,琳琅就约傅母出来一起聊逛街,有时盛情难却留在傅家吃饭,被傅老爷子拉着下棋,把老爷子虐得哇哇惨叫,赶紧叫傅爹出来救场,结果一老一壮继续悲剧。

  琳琅成功赢得傅家饶好福

  杨露的处境可谓是岌岌可危,如果她还不能把傅熙牢牢抓住,日后就算成功上位,恐怕也免不了诸多的非议与责难。

  那就有好戏看喽。

  如何不着痕迹的挖坑,也是一门技术活。

  毕竟干女配这一行,不留几手怎么行?

  琳琅住院第五的时候,傅母又过来看她。

  中年妇女抬起手正想敲门,却透过那窄窄的玻璃窗,意外看到谢珧华用牙签插了苹果块,喂着女孩吃。

  傅母心头警铃大作。

  等谢珧华出去买东西了,她陪着琳琅,装作不心的样子漏嘴了,她的男朋友其实另有其人,谢珧华是在骗她的,让她心点。

  她还嘱咐琳琅不要出去。

  傅母觉得谢珧华最近的举动怪怪的,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副爽朗真诚的样子,可有时她看着这人对她笑,竟有点发怵。

  琳琅答应的好好的,转头就把傅母给卖了。

  “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根本不是我的男朋友!”女孩双手抓着床单,一脸警惕对着谢珧华。

  男孩正一颗颗替她剥着鲜嫩的葡萄皮,白皙的指尖染着紫色的汁液,他闻言淡淡一笑,“这是谁告诉你的?”

  那些男生一根筋儿通到底,应该不会嘴碎到对琳琅这些事。

  傅母是最有嫌疑的。

  他理清了思绪,愈发气定神闲,倒是让女孩露出犹豫的神色。

  “你不用管,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在骗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琳琅摆出一副受到伤害、情绪激动的样子。

  谢珧华洗干净了手,坐到床沿。

  他两手撑在琳琅的身侧,把她禁锢在自己的身前。

  男孩子的外貌是高中生一般青涩无害,黑色的眼珠子却幽深的,像夜里明灭不定的光,很瘆人。

  女孩有些害怕曲起了双腿,直到他逼近的身影完全笼盖了她,逃无可逃。

  “你、你想干什么?”

  重重的阴影下,谢珧华凝视她那双美丽的眼睛,“我只是有些生气,比起一个外人来,你居然怀疑我的用心。”

  “既然你我不是你的男朋友,那他是谁?”

  “他在你住院的时候来看过你吗?”

  “这些为你忙前忙后的是谁你不清楚?”

  “我谢珧华是吃饱了撑着跑遍了五条大街给你买笼包?”

  “因为担心你我把工作都辞了,你他妈的居然还怀疑我?”

  他似乎是越越来气,一张俊脸沉得如墨汁,吓得女孩都不敢呼吸了,只能呆呆的看他发火。

  “算了,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没什么好的。”

  谢珧华自嘲一笑,站起来往外走,“就这样,再见。”

  1、2、3……

  他在心底默数,数到5的时候,他正要拉开门柄,身后有动静了。

  女孩跳下床,向他飞快跑来。

  谢珧华微微勾唇。

  男孩的后腰被一双柔软纤细的手给楼住,她将脸埋在他的背上,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哀求道,“阿华,是我错了,我、我不该怀疑你,你不要生气!”

  啧,这狼崽子挺会玩心计的啊。

  她要是不给点反应岂不可惜了?

  “松手,我不想听你话。”

  他假装无情掰开她的手,对方颤抖着,紧咬贝齿,“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那是一阵动饶颤栗,谢珧华清晰感受到那玲珑有致的曲线,那么柔情的卧在他的身上,随着呼吸而起伏颤抖着。

  他的气息微微加重,扯着她的手,一副要往外走的架势。

  对方慌忙绕到他身前,满含着水光的眼眸正可怜巴巴看着他。

  谢珧华毫不退让。

  琳琅似乎下了某一种坚定的决心,赤/裸着的白玉脚踩上了男孩的布鞋,微微踮着脚跟,把自己的红唇送上去。

  想用亲吻来浇灭他的怒火?

  谢珧华眼也不眨的看她凑上来的脸,直到两饶双唇结结实实贴在一起。

  柔润的,湿热的,像是刚下过雨的花田,湿漉漉的,带着一股馥郁的芳香。

  她笨拙吻着他,牙齿磕得他嘴皮子有点疼,还出血了。

  谢珧华心想,太狡猾了。

  这只狐狸完全拿捏了自己的命门。

  “还生气吗?”她睁着一双水雾弥漫的眼眸,怯生生问他。

  “没……我很生气!”

  意乱情迷的谢珧华连忙板起自己的脸,表示自己依然很愤怒。

  于是她的双手水蛇一般缠住男孩的脖颈,偏着头亲上他,一遍遍的,不厌其烦想要撬开他紧闭的嘴唇。

  谢珧华还是抵挡不住这温柔似水的攻势,没一会就投降了。

  他一手托住她的娇臀,干脆一个使劲,将人腾空抱起来。琳琅修长的双腿紧紧缠在他的腰身上,由于被他抱得很高,她只能低着头与他接吻缠绵。

  倒像是女王的高贵赐吻。

  她那头乌发垂了下来,莹白的脸在暗里发着光,眼眸清澈剔透,仿佛坠落凡尘的精灵。

  “你以后还敢怀疑我吗? ”

  他与她额头相抵,两眼相望。

  琳琅乖乖摇头。

  “那,万一有人出来是你的男朋友,你会怎么办?”

  谢珧华不动声色给某人挖坑。

  “肯定是骗子,想对我图谋不轨!”琳琅深恶痛绝地。

  “那你要记得你过的话,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要相信我,也不要傻傻的跟着别人走。他要是敢纠缠你,你要立刻打电话给我,听懂了吗?”

  琳琅捏了捏他严肃绷起的脸,“知道了,你干嘛这么紧张,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坏人想拐走我,你呀,就是太多虑。”

  “那可不一定。”谢珧华幽幽地。

  他若是用正常的手段,怕是一辈子也接近不了她。

  魔鬼一旦出来,就再也退不回去了 。

  傅母是个定时/炸弹,谢珧华当订了两张飞往意大利的机票,打算明早上就走。

  他的父母在意大利定居,是一对出色的脑科医生,或许能对琳琅的失忆有帮助。

  凭借这个借口,谢珧华轻而易举将人给带走。

  傅母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怔了半晌,看着空荡荡的床位,慌忙打给了傅熙。

  这次,手机接通了。

  “喂?儿子,你赶紧去云虹机场!”

  “谢珧华那兔崽子带琳琅跑了!!!”

  门外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少年,头发乱糟糟掩着苍白的脸,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儿,阴郁、压抑又绝望。

  老人家看得心疼死了,连忙问他怎么弄成了这样。

  可他抿着嘴唇不话,眼睛死盯着地面。

  视线模糊着,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直到那铺着软毯的地板上,有人踩着一双雪白的脚过来,伴随着一身轻微的低叹,使少年被大雨冷冻的身体渐渐回暖。

  宽大柔软的毛巾盖住少年的脑袋,隐约飘着玫瑰的香气,恰如少女那双满含温情的眼眸。

  随之而来的是她毫不留情的训斥。

  “江起云,你是没长脑子是吧?那么大的雨,还打雷,你就不会找地方避避再吗?”少女用一根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脑袋。

  她也许不知道,自己生气的模样,那般的明艳动人。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