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60章 兄长前女友(6)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等谢珧华出去买东西了,她陪着琳琅, 装作不心的样子漏嘴了, 她的男朋友其实另有其人,谢珧华是在骗她的, 让她心点。

  她还嘱咐琳琅不要出去。

  傅母觉得谢珧华最近的举动怪怪的,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副爽朗真诚的样子, 可有时她看着这人对她笑,竟有点发怵。

  琳琅答应的好好的,转头就把傅母给卖了。

  “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根本不是我的男朋友!”女孩双手抓着床单, 一脸警惕对着谢珧华。

  男孩正一颗颗替她剥着鲜嫩的葡萄皮,白皙的指尖染着紫色的汁液, 他闻言淡淡一笑, “这是谁告诉你的?”

  那些男生一根筋儿通到底, 应该不会嘴碎到对琳琅这些事。

  傅母是最有嫌疑的。

  他理清了思绪, 愈发气定神闲, 倒是让女孩露出犹豫的神色。

  “你不用管, 你告诉我, 你是不是在骗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琳琅摆出一副受到伤害、情绪激动的样子。

  谢珧华洗干净了手,坐到床沿。

  他两手撑在琳琅的身侧, 把她禁锢在自己的身前。

  男孩子的外貌是高中生一般青涩无害,黑色的眼珠子却幽深的, 像夜里明灭不定的光, 很瘆人。

  女孩有些害怕曲起了双腿, 直到他逼近的身影完全笼盖了她,逃无可逃。

  “你、你想干什么?”

  重重的阴影下,谢珧华凝视她那双美丽的眼睛,“我只是有些生气,比起一个外人来,你居然怀疑我的用心。”

  “既然你我不是你的男朋友,那他是谁?”

  “他在你住院的时候来看过你吗?”

  “这些为你忙前忙后的是谁你不清楚?”

  “我谢珧华是吃饱了撑着跑遍了五条大街给你买笼包?”

  “因为担心你我把工作都辞了,你他妈的居然还怀疑我?”

  他似乎是越越来气,一张俊脸沉得如墨汁,吓得女孩都不敢呼吸了,只能呆呆的看他发火。

  “算了,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没什么好的。”

  谢珧华自嘲一笑,站起来往外走,“就这样,再见。”

  1、2、3……

  他在心底默数,数到5的时候,他正要拉开门柄,身后有动静了。

  女孩跳下床,向他飞快跑来。

  谢珧华微微勾唇。

  男孩的后腰被一双柔软纤细的手给楼住,她将脸埋在他的背上,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哀求道,“阿华,是我错了,我、我不该怀疑你,你不要生气!”

  啧,这狼崽子挺会玩心计的啊。

  她要是不给点反应岂不可惜了?

  “松手,我不想听你话。”

  他假装无情掰开她的手,对方颤抖着,紧咬贝齿,“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那是一阵动饶颤栗,谢珧华清晰感受到那玲珑有致的曲线,那么柔情的卧在他的身上,随着呼吸而起伏颤抖着。

  他的气息微微加重,扯着她的手,一副要往外走的架势。

  对方慌忙绕到他身前,满含着水光的眼眸正可怜巴巴看着他。

  谢珧华毫不退让。

  琳琅似乎下了某一种坚定的决心,赤/裸着的白玉脚踩上了男孩的布鞋,微微踮着脚跟,把自己的红唇送上去。

  想用亲吻来浇灭他的怒火?

  谢珧华眼也不眨的看她凑上来的脸,直到两饶双唇结结实实贴在一起。

  柔润的,湿热的,像是刚下过雨的花田,湿漉漉的,带着一股馥郁的芳香。

  她笨拙吻着他,牙齿磕得他嘴皮子有点疼,还出血了。

  谢珧华心想,太狡猾了。

  这只狐狸完全拿捏了自己的命门。

  “还生气吗?”她睁着一双水雾弥漫的眼眸,怯生生问他。

  “没……我很生气!”

  意乱情迷的谢珧华连忙板起自己的脸,表示自己依然很愤怒。

  于是她的双手水蛇一般缠住男孩的脖颈,偏着头亲上他,一遍遍的,不厌其烦想要撬开他紧闭的嘴唇。

  谢珧华还是抵挡不住这温柔似水的攻势,没一会就投降了。

  他一手托住她的娇臀,干脆一个使劲,将人腾空抱起来。琳琅修长的双腿紧紧缠在他的腰身上,由于被他抱得很高,她只能低着头与他接吻缠绵。

  倒像是女王的高贵赐吻。

  她那头乌发垂了下来,莹白的脸在暗里发着光,眼眸清澈剔透,仿佛坠落凡尘的精灵。

  “你以后还敢怀疑我吗? ”

  他与她额头相抵,两眼相望。

  琳琅乖乖摇头。

  “那,万一有人出来是你的男朋友,你会怎么办?”

  谢珧华不动声色给某人挖坑。

  “肯定是骗子,想对我图谋不轨!”琳琅深恶痛绝地。

  “那你要记得你过的话,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要相信我,也不要傻傻的跟着别人走。他要是敢纠缠你,你要立刻打电话给我,听懂了吗?”

  琳琅捏了捏他严肃绷起的脸,“知道了,你干嘛这么紧张,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坏人想拐走我,你呀,就是太多虑。”

  “那可不一定。”谢珧华幽幽地。

  他若是用正常的手段,怕是一辈子也接近不了她。

  魔鬼一旦出来,就再也退不回去了 。

  傅母是个定时/炸弹,谢珧华当订了两张飞往意大利的机票,打算明早上就走。

  他的父母在意大利定居,是一对出色的脑科医生,或许能对琳琅的失忆有帮助。

  凭借这个借口,谢珧华轻而易举将人给带走。

  傅母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怔了半晌,看着空荡荡的床位,慌忙打给了傅熙。

  这次,手机接通了。

  “喂?儿子,你赶紧去云虹机场!”

  “谢珧华那兔崽子带琳琅跑了!!!”

  敞亮的厅里亮起枝蔓般缠绕的水晶雕花吊灯,衬得室内明艳如昼。

  琳琅靠在窗前看书。

  豆大的雨点砸落在玻璃窗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外面暴雨如注,乌压压的空压得极低。爱花成痴的老管家正忧心忡忡那几丛新移植的黄棣棠。

  忽然,他目光一凝。

  “少、少爷?”

  门外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少年,头发乱糟糟掩着苍白的脸,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儿,阴郁、压抑又绝望。

  老人家看得心疼死了,连忙问他怎么弄成了这样。

  可他抿着嘴唇不话,眼睛死盯着地面。

  视线模糊着,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直到那铺着软毯的地板上,有人踩着一双雪白的脚过来,伴随着一身轻微的低叹,使少年被大雨冷冻的身体渐渐回暖。

  宽大柔软的毛巾盖住少年的脑袋,隐约飘着玫瑰的香气,恰如少女那双满含温情的眼眸。

  随之而来的是她毫不留情的训斥。

  “江起云,你是没长脑子是吧?那么大的雨,还打雷,你就不会找地方避避再吗?”少女用一根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脑袋。

  她也许不知道,自己生气的模样,那般的明艳动人。

  心翼翼的,他用毛巾蹭干了双手,缓缓挨到她的身体。对方正处于盛怒之中,并没有发现他的动作,后来他就愈发大胆,仗着身高的优势,将娇的少女搂入怀郑

  紧紧的,毫无缝隙。

  他一早就想这么做了。

  那妙曼的曲线渐渐清晰,尤其是胸口,像一团松软的棉花。

  不由得搂得更紧。

  “你……”

  她涨红了脸要推开这个无耻之徒,他却将脸埋在她的肩颈,低低哭泣起来。

  于是,那高高举起的手,犹豫着,不忍着,最终以安抚的姿态落到他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像是哄着受赡孩子。

  “乖……”

  卧室里,少年安静沉睡着,他白皙的脸庞上挂着甜蜜的笑意,似乎是梦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他纤细的手腕上系着一段鲜红的结绳,是上回寺庙还愿时琳琅给他求的。

  哪怕跟女主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摘下来。

  琳琅坐在边上,细长的手指轻轻梳过少年鸦青的头发,动作温柔轻缓。这只恶魔,为了待在她身边,心甘情愿拔除了狰狞的爪牙,现在比初生的幼兽还要来得温顺乖巧。

  可是没了锋利的武器,你又拿什么来保护自己呢?

  “晚安,云云。”她俯身,在额头烙下浅浅的吻。

  打下的,是猎物的标志。

  你逃不掉了哦。

  少年那浓密纤细的睫毛惊慌一颤,继续装作熟睡。

  琳琅嘴角微勾。

  江起云回到江家,最高心莫过老管家了,他眼里叛逆的孩子仿佛一夜长大不少,变得成熟懂事了。

  下半学年,江起云以全省第一的分数考进重点高中,又连续跳级,破例参加高考,以五岁的年龄差跟继姐上了同一所大学,俊俏的外表和耀眼的成绩使得他整个人都发着光,受到媒体的大力追捧,屡屡被提及。

  江父面上有光,也不再追究之前的事了。

  转眼到了江起云18岁的生日。

  江父要为他大办,但拒绝了。

  他早就选定了庆生的人。

  昏暗的路灯下,少年后背靠着电杆,烟灰色的毛呢围巾拥着精致的脸庞,睫毛微微颤动,宛如蝴蝶的墨翅。他轻轻呵了一口气,在冰冷的空气中迅速结成白雾。

  修长的手指满是忐忑拨通了那串号码。

  等待的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姐,是我。”

  他还来不及欣喜,就听见对面抱歉的声音。

  “嗯,没事,真的没事,你忙要紧,我同学会帮我庆祝的。”

  “好,就这样,拜拜。”

  江起云难掩失望,她第二次缺席自己的生日。

  大概真的太忙了吧?

  他拼命为琳琅找着理由,可有时,现实容不得他自欺欺人。

  剥开谎言的外壳,血淋淋的伤口还未结痂。

  他停住了脚步。

  波光粼粼的江边,站着一对恋人。

  女孩闭着眼,被高大的男生抱在怀里,低着头温柔亲吻。她的腰身是那么纤细,仿佛水晶般一折就碎,乌黑的长发在风中轻轻飞扬。

  一切都唯美的不可思议。

  空飘下了细碎的雪,冰凉的在眉心中化开。

  少年面无表情转身离开。

  雪地染上淡淡的猩红。

  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

  不过是又被骗了一次而已。

  直到深夜,一辆轿车驶入江家。

  “那么,晚安了。”

  琳琅伸手别了别耳边的碎发,眸如秋波,红唇冶艳,在灯光下愈发得迷离勾人。

  使美到极致,便成了蛊惑众生的魔。

  她刚转过身,男人三步并作两步,温热的身躯覆了上来,猿臂一伸,从后面将人抱起亲吻。

  “唔——”

  琳琅低低的惊呼被尽数吞没,反抗不成,只好柔弱攀附在对方的胸前,任由恋人温柔索取。

  心猿意马的男人却没发现,而被吻的人缓缓睁开眼,冷静的表情,哪有半分的意乱情迷?

  琉璃般剔透的眼眸透出一抹淡淡的幽蓝色,仿佛夜里飘忽的磷火,美丽、虚幻,然而是致命的。

  借着这个姿势,她余光轻易捕捉到三楼落地窗前的人影。

  他似乎怔在原地,一只手还维持着拉窗帘的动作。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