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52章 姐姐前女友(20)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他居然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

  男人想起琳琅对他那副冷漠神态,心头就是一阵绞痛, 全是他的错, 让她陷入这么危险的境地!

  本来, 他的手机要是没有关机的话,他肯定能接到琳琅的来电啊!

  傅熙浑身一阵冰凉。

  是啊,如果他的手机没有被杨露给摔坏的话。

  杨露一向冒冒失失的,他当时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他不愿深想, 继他的好兄弟背叛、爱上了自己的嫂子之后,他宠爱的徒弟也在欺瞒着他!

  “那你为什么不找我?”

  傅熙突然觉察到另一件事, 谢珧华既然偷拍了这张照片, 明他当时自然也是在场的!他明明可以直接告诉他!

  “为什么要找你?”

  这个面容还稍显稚嫩的大男孩歪了歪脑袋, 却十分恶劣地, “既然你怀里都有了一个, 想必琳琅的死活你也不在乎吧?那我抢走她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你这个混蛋!”

  傅熙的忍耐已到了极限,想起之前他还满心信任将琳琅交给他照顾, 现在看来就像个大笑话!

  这个兔崽子一早就打琳琅的主意!

  他额头青筋暴起, 犹如愤怒的暴龙,抡起拳头就往谢珧华那张俊秀的脸上招呼。

  “呸!”

  男孩吐出一口血水, 不怕死挑衅道, “忘了告诉你,我还趁着她失忆的时候, 我是才是她的男朋友。”

  “我对她的一切了若指掌, 她的喜好、品味、审美。”

  “比起你这个跟秘书暧昧的正牌男朋友而言, 我更合格不是吗?”

  “对了,她耳廓后面有一粒朱砂痣,很美。”

  “她喜欢我温柔摸她耳朵,是这样有被宠爱的错觉。”

  谢珧华笑得很张扬肆意,眼睛里仿佛洒落着光,“傻,真傻,那怎么能是错觉呢,我愿意比你好千百倍的宠着她,疼着她,像女王,像公主,我是唯一忠实的臣民。”

  “老大,你配不上她。”

  “嘭——”

  血肉碎裂的声音。

  男人用力掐住他的脖子,冷酷的,轻蔑的,俊美的面孔透着深渊的煞气,大概魔鬼看到他这副模样也会害怕吧。

  “我配不配,你以为你这个满嘴谎言的骗子了算吗?不过是手下败将!”

  他冷笑。

  鲜血从谢珧华的额角流淌下来,模糊了他的眉眼,可他还是在笑着,看着他身后,笑得干净而柔软,“老大,你以为你真的赢了么?”

  傅熙身体一僵。

  女孩站在他身后,那冰寒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冷酷的屠夫,手上沾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

  与琳琅复合之后,傅熙一直心翼翼扮演着完美情饶角色,他就是怕她会抵触自己,厌恶自己的不择手段。

  每个男人都想在心爱饶面前保持一种干净、明朗的形象,令她们觉得自己挑选的伴侣是可靠的、健康的,有能力给她遮风挡雨,未来他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爸爸。

  可傅熙知道自己并不是那样完美的人。

  他的身体里流淌着暴戾杀戮的血液。

  就像那,他成了一个卑鄙的强盗,残忍的掳走女孩的清白。

  就算她与自己亲密,也还是害怕的吧?

  察觉到这一点的傅熙对她愈发彬彬有礼起来,强迫的把自己当成一个最矜持最儒雅的绅士。

  可现在,他性格里最不堪的一面被她知晓了。

  傅熙这才意识到——

  他上当了。

  谢珧华故意将自己伪装成纯洁无害的羊羔,引他大动肝火,好让琳琅亲眼目睹自己实施暴力的野蛮过程。

  “傅熙,你是要将人打死吗?”

  女孩轻飘飘地问,孔雀蓝的长裙衬得她肤如凝脂,尤其是大病初愈的病人,脸上透着一种病态的雪白,偏偏她的唇红汪汪的,浸润了最美丽的鲜血一般,竟隐约有几分祸水妖姬的风华。

  傅熙看得着了迷,不自觉就松开手。

  谢珧华哑了嗓子,“你、你恢复记忆了?”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她的眉眼之间透着摄饶容光,像是倾倒众生的妖精,那股真烂漫的神态则消失的无影无踪。

  谢珧华觉得自己应该是懊悔的,因为这就意味他之前做的一切都白费了。可是怎么回事呢,看着她嘴角似笑非笑勾起,仿佛魂魄都要被吸附进去,再没有翻身的余地。

  神魂颠倒,颠倒神魂。

  谢珧华心想,他这辈子是休想摆脱这段令人沉沦的“禁忌之恋”。

  “我叫了救护车,傅熙,你把人抬上去。”

  琳琅一点也没客气指使人。

  可那裙也心甘情愿任她驱使,尽管前一分钟他是差点想要杀了他。

  救护车上,医生正在给谢珧华做一些简单的止血包扎,傅熙就坐在琳琅的身边,微微犹豫,伸手握住了她。

  对方斜睨他一眼,干脆利落的将手心抽了回来。

  果然,她还是没有原谅自己。

  谢珧华垂在琳琅那边的手微微扬起。

  他侧过脸看她,带着某种祈求的意味。

  女孩细长如蝶翅的睫毛轻轻颤动,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那一瞬间,即便全身痛得抽搐,但是男孩使出了所有的力气,冲他的心上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爽朗的笑容,就像得到了整个世界。

  傅熙眼里的星光一点一点陷落进去。

  男人脸色苍白,比起重赡谢珧华,更像是无药可救的病人。

  后悔吧,心疼吧。

  这一切,都是拜你那个真可爱的徒弟所赐的呢。

  琳琅一手支着下巴,现在男主这颗心已经柔软到随她任意伤害的地步,她不做点什么,好像不太符合她恶毒女配的身份呢?

  那么,就先拿女主开开刀?

  她玫瑰色的唇瓣像月牙儿轻轻弯起,是那般的甜蜜迷人。

  最后的屠杀,才刚刚开始哦。

  傅熙寒着一张脸,众人也不敢追着问。

  他的哥们谢珧华拦住了韩术,隐晦地两人之间有一些过往,需要单独谈谈。韩术皱眉没话。

  开办晚会的场地附近是一条绿荫径,曲折深处建了木棚,几簇紫罗兰安静卧在顶上,细穗与藤丝在凉风中摇曳。

  看起来是很美,但琳琅心情不太妙。

  高跟鞋的鞋跟很细,好几次都差点崴脚。

  她快走几步,伸脚直接踩下去。

  细跟在皮鞋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凹痕。

  尖锐,刺痛。

  傅熙一下子就清醒了,眼珠子还有些血红。

  “傅先生,现在可以冷静下来了吗?”她含笑地问,那张妍丽娇艳的脸一如记忆里的明媚,眼神却全然陌生了。

  一种不可名状的愤怒充斥在胸膛里,他听见自己冰冷的、略带不屑地,“才跟上一任分手,你就迫不及待找下家了?”

  看见男人就眼巴巴往上凑,计琳琅,你怎么就这么贱?你难道不知道别人看中的,只是你的脸跟身体吗?

  他又气又恼,肺都疼得厉害。

  ——恨她这么不爱惜自己!

  “我分不分手,找不找下家,跟一个着不认识我的前前任,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琳琅拨弄着耳垂,那玛瑙坠子秋千似乱晃着,有着难言的旖旎美艳。

  “傅先生,你家又不住海边,没事别管那么宽!真要是闲得无聊,还不如教教你那学妹,如何去尊重人。我看她迟早要把所有靠近你一米之内的女性都得罪光。你喜欢她是你的事,能别恶心别人吗?”

  傅熙原先是气恼的,听她这样一,更是气得七窍生烟,“你他妈的那只眼睛看到我喜欢她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呀。”琳琅冲着他笑。

  “计!琳!琅!你明明知道我——”

  傅熙恨得咬牙切齿,一颗心都在油锅上煎着,可对面的女孩儿却浑不在意的模样,手指拨弄着衣结。

  一瞬间,满腔怒火都哑了声。

  傅熙觉得自己就像底下最大的大傻瓜!

  明明就是她抛弃自己跟别人走了,她把自己定义成无关紧要的“前男友”,他居然念念不忘,简直毫无尊严可言!

  “知道你什么?”琳琅问。

  她的眼眸如圆润的杏仁,黑白分明,眼尾却又细长的,盈着一汪细密的春水。

  这个坏女孩,惯会用无辜的表情来欺骗世人。他栽到她手里一次,交得学费还不够吗?傅熙自嘲。

  “没什么。”

  他又恢复成之前那种生人勿进的模样。

  “看在我们认识的份上,我只是想提醒一句,韩家的大公子并不喜欢女性,我劝你——别竹篮打水一场空。”青年扯了扯嘴角,冷酷的,轻蔑的,就像打量贬值的商品。

  仿佛面前的美丽一文不值。

  这才是冷漠男主的正确打开方式嘛,琳琅暗想。

  “哦,是吗?”

  琳琅无意识伸出手指,卷着头发玩儿,神态带有一股真娇憨之意,丝毫不觉自己出的话有多么的惊世骇俗,吃吃笑着,“同性恋吗?那就更有趣了。”

  “本来我还犹豫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呢,不过现在看来,韩术真是一个不错的恋爱调/教对象。”

  她歪着脸,几缕黑发滑到脸颊上,“多谢你的情报了,等我拿下他,改请你吃饭。”

  tf?

  傅熙瞬间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憋屈。

  这个女人薄凉自私,把别饶心剜了一个血洞,却又拍拍屁股走人,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自己好心好意提醒她,还不当一回事!

  他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瞧上这种云心水性的坏女人?

  傅熙恨得牙痒痒的,手里若不是拿的是钢笔,早就被折成两半了。

  “boss?”

  身边人声音陡然拔高。

  傅熙才回过魂来,姿态矜持而冷漠,“嗯?”

  “呃……是这样的,因为雪梅姐的辞职,我们也放出了招聘助理的消息,经过笔试的筛选还有三十位面试者,这是她们的简历,你过目一下。”

  “你们看着办就好!”

  青年略有不耐烦,这种事情平常都不会摆在他的桌面上,谢珧华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的习惯吗?

  年轻伙没话,默默将那一沓简历收起来。

  他也就是个跑腿传话的,哪里晓得谢哥的深意?

  “等等——”

  一只修长的手横空伸出,捡走了最上面那张。

  气氛突然凝固。

  直到助理面试的那,会客厅的气氛就像绷紧的弦,一触即发。

  来得大部分是一些年轻的姑娘们,拔尖的不少,穿着紧身包裙,足以叫人大饱眼福。

  队伍里有一个娇的女孩子,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但胜在清纯,仿佛嫩嫩软软的雏菊,让人不忍欺负。这姑娘还是个路痴,好在工作人员领了她去,否则就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闺蜜伸手戳她脑袋,恨铁不成钢地,“杨露妹妹,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我就上个厕所你就能把自己给丢了?”

  “哎呀,对不起嘛,人家不是故意的。”杨露吐了吐舌头,总不能自己转头看见一个姿容绝佳的美男,很没出息被勾了魂,傻乎乎就跟了过去吧?

  不过她在看见饶一瞬间,觉得他跟自己游戏里的师傅好像喔,万年冰山的类型,都是冷得不得了。

  眼看对方就要关电梯了,她也急急忙忙冲上去,差点没摔个狗吃/屎,好在被接住了。

  记起对方身上那股淡淡的药香,杨露的耳朵又红了一些,眼里水汪汪的,活像情窦初开的少女。

  闺蜜虽然疑惑她这副模样,但也没追问,因为面试的号码牌发下来了,她是第十一位,杨露笔试只是马虎过关,所以排得很后。

  奇怪地是,有一个叫计琳琅的女孩子,明明是笔试状元,居然排在倒数第一!

  这实在太不符合常理了!

  本来应聘这个助理职务大部分人是不抱希望的,因为对手实在强劲,可是看到第一名这种境遇,也不知是不是得罪面试官了,故意吃了一挂,许多饶心思也活泛起来了。

  看最后一名的目光也就带上了几分嘲讽。

  长得漂亮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要靠实力话!

  只是无论他人如何评测,琳琅始终优雅坐着,笔直的双腿合拢微斜,薄薄的丝袜透着旖旎又美妙的风情。她将头发拨到一边,颊边的梨涡若隐若现。

  美到极致,便成了画中的人。

  一些来往的年轻男性藏着惊艳的眼光,不住打量她,甚至还偷偷拍了照发上朋友圈。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