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49章 姐姐前女友(17)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琳琅坐着出租车到了游戏见面会的地点, 一家有名的连锁酒店。

  好几个年轻人笑着经过她身边。

  琳琅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比如游戏里的第一大神跟他的徒儿终于露面了,两人看起来很般配, 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她嘴角微勾。

  剧情里, 计琳琅在这一晚上被拖入狼窝。

  她在见面会上喝下了加料的酒水,紧接着不省人事。第二醒来的时候, 大批人不分青红皂白的闯进房间里看热闹,而她的前男友脸色冷冷看着她, 却温柔伸手遮住了新欢的眼睛, 不让她看到这肮脏的一幕。

  一切都巧合得可怕。

  其中有没有傅熙的手笔, 谁知道呢。

  男人若是无情起来, 六亲不认都正常, 何况只是一个死缠烂打的前女友?

  琳琅走向前台, 第一时间亮出了自己的身份,“你好, 我是傅熙的女朋友,现在有事找他, 能带我去一下他的房间吗?”

  前台姐立刻拿出钥匙,显得很冷静,“这是那位先生的房间。”

  看样子是按吩咐办事呢。

  琳琅明知道傅熙现在最有可能的是跟一大帮人吃饭,她依旧按着剧情原本的轨迹到了那一间房。

  房门一开,有一个胖子带着股汗臭味扑了上来。

  很好, 她的断子绝孙脚要派上用场了。

  另一边, 看着琳琅坐的那辆车走了, 谢珧华又打了个电话通知傅家人。

  然而连一向磨叽的傅老爷子都来了,琳琅还是不见踪影。

  “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有人嘀咕道。

  “李元你这乌鸦嘴!”

  一股不安的气氛渐渐弥漫开来。

  谢珧华忍不住了,给琳琅打了一通电话,没接。

  拨给傅熙的是关机。

  指针指向三十分的时候,谢珧华突然接到琳琅的来电。

  “喂?嫂子?”

  手机里是一阵杂音,突然传来清脆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摔破了。

  谢珧华隐约听到了哭声,脸色猛然一变,“糟了,嫂子出事了!”

  着就拨开靠在门边上的李元,像头猎豹一样冲出去。个头结实的男生们纷纷跟着他跑出去。

  “嘭——”

  红色木门被一脚踢开,一群人惊愕看着闯进来的谢珧华。

  傅熙正低头扶着喝着醉醺醺的杨露,对方像只章鱼一样盘在他的身上,叫男人哭笑不得。

  “师傅,我喜欢你呀!”杨露眯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睛,粉嫩的脸颊上窝着两团醉饶红云,“很喜欢,很喜欢你呀!”她夸张比了个姿势,“像大海一样那么多,满得要溢出来了呢。”

  “你喝醉了,露露。”傅熙抚额。

  “我没醉!快,你喜不喜欢我!”她作势要继续喝酒,傅熙拿她没办法,哄着道,“好,我最喜欢露露了,别喝了,乖。”

  杨露心满意足趴在男饶胸口。

  “我听你的。”

  远远看去就像一对如胶似漆的恋人。

  门外的谢珧华从头到脚冰冷一片。

  琳琅现在遭遇了不测,而他最尊重的老大,却在哄着另一个图谋不轨的女生。

  心里有一头凶兽蠢蠢欲动。

  他拿出手机,神情幽冷按下了拍摄键。

  “喂,你这人……”

  有人想要制止他,谢珧华拔腿就跑。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到琳琅!

  在楼梯间,他敏锐发现了一处血迹。

  用手指擦拭了一下,还是热的,没有凝住。

  他立马顺着这血迹爬上顶楼,男饶咒骂声越来越清晰。

  “贱女人,别让老子逮到,不然老子玩死你!”

  在谢珧华的视线中,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高高举起一张凳子,正在拼命撞着那扇通往顶楼的门,浑身的肥肉还在抖动着。

  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夺了那条板凳,将满嘴污言秽语的男人一脚踹下了楼梯,咕噜几声,像滚雪球一样。

  胖子骂骂咧咧的,还没爬起来就被后面赶来的兄弟按住了。

  冷不防见到这么多面露凶光的青壮年,胖子一下子就懵了,屁滚尿流求饶,“这个不关我的事,我是被人叫来的!”

  谢珧华直觉里面有问题,但来不及想了,他咬着牙,用身体砸开了顶楼的木门,一个踉跄,扶着栏杆站稳了。

  这里没人?

  他皱着眉打量着幽黑的环境,堆着杂物的那个角落引起了注意。他心翼翼搬开那些东西,逐渐露出了里头蜷缩的人影。

  “嫂子……”他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啊!别碰我!滚开,你别碰我!你这人渣!”琳琅就像疯了一样,对着来人又抓又踹,完全不受控制。男孩只好将她的脑袋紧紧摁在胸口,扯着嗓门大声喊道,“你别怕,是我,谢珧华,阿华!我来找你了!没有人可以欺负你的!”

  他一遍遍重复着给她保证。

  对方的动作一顿,缓缓抬起头,似是不敢置信,“阿华?”

  她眼角有一道殷红的血痕,那双宛若春月秋水的眼睛透着深深的恐惧,“阿华,是你吗?”谢珧华心里一阵抽痛,现在就想冲下去将那个下作的家伙碎尸万段。

  “是我,琳琅,我来了。你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

  他温柔摸着她的头发,希望以此能减轻她的惊慌。

  他没有再喊嫂子,因为傅熙他不配拥有她。

  他不配。

  对方突然崩溃,捶着他胸口大叫,“你为什么现在才来?为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很害怕啊,打你的电话又不通,那个什么见面会真的那么重要吗?!你明明永远不关机的,为什么要骗我!你这个大骗子!”

  此时此刻,她哭得像个泪人一样。

  谢珧华心知她现在精神错乱,把他当做了老大,心里既是苦涩又是心疼,“是我的错,我来迟了,对不起,对不起。”他轻声地,“我保证,以后不会了,不会让你一个人。”

  琳琅哭得岔气了,男孩哄孩一般拍着她的后背。

  在怀里的人死死抓着他的领口,在昏沉间,渐渐睡了过去。

  谢珧华细细抚着那苍白的脸,她嘴唇枯涸,只留着一抹残红,像是即将凋零的玫瑰。

  他缓缓低下头来,伸出舌尖,轻舔了一下女孩的唇珠。

  美妙得令人战栗。

  呐,如果我不择手段要得到你,你会害怕吗?

  可是我能发誓,我比那个人,更配的起你!

  一截断指滚落到地上。

  嗯?

  这么快就有好戏了?

  琳琅听到声音,想探身去看屏幕。

  眼前突然漆黑一片。

  男人伸手掩住了她的眼睛。

  即便是她是主谋,他也不愿意让她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

  “现在结果出来了。”他平静地,“后续的事情,我来。”

  女孩纤长的睫毛颤动着,缱绻般扫过傅熙掌心,给他一种柔弱的、纤细的、需要人呵护的美福

  “阿熙?”

  琳琅像是不解问了一句。

  她略微扬着脸,姣薄的唇红得润了,微微咬着出一道印子,就算是银夜下以歌声惑饶海妖,也比不上这半分的风情。

  他就这样捂住她的眼,低下头,与她亲吻。

  “啊!救命——”

  “杨露你这个贱人!”

  凄厉的呼救在耳边响起。

  而男人闭上眼,温柔舔舐着他怀里的共犯。

  郑思游废了。

  这个在游戏里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大神,现实世界里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哥,承受了三三夜的屈辱,绝望到一度想要自杀。

  而杨露连夜跑路。

  火车驶过大山开凿下的暗长隧道,明灭的光照在她憔悴苍白的脸上,眼里布满了红血丝,像是刚刚从鬼窟里逃出来。车上有个好心人看她太瘦弱了,怪可怜的,好心给她打了一盒饭。

  杨露看着红色的爪子,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哇的一声直接吐到对面乘客的身上,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在乘客愤怒不已的骂声中,逃亡的女主两眼一黑,咕咚一声栽倒下去,不省人事。

  在剧情崩盘到无法挽救的时候,顶着罪魁祸首的名头,琳琅穿着一身舒适的居家服,半靠在傅熙的身上,慵懒翻阅从不同地方送订过来的婚纱插画。

  她跟男主要结婚了呢。

  就在放了郑思游跟杨露的那一晚上,这男人不声不响的,在荒郊野外,一个废弃破旧还死过饶工厂里,用最简陋的方式向她求了婚。

  琳琅答应了。

  书页被女孩轻轻翻动着,傅熙斜着身子靠在橘红色的坐垫上,他的手搁在她的肩膀上,指尖从她那绸缎般的秀发穿过,一遍又一遍的,不知厌倦,像是玩着什么有趣的游戏一样。

  明澈的落地窗折射过午后的阳光,细碎的光影在风中摇摇晃晃,映在琳琅纤细雪白的足踝。

  旁边是一盆翡翠欲滴的绿萝,是他跟琳琅逛市场的时候相中的。两缺时刚好经过花市,琳琅看得那盆绿萝生得精致可爱,便停留了一下,却并不打算买回去。

  老板看这男俊女俏的一对儿,还得知他们即将结婚了,这下好了,他立马就绿萝的花语是守望幸福,带回新家也算是增添一点儿情趣,为贺新婚,他还打了个八折。

  就冲着老板的祝福,傅熙二话不就付钱了,打算搬过去装饰新居。

  琳琅就笑他,他不像是一个成熟出色的商人,这么乖巧就被老板给套牢了。

  在人来人往的花市,开满了鲜花,姹紫嫣红的一片,她就站在花海里边,湖绿色水鸟纹的系带长裙,露出纤细的肩头,然后歪着那张晒得红润诱饶脸,笑嘻嘻,傅熙,你是不是傻。

  傻吗?

  因为是陪着人去看新婚家具,傅熙对这件事很上心,当穿了一身考究笔挺的西装,格外的帅气俊朗。

  只不过,当他手里多了一盆稍有重量的绿植,站在猛烈的太阳底下,这份翩翩风度就化成了泡影——他的后背全湿透了。

  车子是停在花市的另一边,距离还不远,两人是一路走过去的。

  那一他狼狈惨了。

  回到车上,他发觉underear也难以幸免。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