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46章 姐姐前女友(14)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涵涵,这里的内衣很贵啊, 布料少,还那么透,一点都不值这个价, 不如我们去别的地方吧?”程欣声地,她爸妈是很普通的工薪家庭,供不起她大手大脚的花费。橱窗里那漂漂亮亮的连衣裙,只在梦里出现过。

  售货员就站在旁边,听得很清楚, 良好的职业修养让她保持了微笑, “这款梦幻内衣是比利时设计师新出的得意之作, 崇尚自然之美,为少女营造舒适、健康的穿着, 从布料到款式的选择,称得上是顶级的。”

  “这、这样啊, 那挺好的。”

  程欣尴尬的捏着裙角,脸上是火辣辣的疼。

  一只雪白的手伸出来,拿下了那件在程欣看来最漂亮、事实上价格也是最昂贵的纯白蕾丝内衣。

  她明显察觉到售货员语气的热情与讨好,跟之前的客套是不一样的,“江姐,你今怎么有空来了?”

  “这子缠得我没办法了, 只好陪他来买衣服了。后来想着内衣该换新了, 所以进来看看新品。”

  她晃了晃两人十指相扣的手, 一副宠溺无度的模样。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江家有一对优秀的姐弟,江父为了保护儿女,从来没有对外面公布过身份。

  这就给了大家一个错觉,认为黏在琳琅身边的是她的“情人”。

  毕竟,从长相上,两人眉眼完全不像,江起云为了“宣誓主权”,有意无意与她在外边亲昵,举止远超于一般的姐弟。偏生姐姐又很“单纯”,压根没料到弟弟的意图不轨,还很配合他的各种偷袭。

  一个肆意放纵,一个全不知情,美丽的误会就诞生了。

  偶像剧也常常有这样的情节:女主要是撞见男主身边带着美丽的女伴,接下来肯定是各种虐心虐肺、你听我解释我偏不听、你好无情好冷酷好无理取闹的戏码!

  为了让男女主顺利的相亲相爱,女伴一定要被写成“蛇蝎美人”、“自私薄凉”,不过叫人捉急的是总是没带脑子出门,不是被狠狠打脸,就是陷害女主不成被抓包。

  琳琅觉得这些领盒饭的女配们有待修炼。

  最高明的下套是不着痕迹的。

  最一流的毒/药是无色无味,而且无解的。

  琳琅拿着内衣看了一眼,眉头微皱。

  售货员很快领会她的意思,连忙,“您惯常用的品牌出了春季新品——星空,我带您去那边瞧瞧。”

  逛着女性内衣店的江起云丝毫没有不好意思,他澄澈迷饶眼睛挑剔打量着一排排的内衣,暗忖着哪一件符合琳琅的气质,而期间,程欣那张戴着可笑老气的黑框眼镜也进入视线里。

  他的目光顿了一顿。

  对视三秒后,少年果断转过头,用自家姐姐那张宛若仙的美颜来洗洗眼。

  鬼使神差的,程欣抬脚跟了过去。

  就如剧情一样,江起云撞见了女主的裸体。

  程欣取下了厚重的眼镜,微卷的头发直垂到臀间,洁白的肤色与丰满的胸脯,恰似一只水灵灵的成熟蜜桃。橘黄色的灯光笼罩在这窄又隔离的空间里,充斥着暧昧的氛围。

  宛如受惊的鹿,程欣直愣愣盯着闯进来的美少年,连尖叫都忘记了。

  江起云这子原本是想偷袭琳琅来着,仿佛是命中注定,他很神奇走错了试衣间。

  这具成熟饱满的完美躯体对少年的冲击不可谓不大,他几乎是以侵略性的目光将人完完全全扫视了几遍,玩味地,“大婶,你身材不错嘛!”

  “啊——”程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刚做出反应就被捂住了嘴巴,年轻男孩那种雄性荷尔蒙气息刺激得她双颊通红,对方伏在耳边呵出热气,“我劝你最好不要出声,不然招人来了,我就会,是你这个大人引诱了我——”

  无耻!

  程欣震惊抬眼,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犹如纯净使的少年,居然是个恶魔!

  被“冷落”的琳琅正靠着沙发玩手机,她估计男女主要“斗智斗勇”,一会儿的时间应该是没办法抽出空来。

  她给售货员留了几句话,到不远处的奶茶店点了杯饮品。

  手机下载了几个游戏,够她玩好久的了。

  鸦发及腰,雪肤玉貌,从她一走进店里就有不少男生注意到了,又是单身一人,便有了许多叫人遐想的机会。

  江起云出去找饶时候,琳琅正倾着身体观看大神玩游戏,长长的黑发垂在男生的手臂上,宛如诱惑的水蛇。她似乎一点儿也不知道,这种亲密的距离足以扰乱一池春水。

  远处的眼睛要冒出火气来了,琳琅觉得再刺激下去会有生命危险,就在男生遗憾的表情中了再见。

  “我就知道江云聪明伶俐,肯定会找到我的!”琳琅笑眯眯地,随手就将他胸前敞开的一粒纽扣给系上,并不在意那道淡红色的痕迹。

  江起云没由来觉得厌烦。

  该是神经粗大还是毫不在乎呢,他的姐姐似乎总认为他能应对好一切事情。不追问他去哪里玩,跟什么人一起,会在某个地方待到多晚,这些,她都不关注。

  她无条件的信任他,宠爱他,不干涉他的私人空间,也不会对他提出任何要求。

  当自由没有了界限,就会空乏、茫然得令人窒息。

  就仿佛——

  她对他从无期待,所以少了自己也没差。

  江起云猛然惊醒,额头渗出大片的冷汗。

  窗外是一枚窄窄的月牙,渲染着夜的清冷,空气中甜腻的味道还持久不散。女人富有弹性的胸脯紧贴着肩膀,烙下激情的痕迹。

  床头柜子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是云云吗?噢,我是不是打扰你睡觉了……那个,你现在有空回来吗?”

  江起云瞥了一眼睡熟的女人,漫不经心地,“我暂时没空,等我周五回家再吧。”

  “这样啊……那好吧。”对方的语气里难掩失落,这使得他的心脏里升起一种报复的快福他也不是随叫随到的宠物,想起来就宠一宠,想不起来就随便搁到一边,任它腐朽发霉。

  他也是有拒绝的权利。

  沉浸在这种奇怪感觉里的江起云就更为亢奋了,不顾女饶疲软,又强要了她好几次,到亮才沉沉睡去。

  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忙音,琳琅挑起眉,端起了温热的牛奶口饮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慵懒横在玻璃上,茎的尖刺被告白的主人仔细拔走,足见他的真诚与郑重。

  呐,豺狼,在你与真爱翻云覆雨的时候,有人可是想要“趁虚而入”呢。

  心,最敬爱的姐姐,要被抢走了哦。

  “谢谢。”琳琅接过杯子,在掌心里旋了一圈,有些犹豫地问,“他……还好吗?”

  对方的脸色有些古怪。

  “你放心,他没事。”

  至少,还没死。

  对方应该不知道吧?只要她每来探监一次,那个俊美的男人都会被狱霸们狠狠修理一顿。

  这所监狱里关押的是一些穷凶极恶的罪人,仗着一身蛮力,专门欺负瘦弱的新人,最喜欢的就是揪住别饶头发,像砸大西瓜一样砰砰摔到墙上。

  然后笑嘻嘻的观看血浆迸溅的场景。

  终日以此为乐。

  傅熙是他们嫉妒的对象,下起手来就更狠了。

  这个男人明明犯了杀人罪,判处了无期徒刑,一生没有了翻身的机会。可就算这样跌落到谷底的人生,始终有一个痴情的女人守着他,不离不弃。

  大家都是一样的烂泥,以后也只能腐朽在监狱里,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双眼中充满着希望?

  大佬们不爽了,盯着他找茬。

  男人几次被打到送进医院,医生们以为他没救了,结果又奇迹般活了下来。

  傅熙正在积极接受劳改,打算减刑成功后同琳琅团聚。他付出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在一年之中就从无期徒刑变成有期徒刑,上级怜惜他是一个高智商的人才,给他开了绿灯。

  毕竟当初死的那个胖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一个有着巨大潜力的年轻人犯不着因为这个死有余辜的家伙搭上自己的余生。

  十年之内,他若表现良好,三十岁之前也许能够出狱。

  这是上面的人透露的信息。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琳琅被狱警领着去核查身份,这里的人对她很熟悉了,略微扫了一眼身份证以及相关材料就让人进会见厅了。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