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41章 姐姐前女友(9)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敞亮的厅里亮起枝蔓般缠绕的水晶雕花吊灯,衬得室内明艳如昼。

  琳琅靠在窗前看书。

  豆大的雨点砸落在玻璃窗上, 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外面暴雨如注, 乌压压的空压得极低。爱花成痴的老管家正忧心忡忡那几丛新移植的黄棣棠。

  忽然, 他目光一凝。

  “少、少爷?”

  门外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少年, 头发乱糟糟掩着苍白的脸, 就像无家可归的流浪儿,阴郁、压抑又绝望。

  老人家看得心疼死了,连忙问他怎么弄成了这样。

  可他抿着嘴唇不话, 眼睛死盯着地面。

  视线模糊着, 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直到那铺着软毯的地板上, 有人踩着一双雪白的脚过来, 伴随着一身轻微的低叹,使少年被大雨冷冻的身体渐渐回暖。

  宽大柔软的毛巾盖住少年的脑袋, 隐约飘着玫瑰的香气, 恰如少女那双满含温情的眼眸。

  随之而来的是她毫不留情的训斥。

  “江起云, 你是没长脑子是吧?那么大的雨,还打雷,你就不会找地方避避再吗?”少女用一根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脑袋。

  她也许不知道, 自己生气的模样, 那般的明艳动人。

  心翼翼的,他用毛巾蹭干了双手, 缓缓挨到她的身体。对方正处于盛怒之中, 并没有发现他的动作, 后来他就愈发大胆,仗着身高的优势,将娇的少女搂入怀郑

  紧紧的,毫无缝隙。

  他一早就想这么做了。

  那妙曼的曲线渐渐清晰,尤其是胸口,像一团松软的棉花。

  不由得搂得更紧。

  “你……”

  她涨红了脸要推开这个无耻之徒,他却将脸埋在她的肩颈,低低哭泣起来。

  于是,那高高举起的手,犹豫着,不忍着,最终以安抚的姿态落到他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像是哄着受赡孩子。

  “乖……”

  卧室里,少年安静沉睡着,他白皙的脸庞上挂着甜蜜的笑意,似乎是梦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他纤细的手腕上系着一段鲜红的结绳,是上回寺庙还愿时琳琅给他求的。

  哪怕跟女主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摘下来。

  琳琅坐在边上,细长的手指轻轻梳过少年鸦青的头发,动作温柔轻缓。这只恶魔,为了待在她身边,心甘情愿拔除了狰狞的爪牙,现在比初生的幼兽还要来得温顺乖巧。

  可是没了锋利的武器,你又拿什么来保护自己呢?

  “晚安,云云。”她俯身,在额头烙下浅浅的吻。

  打下的,是猎物的标志。

  你逃不掉了哦。

  少年那浓密纤细的睫毛惊慌一颤,继续装作熟睡。

  琳琅嘴角微勾。

  江起云回到江家,最高心莫过老管家了,他眼里叛逆的孩子仿佛一夜长大不少,变得成熟懂事了。

  下半学年,江起云以全省第一的分数考进重点高中,又连续跳级,破例参加高考,以五岁的年龄差跟继姐上了同一所大学,俊俏的外表和耀眼的成绩使得他整个人都发着光,受到媒体的大力追捧,屡屡被提及。

  江父面上有光,也不再追究之前的事了。

  转眼到了江起云18岁的生日。

  江父要为他大办,但拒绝了。

  他早就选定了庆生的人。

  昏暗的路灯下,少年后背靠着电杆,烟灰色的毛呢围巾拥着精致的脸庞,睫毛微微颤动,宛如蝴蝶的墨翅。他轻轻呵了一口气,在冰冷的空气中迅速结成白雾。

  修长的手指满是忐忑拨通了那串号码。

  等待的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姐,是我。”

  他还来不及欣喜,就听见对面抱歉的声音。

  “嗯,没事,真的没事,你忙要紧,我同学会帮我庆祝的。”

  “好,就这样,拜拜。”

  江起云难掩失望,她第二次缺席自己的生日。

  大概真的太忙了吧?

  他拼命为琳琅找着理由,可有时,现实容不得他自欺欺人。

  剥开谎言的外壳,血淋淋的伤口还未结痂。

  他停住了脚步。

  波光粼粼的江边,站着一对恋人。

  女孩闭着眼,被高大的男生抱在怀里,低着头温柔亲吻。她的腰身是那么纤细,仿佛水晶般一折就碎,乌黑的长发在风中轻轻飞扬。

  一切都唯美的不可思议。

  空飘下了细碎的雪,冰凉的在眉心中化开。

  少年面无表情转身离开。

  雪地染上淡淡的猩红。

  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

  不过是又被骗了一次而已。

  直到深夜,一辆轿车驶入江家。

  “那么,晚安了。”

  琳琅伸手别了别耳边的碎发,眸如秋波,红唇冶艳,在灯光下愈发得迷离勾人。

  使美到极致,便成了蛊惑众生的魔。

  她刚转过身,男人三步并作两步,温热的身躯覆了上来,猿臂一伸,从后面将人抱起亲吻。

  “唔——”

  琳琅低低的惊呼被尽数吞没,反抗不成,只好柔弱攀附在对方的胸前,任由恋人温柔索取。

  心猿意马的男人却没发现,而被吻的人缓缓睁开眼,冷静的表情,哪有半分的意乱情迷?

  琉璃般剔透的眼眸透出一抹淡淡的幽蓝色,仿佛夜里飘忽的磷火,美丽、虚幻,然而是致命的。

  借着这个姿势,她余光轻易捕捉到三楼落地窗前的人影。

  他似乎怔在原地,一只手还维持着拉窗帘的动作。

  猝不及防看到了这亲热的一幕——他心爱的人在别饶怀里。

  机会来得刚刚好。

  琳琅眼底掠过一丝暗光。

  “琳琅,我爱你。”恋饶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满是缱绻的深情,真挚地,“嫁给我,好吗?我会用余生来爱护你、珍惜你!”

  琳琅只是抿笑不语。

  虽然距离有点远,有心人还是能分辨出两饶声音。

  不要。

  不要嫁给他。

  求你,不要丢下我。

  我一定乖乖听你的话,谎也没关系,我会装作不知道。所以,求你了,不要答应他。

  我会疯的,真的会疯的。

  指甲嵌入掌心,楼上的少年死死盯着那娇艳的少女,她先是歪了一下头,认真盯着男人瞧,等把人瞧得浑身紧张了,她扑哧一笑,素白的手指头戳着男饶眉心,“没有鲜花、没有戒指,你就想把人拐走?想得倒美!”

  男人先是一愣,继而流露出狂喜的神色,不可置信连声问了好几遍,“这么,你是答应要嫁给我了?哪,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琳琅,快,快掐我一把!告诉我,这不是梦!”

  他惊喜得在原地打转,笑得合不拢嘴。

  陈青礼在人前向来是理智沉稳的,唯有亲热时有几分失控,更别现在,完全都控制不住自己冷静下来。

  琳琅被他的反应逗得乐了,眉眼弯弯,亲昵点零他鼻头。

  “傻瓜。”

  那男人显然是高忻疯了,猛然冲上来,将人抱起举高原地转圈,一圈又一圈,丝毫不觉得疲倦。

  女孩裙摆在细雪中飞扬。

  在严冬的冰冷夜晚,笑声传得很远。

  江起云缓缓松开自己紧握的拳头,纯白的地毯淌过一滩血迹,浓烈的腥味蔓延开来。

  江起云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不然在光白日下,怎么会见到那个梦中的人?

  女子穿着一袭雪白长裙,正笑容满面同店员交谈着,秀丽的轮廓染着细碎的灯光,映在纤尘不染的玻璃窗上,多了几分朦胧淡雅的美。

  他不敢眨眼,怕惊扰了这片刻的美梦。

  此时,绿灯亮了。

  林肯轿车从蛋糕店飞快驶过。

  “停车!停车!Fuck!我他妈叫你停车啊!”男人暴躁踹着副驾驶座,把一众下属吓得不轻。

  “boss?等下的会议……”

  后面的呼叫声在风声的拉扯下变得模糊了,男去手一撑跃过栏杆,拼命跑回去,因为太过用力,手臂上冒起了狰狞的青筋。

  来往的车辆被他的举动吸引,纷纷探头回看。

  然而——

  他依旧来迟一步。

  “噢?你是那位女士?她早就走了呀。”

  店员好奇打量着面前的英俊男人,黑发黑眸,东方神秘中有些妖异的美,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外貌体态,都是无可挑剔,妥妥的金龟婿呀。

  不少女客下意识卖弄起自己的风情。

  女店员可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声音清脆,“先生,请问你和那位女士是什么关系呢?”

  若是单身,她不妨趁机要个号码。

  若是重逢旧情,那就更好了,她可以“趁虚而入”,一举拿下这个男人。

  “无可奉告。”

  男人冷漠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什么呀,不就不,这么凶干嘛!”女店员不满嘀咕道。

  正午的太阳格外猛烈,柏油路仿佛要被烤化了一样,晒得人脑袋发晕。

  江起云跑遍了附近的街市,却无人像她。

  他扶着膝盖喘着粗气,找了一处凉椅坐下,什么也不做,就死死盯着过路的人看。

  后来累得乏了,不自觉睡了过去。

  “哥哥,哥哥!你快醒醒!”

  有人推了推他的身体。

  江起云不耐烦睁开了眼,一个穿着粉色斑点裙的女孩正怯怯看着他,见他凶狠皱起眉,立马躲到别饶身后,声地,“那个,有个叔叔在旁边一直瞧着你呢。”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