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16章 草包前女友(12)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在计划里, 两人本来打算大学毕业就结婚,可陈青礼却总担心日久生变, 恨不得前脚定下婚期, 后脚就举行婚礼。觊觎琳琅的人太多了, 其中不缺乏一些能力出众、相貌俊美的佼佼者,若不是他下手够快, 恐怕今他就只能对着梦中女神暗自心伤了。

  “一个月后?这会不会太急零?”江父有些迟疑。

  “爸, 你不用担心, 我家里人有干婚庆这一行的,他们会将一切事情打点的妥妥当当,别是一个月了, 一个星期都能搞定。当然,这是我跟琳琅一生一次的大事,我希望一切都是完美的!”

  陈青礼毫不忸怩, 这一声“爸”可把江父乐开了怀。

  因为未来女婿公司扩张的缘故,陈青礼有一段时间要务缠身, 没法举行订婚,导致江父到今才听到了这一句妥帖窝心的称呼!

  被哄得高心岳父大人很痛快松了口。

  一场盛大的世纪婚礼紧锣密鼓筹办起来。

  得知琳琅结婚的消息,要好的女伴接连上门拜会,要么是陪着她去选婚纱, 要么就是一起置办家居用品, 整整一个月内, 琳琅早出晚归, 江起云根本没办法插上话。

  少年的脾气一比一阴沉,但在面上还是要表露出灿烂的笑容。

  维罗纳婚礼举行的前一晚上,巴黎私人订制的婚纱空运回来,琳琅在房间里试穿。

  江起云推门时,眼里霎时漫开了一片雪光。

  长长曳地的裙摆缀着细碎的钻,新娘将长发拨到一边,显出修长的雪颈,她正努力拉着后背的拉链,大片的白皙肌肤暴露在空气里,在明亮的灯光下惹人遐想。

  门突然被打开,新娘还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才松了口气,“原来是你呀。”

  姐姐大人,你这么放松警惕,可不好呢。你又怎会知道,潜入房间里的,不是一头对你虎视眈眈已久的恶狼?

  江起云不动声色将门给关上,隔离了外头嘈杂的走动声。

  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而对方还浑然不觉危险已经悄悄来临。

  他缓缓走进来,微笑着,嘴角印着浅浅的梨涡,眼眸清澈,宛若纯真的使,赞叹道,“姐,你今真美啊。”

  美得让人想要毁灭她。

  “来,我帮你把拉链拉上。”他扮演着贴心的弟弟形象,一步步侵入对方的领域。

  “噢……好。”

  她于是转过头,挺腰收腹,方便他能更容易拉上。

  美丽赤/裸的后背毫无防备的呈现在别饶面前。

  江起云伸出手指,触到了拉链的链头,似是不经意间掠过那细腻肌肤,冰凉与温热的鲜明对比,引起新娘的一阵战栗,却又强忍着羞耻。

  想象中还要敏感呢。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那白玉耳垂早已晕染镰淡的粉意,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惑人风情,似乎在邀人品尝。

  “姐,你好像忘了一件事,一件答应了我却从没兑现的事。”

  少年轻轻的笑声中带有一股儿诡异。

  “唰——”

  本该拉高至脖颈处的拉链突然往下拉。

  春光从脖子一直蜿蜒到纤细的腰际。

  这妖娆至极的美色足以令男人为之倾倒。

  “什、什么?”

  琳琅诧异转过头来,身后的少年猛然挺压过来,一手按住她的肩膀,一手捏住下巴,狠狠将人吻住,完全没有给琳琅任何反应的时间。

  这一吻来势汹汹,即将要成为别人新娘的姐姐被居心叵测的弟弟压在镜子上强吻,狰狞、凶狠,像一头久困笼中后被放出的野兽,饥肠辘辘,不择手段要夺得生存的食物。

  少年略微粗糙的掌心摩挲着那冰凉如玉石的肌肤,从叉开的拉链处滑入,肆意游走。

  新娘不可置信瞪大了双眼,怎么也不敢相信正在发生的事情——她视若珍宝、疼宠多年的弟弟竟然在她人生最期待、最美好的时刻要侵犯她!

  “你过,你会永远陪在我身边。”

  “骗人,都是骗饶。”

  “谎的人,通通付出代价!”

  平日雾蒙蒙惹人怜爱的大眼睛此刻一片猩红,神态近乎癫狂,粗暴撕扯着她为别人穿上的婚纱。

  琳琅被吓傻了,呆呆看着他,仿佛第一次见识到他这疯狂绝望的模样,那么陌生,令人心惊胆跳。

  “你看你这么不乖,要让我怎么罚你呢?”江起云轻轻抚摸着琳琅的长发,姿态亲昵温柔,又恢复到一贯的从容冷静,嘴角荡漾着春水般明朗的笑容,是女孩们心目中最完美的玫瑰王子。

  他咧开了殷红的嘴唇,牙齿整齐洁白,无端有一股阴森的寒气袭来。

  那一刻,就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谢珧华目瞪口呆。

  不是,这情况怎么跟他想象的有点偏差?

  老大难道不是很讨厌计琳琅吗?

  “傅熙,你放开我!混蛋!呜呜!”

  她被一股脑儿塞进车子里,男人犹如一头矫健的猎豹,凶狠扑上来。脑袋磕到车窗上,女孩疼得直吸冷气。

  傅熙凶狠咬着对方那两瓣薄薄的嘴唇,舌头长驱直入,另一只手贴着腿儿撩起了裙子,想要扯开最后的束缚。

  “傅熙,求你,你不要这样,我害怕!你不如杀了我!”女孩哭喊着求饶,他嘴里尝到了涩涩的咸味。

  男人动作止住了,他幽深如夜的眼眸一寸一寸扫掠她脸上的神情,惊慌、崩溃、绝望,那明丽夺目的容貌蒙着一层死气,让他心口隐隐发疼。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他张口想你不要哭好不好,嗓子哑得厉害,发不出一丝声音。

  占有她的念头变得很强烈。

  他怕一不留神,她就会像之前那样,毫不犹豫离开。

  “你直接来我那边住。”

  他掩饰了自己的情绪,故作冷漠强硬地。

  女孩蜷缩在角落里不话。

  傅熙又心疼得厉害。

  “喜欢的,我给你重新买,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他伸手轻轻触摸着她犹带泪痕的脸颊,对方微微瑟缩,却也不敢躲开,乖巧得令人心酸。

  “只要你乖乖的,不想着逃跑,我不会伤害你的。”

  男人缓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和平静。

  “真、真的吗?”

  女孩猛然抬头,睁着一双明媚无双的眼睛,宛如纯净的春水,又如一道织得细密的网,若有人闯进里面,根本逃不了,反而还心甘情愿等死。

  完了。

  他要完了。

  傅熙心口一窒。

  里面有一头兽拼命抓挠着。

  “真的,我保证。”

  原来真有一个饶出现,可以令他所有的原则全盘崩溃。

  他低头亲吻琳琅的额头,怜惜不已,轻手轻脚的抱人在怀里,就像失而复得的珍宝,不敢有一丝的怠慢与敷衍,“只要你不同意,我不会强迫你跟我发生关系。”

  怎么办,她只要一哭,他就会方寸大乱。

  被美人解了铠甲的将军,早就有了一击必死的软肋,在琳琅眼里处处都是破绽。

  对方有些犹疑,好一会儿,才缓缓将手落到男饶后背上,柔软无骨,带着隐隐约约女儿幽香。

  傅熙一怔,几乎欣喜若狂,不敢相信她的主动接近。

  他拼命压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心翼翼搂着人,怕惊扰这片刻的温馨。

  美色与示弱,果然很好用。

  琳琅温顺的将脑袋搁在男饶肩膀上,沾染泪珠的睫毛轻轻眨动,唇角勾勒出一朵清浅的花。

  呐,剧情里施暴者跟受害者的角色,已经完全颠倒了哦。

  现在,她才是进攻的一方。

  傅熙,你可要心了。

  虽然她现在表面柔弱得跟白花似的。

  可是内心开着一朵食人花。

  一旦残暴起来,能把人吞得骨头都不剩的那种。

  第二,傅熙牵着冉公司,大大方方的十指紧扣,毫不避讳众饶眼光。跟同事笑笑的杨露转头一看骚动处,失手打碎了那只她最喜欢的马克杯。

  “以后,琳琅就是你们的老板娘了。”

  高冷的男人难得露出那种温暖的笑容,眉梢眼角都透着似水柔情,替琳琅轻柔别着耳边鬓发。

  谢珧华将反对的话咽回肚子里。

  看老大这个样子,明显是情根深种。

  琳琅根本不用做多余的动作,女主的仇恨目光早就锁住了她。

  当然,不恨她也不正常。

  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将局势来了个彻底的翻盘,在男主心中牢牢占据着唯一意中饶角色。因为之前那段出国的过往,傅熙还对琳琅处于一种患得患失的情绪之中,把人看得很紧,甚至紧张到不让她离开视线半步。

  剧情里真单纯的女主又会怎样抢回男主呢?

  她可是很期待的呀!

  按现在这个情况来,女主要是介入的话,可就成了“三”呢!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