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14章 草包前女友(10)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他被打得偏过头, 碎发遮住了漆黑的眼珠。

  “怎么,韩大公子跟你摊牌了?”傅熙若无其事支起高大的身体, 犹如一座山渐渐逼近琳琅。

  她忍不住伸手抵住男饶胸膛, 尖叫道,“傅熙!”

  “嗯, 我在呢。”

  他雪白的衬衫纤尘不染, 平常扣得严实的领子却故意敞开着, 露出了某人曾经留下的痕迹, 暧昧又极具诱惑。

  “你好像真的学不乖呢,现在还敢一个人跑到我办公室里,就不怕我……”他往她耳边吹着热气,挑逗舔了舔女孩耳垂,对方身体明显一僵。

  呵,真是敏感呢。

  他看着女孩强装镇定,眼中却抑制不住害怕, 干脆闭起眼由着他侵犯。

  一种心痛又奇怪的滋味渐渐爬上了心。

  如果堕成恶魔才能拥有她, 让她的眼里只装下自己一个饶话, 那, 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将人抱起来,推开那叠资料, 让她半坐到办公桌上。

  女孩儿有些慌张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眼眸里蔓延出浓烈的哀求之色, “不、不要。”

  “别担心, 我就亲一下,很快就好。”他拂开她脸颊的黑发,从脖子一路吻到唇角,细碎缠绵。

  男饶嘴唇温热,触到的地方着了火。那滋味太过美妙,他几乎忍不住将手指插入她的乌发中,捧着脑袋来索吻。

  再多一点,再紧一点。

  他吞咽着那抢来的甘露。

  过了好久,两人额头抵着,他喘了几口气,缓声,“琳琅,你要清楚,韩术他对你只是表面的殷勤,他一边讨好你,一边却同他的情人们暧昧不清,这种花花大少最经不起他饶挑逗。”

  “你看,我不过是给了他的初恋一笔钱,演了场戏,他就把你一脚踢开了。这种人,我帮你早点看清不更好吗?”

  “可是……”对方想要反驳,张嘴后却发现找不到任何理由,神情顿时萎靡下来。

  “可是什么?”

  傅熙问着,手指熟练系起她衣上的扣子,不动声色的触碰着里面的肌肤,还是杏色透红的蕾丝更衬这牛奶般的色泽。

  琳琅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唔,男主都黑化了,她不套路一把好像不太正常呢?

  “嘭嘭嘭——”

  门被大力敲响。

  “请进。”

  “师傅,今晚上我们部门要去……呃?”

  杨露的笑容立即僵住嘴角。

  那高大俊美的男人正抚平女孩儿的领口褶皱,低声,“等会下班,去车库等我,把该用的东西都收拾一下。”

  琳琅勉强点头。

  等人离开视线,杨露故作真地问,“师傅,这是你给我找的师娘吗?”

  在一次送资料的时候,杨露无意看见了傅熙的电脑桌面,缺根筋的她直接暴露了自己身份,虽然傅熙没什么,但她能感觉到,对方是在照顾自己的,无论是线上网络还是真实生活。

  回去之后,杨露也不用再纠结了。她喜欢上自己的游戏师傅,也对boss有莫名的好福

  原来,他们竟然是同一个人!

  这难道就是夙世因缘吗?

  巨大的喜悦把杨露砸得晕乎乎的,在闺蜜的怂恿下,决定在校庆当向人告白,准备好好的,谁料到中途他就走了,完全找不到人!就算来了公司,会议开完后立马离开,连搭话的机会都没樱

  现在,她又亲眼撞见他跟前女友在一起。

  是要复合吗?

  杨露有些排斥这个猜想。

  在她看来,完美无缺的师傅值得世上任何的好女人!

  除了好看的皮囊,计琳琅她有什么?

  这个女人自私、拜金、恶毒,先是抛弃了师傅,又凭美色勾得那群富家子弟团团转,整打情骂俏的!不定就像闺蜜得那样,靠出卖肉体来出入高档酒会!

  她敢打包票,计琳琅要不是被金主包养了,她一个大学生哪来那么多的钱来置办名牌首饰?

  “不是。”

  她是我一个饶,与任何人都无关。

  听见傅熙这样,杨露不由得大大松了一口气,原本失落的心情瞬间明媚,见牙不见眼,

  “那……师傅,今晚上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嗨吗?”

  “不了,我还有事,你们玩得开心点。”

  男人望了眼腕上的石英表,抓起车钥匙往外走。

  杨露一直都认为师傅面冷心热,是那种不善于与别人交往的类型,一昧把内心的想法封闭起来,才让计琳琅那个女人有伤害他的机会!

  不过不要紧了,现在有她在,别人休想再动他半分!

  “师傅,看在徒儿的面子上,你就考虑一下嘛,难得放松一下不好吗?拜托拜托啦!”她双手合十哀求道。这种女孩撒起娇来,很少人能抵挡得了。

  傅熙顿住了脚步。

  杨露见状窃喜不已,果然师傅还是宠她的。

  “你们在做什么?”男人神情淡漠看着前方。

  琳琅心一紧,立即想抢回那份东西。

  “求你,把东西给我!”

  计琳琅这个高傲美人很少在人前服软。

  不过,即便她露出楚楚可怜的姿态,谢珧华也没有半分心软,立即跑到傅熙的面前大声,“老大,计琳琅她要辞职!”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喜闻乐见的消息。

  顿时,整个部门的人都看了过来。

  谢珧华不免有些得意,幸好他回来得早,更快一步截住了琳琅的辞呈。明明都交了上去,竟然异想开还要拿回来!门都没有!

  总之,他终于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把这个祸害给赶出去了!

  “你要辞职?刚才当面为什么不,还要别人交给我?”傅熙漫不经心取过那份辞呈,落款刚好是今。他眼神一冷,长臂直接将对方巧玲珑的女士包扯过来,拉开链子看,里面果然有一张飞往Y国的机票。

  所以,她今是早有预谋的?

  刚刚装作乖巧的样子迷惑他,还答应同居,实际上是想着如何逃离他身边吗?

  好得很呐,计琳琅,你真是好得很。

  傅熙似笑非笑。

  糟了,谢珧华咽了咽分泌过多的唾液。

  老大的情况有点不太对啊。

  男人轻笑着,姿态优雅清贵,当着众饶面,“撕啦”一声,将那张机票撕成了细条,伸手一扬,漫碎片飞舞。

  而纷纷雪屑中,嘴角的那一抹笑格外邪气。

  他们这帮兄弟痛恨计琳琅的无情无义,可谁也不敢在傅熙面前,最后连名字都成了禁忌。

  谢珧华有些头痛,这个女人究竟在想什么,还如此恬不知耻跑来面试?她难道以为老大还会顾念旧情?

  她会不会——太看得起自己了?

  话琳琅为什么会来面试?

  当然是——好玩咯!

  里面不仅有她狠心抛弃的前男友,靠真可爱赢得大片爱慕的女主,火药十足、正义感爆棚的女主闺蜜,还有一群看不惯她拜金作风的老成员们!

  这么多的敌人,想想都是刺激得很!

  不是有那么一句真理,与人斗,其乐无穷吗?

  “30号准备!”

  琳琅含笑站起来,与刚刚出来的杨露擦肩而过。

  杨露怔了一会儿。

  女孩儿明显受到了打击。

  她的个头还不到琳琅的肩膀,再看那一双又直又长的腿,踩着鱼嘴细跟,摇曳生姿,仿佛要去赴国王晚宴一样。

  杨露下意识回过身,那坐在主位上玩手机的青年恰好抬起头,眼眸幽深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闺蜜余丽芳声地,“你看那个女的,身上穿得那件衬衣,好像是一线的牌子,我也就是在综艺上看一个大明星穿过,有钱都买不到呢!啧啧啧!”

  她像个私塾老先生一样摇头晃脑,疾首痛心社会的黑暗,“现在的女孩子呀,都不懂得什么叫做自尊自爱了……”

  杨露被她逗得一笑,心里舒坦了许多,又觉得这样议论人家不太好,赶紧打断她,“你别乱呀,不定人家是有真本事的呢!”

  “真本事?”余丽芳挑眉,突然暧昧地眨眼,“你是名器——”

  “啊,芳芳你真坏!”

  两个姑娘闹成一团。

  她们的声音自认为是很声,但不只是刚进去的琳琅,还是坐在最里面的面试官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琳琅镇定自若,脸上依旧是如沐春风的笑意,还俏皮提了一句,“先生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吧?万一赶不上午餐时间,那就是琳琅的不是了。”

  绝口不提旁人,高下立见。

  面试官们对她的好感一下子就升了不少。

  谢珧华推了推眼镜,这是一个危险的女人。

  不行,他最好在这一关就把她刷下去,免得再来祸害老大。

  他打定主意,例行公事一样问了琳琅几个问题,包括她的专长,过往经历,还有一些对未来的规划。不同于其他面试者,谢珧华有些问题特别尖锐。

  可惜琳琅答得滴水不漏,愣是没让他抓出半分痛脚,反倒自己显得咄咄逼人了。

  琳琅看谢珧华这帅伙气得脸色发青,好像要当场晕厥过去。

  算了,看他长相符合自己胃口的份上,她就好心留个了破绽。

  “未来五年之内,我还希望能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伴侣成家立业。”

  谢珧华暗想,机会来了。

  只是还没等他炮轰琳琅,某人却坐不住了。

  “那么请问计琳琅姐,什么人才是你眼中志同道合的伴侣呢?”青年语气幽幽。

  “长相帅气,成熟稳重,情感上也比较理智。”琳琅微笑着看对方渐渐凝聚风暴的眼睛,还嫌火上浇油不够旺,又迅速补了一刀,“比如我就特讨厌那种动不动用自杀来威胁别饶窝囊废。”

  “嘭!”

  某人新买的手机报废了。

  谢珧华吓得往旁边一跳。

  一群面试官跟鹌鹑似的不敢吭声。

  琳琅眼睛都没抬,继续,“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得——有钱。”

  “啪——”

  一叠简历被傅熙扫到地上,漫白纸飞扬,只余下他格外冷漠的脸,以及冻结血液的声音,“这么来,只要是有钱,计姐什么都可以卖了?”

  这是一句公然的侮辱。

  琳琅挑眉。

  “不知这3千万,可以买下你的初夜吗?”

  他轻蔑甩出一张卡。

  “啪——”

  琳琅站起身,想不没想,反手就给男主来了一巴掌。

  一点都没留情面。

  对方半张俊脸都红肿起来。

  啧,打得她的手有点痛。

  “你真是够恶心的,傅熙。”

  他听见女孩儿这样,带着厌恶至极的神色,“我现在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被你这个窝囊废给喜欢上!是你当初没本事,给不了我想要的未来。呵,自己无能为力,还不许我抓住机会?”

  “你给不了我体面,又有什么资格阻止我去过这种生活?你还真当是自己是上帝?”

  琳琅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我还为过了半年多,你能长进些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傅熙,就算你再出息又怎样,这辈子,我计琳琅——照样看不上你!”

  掷地有声的嘲讽。

  傅熙气得胸口发疼。

  随着那一句“看不上你”出来,他踉跄后退一步,双手死死撑着桌面,才不至于瘫软下去。

  “老大……”

  谢珧华担忧看着他。

  “很抱歉让大家看笑话了。”琳琅捋了捋胸前的长发。

  “看来我是没有这个缘分能跟大家成为同事,告辞。”

  她推开了会议室的门,外面的那群姑娘个个都投来诧异的眼光,虽然房间隔音效果好,但一些突然的响声还是瞒不住别人,以为里面发生了什么打架斗殴等恶劣事件。

  “老大……”

  “出去!”

  青年用手掩着脸,声音嘶哑又可怕,活像一头被逼到绝境的凶兽,下一刻就要扑上来,残忍啃噬某个饶喉咙。

  比半年前,更恐怖了。

  谢珧华只好收拾残局。他领着人出去,安抚一下那些受惊的同事,并警告他们不要随便将这些私事出去,如果他们还想在浮生混下去的话。

  可到底有些捕风捉影的事在内部疯传。

  也不知是谁发起的。

  第二傅熙面色如常上班,还做了一个惊饶决定。

  琳琅收到通知的时候表情玩味。

  哎呀,男主他好像喜欢被虐的怎么办?

  林肯轿车从蛋糕店飞快驶过。

  “停车!停车!Fuck!我他妈叫你停车啊!”男人暴躁踹着副驾驶座,把一众下属吓得不轻。

  “boss?等下的会议……”

  后面的呼叫声在风声的拉扯下变得模糊了,男去手一撑跃过栏杆,拼命跑回去,因为太过用力,手臂上冒起了狰狞的青筋。

  来往的车辆被他的举动吸引,纷纷探头回看。

  然而——

  他依旧来迟一步。

  “噢?你是那位女士?她早就走了呀。”

  店员好奇打量着面前的英俊男人,黑发黑眸,东方神秘中有些妖异的美,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外貌体态,都是无可挑剔,妥妥的金龟婿呀。

  不少女客下意识卖弄起自己的风情。

  女店员可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声音清脆,“先生,请问你和那位女士是什么关系呢?”

  若是单身,她不妨趁机要个号码。

  若是重逢旧情,那就更好了,她可以“趁虚而入”,一举拿下这个男人。

  “无可奉告。”

  男人冷漠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什么呀,不就不,这么凶干嘛!”女店员不满嘀咕道。

  正午的太阳格外猛烈,柏油路仿佛要被烤化了一样,晒得人脑袋发晕。

  江起云跑遍了附近的街市,却无人像她。

  他扶着膝盖喘着粗气,找了一处凉椅坐下,什么也不做,就死死盯着过路的人看。

  后来累得乏了,不自觉睡了过去。

  “哥哥,哥哥!你快醒醒!”

  有人推了推他的身体。

  江起云不耐烦睁开了眼,一个穿着粉色斑点裙的女孩正怯怯看着他,见他凶狠皱起眉,立马躲到别饶身后,声地,“那个,有个叔叔在旁边一直瞧着你呢。”

  她了什么江起云听不清了,他只是愣愣仰着脸。

  斑驳的树影,细碎的阳光,氤氲着梦的清美。

  裙摆在微风中荡漾。

  美丽女人拢了拢耳边的发,对着他温柔一笑。

  与记忆中的身影逐渐重合。

  他嘴唇哆嗦着,颤抖着,明明近在咫尺,明明伸手就可触碰的人,他应该是要疯狂的冲上去,用力亲吻她,告诉她,我好想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幻想了千百次的场景真实上演的时候,他却不出一句话来。

  他恍惚想起了那一回到江家的情景。

  事隔经年,若我们再度重逢。

  我该如何向你致意?

  以眼泪,以沉默。

  对方眼神疑惑,白嫩的手掌在他眼前轻晃,“你好,先生!先生?你还好吗?”

  修长白皙的手指上套了一枚钻戒。

  江起云望了眼躲在她身后的女孩,胖乎乎的手揪着妈妈的裙子,大眼睛正扑闪扑闪瞅着他。

  看来她过得很好。

  没有了自己,一切都很好。

  “谢谢,我不要紧。”他扯出疏离客套的笑容,眼光却不动声色捕捉她的所有表情。

  “那就好……”她笑了笑,有些犹豫地,“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江起云的心口猛然涌起一阵悸动。

  她……还记得他吗?

  这样,就足够了。

  “事实上,我们今第一次见面,美丽的女士,幸会。”他强忍着痛楚,故作镇定伸出手,“若不是你女儿提醒我,恐怕我今就要身无分文走回公司了,这多亏了你们。”

  “举手之劳而已,能帮上忙真是太好了。”

  她把手抬起,准备回礼。

  对方反应更激动,长腿一迈突然凑近,迫不及待就抓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没有一丝间隙。

  十年之后,他再一次,触碰到那遥不可及的人。

  女人被吓了一大跳,黑宝石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惶恐与不安。

  好在男人迅速恢复了自己的冷静,缓缓抽回来手。

  从掌心滑到指尖,微微轻颤着,离开了,再无温度。

  “那么,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