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07章 草包前女友(3)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色渐渐明亮,他疲倦的双眼撑不住了,终于睡了过去。

  朦胧之中,有一只纤细的手掌在轻轻抚摸着头发。

  他胡乱想着, 这大概是女孩子的手, 柔若无骨, 指甲圆润, 还有一股栀子花的香味。

  不,不对!

  谢珧华猛然惊醒。

  一把擒住了那只手。

  女孩被吓了一大跳, 杏仁般明净温暖的眼眸无措看着他, 就像一张柔软的白纸。

  “是做恶梦了吗?”

  她伸手从柜头里抽出纸巾,替谢珧华擦拭额上的冷汗。

  谢珧华紧紧盯着她。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放轻了声音。

  对方迷茫看着他, 似乎在回想着。

  “你是……谁”

  渐渐地,她陷入了一种痛苦之中, 本就没有血色的嘴唇被她咬出鲜血来。

  谢珧华连忙搂住她, 轻声哄道, “想不起来也没关系, 有我在, 我记得你的一切, 以后会一件一件给你听。”

  女孩攀着男孩宽阔的肩膀,声地问,“那……你是谁?我们是认识的吧?”

  “当然。”

  谢珧华脸色不变。

  “我是你男朋友。”

  啧, 这狼崽子还挺有心计的。

  在她失忆的时候想趁虚而入?

  “可是, 我看你长得比较像我弟弟呢。”琳琅犹豫地, 那就偏不让你容易得逞。

  “从面相上看,我可能有点嫩,像高中生,你以前也这样过。”谢珧华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他继续微笑,“不过某些方面的尺寸应该是令你满意的。”

  “噗——”

  琳琅直接喷他一脸。

  这人该不会是坏掉了吧?

  好的纯情大男孩呢?

  “对、对不起!”女孩慌忙擦拭着他脸上的水迹。

  谢珧华一本正经地,“这算什么,我连你的口水都吃过。”

  琳琅:“……”

  “我总觉得你在骗我。”她认真地。

  果然,她就算是失忆,也没有那么好骗。

  谢珧华早料到这种情况,因此并不慌乱。

  他伸手碰了碰她耳边的宝石耳坠,那醇美的酒红色折射到他的眼瞳里,魅惑极了,“这对耳坠是我前给你买的,上面有你我名字的拼音缩写,榨还在我那边呢。你,要不是男朋友,谁肯给你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冤大头吗?”

  琳琅表面被服了,心底却在轻笑。

  谢朋友,你这个可是在颠倒黑白哦!

  不过,连她也没想到,这的宝石耳坠里竟有这么一番意义。

  这厮似乎是对她虎视眈眈已久。

  要是傅熙知道是他亲自往自己身边放了条恶狼,估计是要悔得肠子都青了。

  啧,她是越来越期待崩坏的剧情了。

  主治医生进来了,一个和蔼的中年人。谢珧华跟他讲明情况,他有些讶异看了“病人”好几眼。

  在琳琅精湛的演技之下,“选择性失忆”的病症很快得到了医师们的认同。

  “你要去哪里?”

  见谢珧华这个“男朋友”要离开,琳琅摆出了焦躁的神情,有些不安,又有些恐惧,死死拽着他的衣角。

  “乖,你一没吃东西了,我下楼买菜,给你煮点粥暖暖胃。”谢珧华迅速进入了男友的角色,温情脉脉吻了吻她的额头,“要是你害怕,就先睡一会儿,等你睡醒了,我就回来了。”

  “那你快一点,我就给你十分钟。”她恋恋不舍地。

  “好。”谢珧华稀罕摸了摸她的脸颊,温柔的勾唇一笑,像是对着他心爱的、有些任性的美丽妻子。

  这个时候,谢珧华倒是意外表现出男饶成熟冷静一面。

  毕竟知心弟弟这个角色,他早演腻了。

  他可以不用再压抑自己的欲望,无论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

  那个在梦中花海躺在他身下羞怯微笑的女孩,迟早有一,他会让臆想的场景变成真正的现实。

  欺骗一无所知的人,是一种很卑劣的行径,可他不在乎,达到目的更重要。

  等他们生米煮成熟饭,有了家庭跟孩子,她就算恢复了记忆,也无法割舍这段开花结果的感情经历。

  到时候他再装个可怜,使出一些苦肉计,让孩子们帮忙求情,她还能那么坚决吗?女人一旦犹豫,就会心软,而一旦心软……

  谢珧华微微一笑。

  她会是永远的谢太太。

  他关上房门,傅母拎着一大堆东西迎面走来,身后还跟几个男生,专门是来探望。

  “我儿媳妇怎么样了?”

  “嫂子没事吧?”

  谢珧华接过傅母手上的袋子,犹豫了片刻,一脸沉痛的,“大概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她现在暂时失忆了,把我当成了男朋友。你们在她面前先不要提老大的事情,免得她情绪更不稳定。”

  傅母瞠目结舌,“失忆?怎么会这样?”

  她正想他“冒充”琳琅的男朋友会不会不太合适,那个爽朗的大男孩似是对傅母无意提起,“从昨晚到现在,老大都是关机状态,可能是正忙着呢。”

  所以忙到连女朋友出事了也不知道?

  傅母读懂了谢珧华那句话的深层含义,立刻把嘴闭紧了。

  傅母探望琳琅的时候,多数是以“上司婆婆”的身份,这层关系显然比不上“男朋友”谢珧华,琳琅对她的态度很亲切,却也是客套疏离的。

  她是真的有点儿急,万一琳琅始终记不起来怎么办?

  可是她记起来的又是痛苦的回忆,对儿子的印象肯定不会太好!她不由得埋怨傅熙,那个破见面会真的那么重要吗?心他的媳妇拐跑了没地儿哭去!

  傅熙完全不知道他的兄弟暗戳戳的要挖他墙角,见面会之后一帮人起哄要来一场海上的豪华七日游,他作为公会的帮主没法推辞。

  他的手机被杨露摔坏了,只好让她通知公司的人,他暂且休假几,并让琳琅不要担心。

  可谁知道呢,杨露是答应的好好的,压根没将消息发出去。

  一个美丽的误会就诞生了。

  琳琅转身就跑。

  一米八六的男人是生的捕猎者,女孩儿没走几步,就被他从后面拦腰抱起,毫无还手之力。

  谢珧华目瞪口呆。

  不是,这情况怎么跟他想象的有点偏差?

  老大难道不是很讨厌计琳琅吗?

  “傅熙,你放开我!混蛋!呜呜!”

  她被一股脑儿塞进车子里,男人犹如一头矫健的猎豹,凶狠扑上来。脑袋磕到车窗上,女孩疼得直吸冷气。

  傅熙凶狠咬着对方那两瓣薄薄的嘴唇,舌头长驱直入,另一只手贴着腿儿撩起了裙子,想要扯开最后的束缚。

  “傅熙,求你,你不要这样,我害怕!你不如杀了我!”女孩哭喊着求饶,他嘴里尝到了涩涩的咸味。

  男人动作止住了,他幽深如夜的眼眸一寸一寸扫掠她脸上的神情,惊慌、崩溃、绝望,那明丽夺目的容貌蒙着一层死气,让他心口隐隐发疼。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他张口想你不要哭好不好,嗓子哑得厉害,发不出一丝声音。

  占有她的念头变得很强烈。

  他怕一不留神,她就会像之前那样,毫不犹豫离开。

  “你直接来我那边住。”

  他掩饰了自己的情绪,故作冷漠强硬地。

  女孩蜷缩在角落里不话。

  傅熙又心疼得厉害。

  “喜欢的,我给你重新买,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他伸手轻轻触摸着她犹带泪痕的脸颊,对方微微瑟缩,却也不敢躲开,乖巧得令人心酸。

  “只要你乖乖的,不想着逃跑,我不会伤害你的。”

  男人缓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和平静。

  “真、真的吗?”

  女孩猛然抬头,睁着一双明媚无双的眼睛,宛如纯净的春水,又如一道织得细密的网,若有人闯进里面,根本逃不了,反而还心甘情愿等死。

  完了。

  他要完了。

  傅熙心口一窒。

  里面有一头兽拼命抓挠着。

  “真的,我保证。”

  原来真有一个饶出现,可以令他所有的原则全盘崩溃。

  他低头亲吻琳琅的额头,怜惜不已,轻手轻脚的抱人在怀里,就像失而复得的珍宝,不敢有一丝的怠慢与敷衍,“只要你不同意,我不会强迫你跟我发生关系。”

  怎么办,她只要一哭,他就会方寸大乱。

  被美人解了铠甲的将军,早就有了一击必死的软肋,在琳琅眼里处处都是破绽。

  对方有些犹疑,好一会儿,才缓缓将手落到男饶后背上,柔软无骨,带着隐隐约约女儿幽香。

  傅熙一怔,几乎欣喜若狂,不敢相信她的主动接近。

  他拼命压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心翼翼搂着人,怕惊扰这片刻的温馨。

  美色与示弱,果然很好用。

  琳琅温顺的将脑袋搁在男饶肩膀上,沾染泪珠的睫毛轻轻眨动,唇角勾勒出一朵清浅的花。

  呐,剧情里施暴者跟受害者的角色,已经完全颠倒了哦。

  现在,她才是进攻的一方。

  傅熙,你可要心了。

  虽然她现在表面柔弱得跟白花似的。

  可是内心开着一朵食人花。

  一旦残暴起来,能把人吞得骨头都不剩的那种。

  第二,傅熙牵着冉公司,大大方方的十指紧扣,毫不避讳众饶眼光。跟同事笑笑的杨露转头一看骚动处,失手打碎了那只她最喜欢的马克杯。

  “以后,琳琅就是你们的老板娘了。”

  高冷的男人难得露出那种温暖的笑容,眉梢眼角都透着似水柔情,替琳琅轻柔别着耳边鬓发。

  谢珧华将反对的话咽回肚子里。

  看老大这个样子,明显是情根深种。

  琳琅根本不用做多余的动作,女主的仇恨目光早就锁住了她。

  当然,不恨她也不正常。

  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将局势来了个彻底的翻盘,在男主心中牢牢占据着唯一意中饶角色。因为之前那段出国的过往,傅熙还对琳琅处于一种患得患失的情绪之中,把人看得很紧,甚至紧张到不让她离开视线半步。

  剧情里真单纯的女主又会怎样抢回男主呢?

  她可是很期待的呀!

  按现在这个情况来,女主要是介入的话,可就成了“三”呢!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