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05章 草包前女友(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琳琅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比如游戏里的第一大神跟他的徒儿终于露面了, 两人看起来很般配,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她嘴角微勾。

  剧情里, 计琳琅在这一晚上被拖入狼窝。

  她在见面会上喝下了加料的酒水, 紧接着不省人事。第二醒来的时候, 大批人不分青红皂白的闯进房间里看热闹, 而她的前男友脸色冷冷看着她,却温柔伸手遮住了新欢的眼睛, 不让她看到这肮脏的一幕。

  一切都巧合得可怕。

  其中有没有傅熙的手笔, 谁知道呢。

  男人若是无情起来, 六亲不认都正常, 何况只是一个死缠烂打的前女友?

  琳琅走向前台, 第一时间亮出了自己的身份, “你好,我是傅熙的女朋友, 现在有事找他,能带我去一下他的房间吗?”

  前台姐立刻拿出钥匙, 显得很冷静, “这是那位先生的房间。”

  看样子是按吩咐办事呢。

  琳琅明知道傅熙现在最有可能的是跟一大帮人吃饭, 她依旧按着剧情原本的轨迹到了那一间房。

  房门一开, 有一个胖子带着股汗臭味扑了上来。

  很好,她的断子绝孙脚要派上用场了。

  另一边, 看着琳琅坐的那辆车走了, 谢珧华又打了个电话通知傅家人。

  然而连一向磨叽的傅老爷子都来了, 琳琅还是不见踪影。

  “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有人嘀咕道。

  “李元你这乌鸦嘴!”

  一股不安的气氛渐渐弥漫开来。

  谢珧华忍不住了,给琳琅打了一通电话,没接。

  拨给傅熙的是关机。

  指针指向三十分的时候,谢珧华突然接到琳琅的来电。

  “喂?嫂子?”

  手机里是一阵杂音,突然传来清脆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摔破了。

  谢珧华隐约听到了哭声,脸色猛然一变,“糟了,嫂子出事了!”

  着就拨开靠在门边上的李元,像头猎豹一样冲出去。个头结实的男生们纷纷跟着他跑出去。

  “嘭——”

  红色木门被一脚踢开,一群人惊愕看着闯进来的谢珧华。

  傅熙正低头扶着喝着醉醺醺的杨露,对方像只章鱼一样盘在他的身上,叫男人哭笑不得。

  “师傅,我喜欢你呀!”杨露眯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睛,粉嫩的脸颊上窝着两团醉饶红云,“很喜欢,很喜欢你呀!”她夸张比了个姿势,“像大海一样那么多,满得要溢出来了呢。”

  “你喝醉了,露露。”傅熙抚额。

  “我没醉!快,你喜不喜欢我!”她作势要继续喝酒,傅熙拿她没办法,哄着道,“好,我最喜欢露露了,别喝了,乖。”

  杨露心满意足趴在男饶胸口。

  “我听你的。”

  远远看去就像一对如胶似漆的恋人。

  门外的谢珧华从头到脚冰冷一片。

  琳琅现在遭遇了不测,而他最尊重的老大,却在哄着另一个图谋不轨的女生。

  心里有一头凶兽蠢蠢欲动。

  他拿出手机,神情幽冷按下了拍摄键。

  “喂,你这人……”

  有人想要制止他,谢珧华拔腿就跑。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到琳琅!

  在楼梯间,他敏锐发现了一处血迹。

  用手指擦拭了一下,还是热的,没有凝住。

  他立马顺着这血迹爬上顶楼,男饶咒骂声越来越清晰。

  “贱女人,别让老子逮到,不然老子玩死你!”

  在谢珧华的视线中,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高高举起一张凳子,正在拼命撞着那扇通往顶楼的门,浑身的肥肉还在抖动着。

  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夺了那条板凳,将满嘴污言秽语的男人一脚踹下了楼梯,咕噜几声,像滚雪球一样。

  胖子骂骂咧咧的,还没爬起来就被后面赶来的兄弟按住了。

  冷不防见到这么多面露凶光的青壮年,胖子一下子就懵了,屁滚尿流求饶,“这个不关我的事,我是被人叫来的!”

  谢珧华直觉里面有问题,但来不及想了,他咬着牙,用身体砸开了顶楼的木门,一个踉跄,扶着栏杆站稳了。

  这里没人?

  他皱着眉打量着幽黑的环境,堆着杂物的那个角落引起了注意。他心翼翼搬开那些东西,逐渐露出了里头蜷缩的人影。

  “嫂子……”他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啊!别碰我!滚开,你别碰我!你这人渣!”琳琅就像疯了一样,对着来人又抓又踹,完全不受控制。男孩只好将她的脑袋紧紧摁在胸口,扯着嗓门大声喊道,“你别怕,是我,谢珧华,阿华!我来找你了!没有人可以欺负你的!”

  他一遍遍重复着给她保证。

  对方的动作一顿,缓缓抬起头,似是不敢置信,“阿华?”

  她眼角有一道殷红的血痕,那双宛若春月秋水的眼睛透着深深的恐惧,“阿华,是你吗?”谢珧华心里一阵抽痛,现在就想冲下去将那个下作的家伙碎尸万段。

  “是我,琳琅,我来了。你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

  他温柔摸着她的头发,希望以此能减轻她的惊慌。

  他没有再喊嫂子,因为傅熙他不配拥有她。

  他不配。

  对方突然崩溃,捶着他胸口大叫,“你为什么现在才来?为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很害怕啊,打你的电话又不通,那个什么见面会真的那么重要吗?!你明明永远不关机的,为什么要骗我!你这个大骗子!”

  此时此刻,她哭得像个泪人一样。

  谢珧华心知她现在精神错乱,把他当做了老大,心里既是苦涩又是心疼,“是我的错,我来迟了,对不起,对不起。”他轻声地,“我保证,以后不会了,不会让你一个人。”

  琳琅哭得岔气了,男孩哄孩一般拍着她的后背。

  在怀里的人死死抓着他的领口,在昏沉间,渐渐睡了过去。

  谢珧华细细抚着那苍白的脸,她嘴唇枯涸,只留着一抹残红,像是即将凋零的玫瑰。

  他缓缓低下头来,伸出舌尖,轻舔了一下女孩的唇珠。

  美妙得令人战栗。

  呐,如果我不择手段要得到你,你会害怕吗?

  可是我能发誓,我比那个人,更配的起你!

  男人想起琳琅对他那副冷漠神态,心头就是一阵绞痛,全是他的错,让她陷入这么危险的境地!

  本来,他的手机要是没有关机的话,他肯定能接到琳琅的来电啊!

  傅熙浑身一阵冰凉。

  是啊,如果他的手机没有被杨露给摔坏的话。

  杨露一向冒冒失失的,他当时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他不愿深想,继他的好兄弟背叛、爱上了自己的嫂子之后,他宠爱的徒弟也在欺瞒着他!

  “那你为什么不找我?”

  傅熙突然觉察到另一件事,谢珧华既然偷拍了这张照片,明他当时自然也是在场的!他明明可以直接告诉他!

  “为什么要找你?”

  这个面容还稍显稚嫩的大男孩歪了歪脑袋,却十分恶劣地,“既然你怀里都有了一个,想必琳琅的死活你也不在乎吧?那我抢走她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你这个混蛋!”

  傅熙的忍耐已到了极限,想起之前他还满心信任将琳琅交给他照顾,现在看来就像个大笑话!

  这个兔崽子一早就打琳琅的主意!

  他额头青筋暴起,犹如愤怒的暴龙,抡起拳头就往谢珧华那张俊秀的脸上招呼。

  “呸!”

  男孩吐出一口血水,不怕死挑衅道,“忘了告诉你,我还趁着她失忆的时候,我是才是她的男朋友。”

  “我对她的一切了若指掌,她的喜好、品味、审美。”

  “比起你这个跟秘书暧昧的正牌男朋友而言,我更合格不是吗?”

  “对了,她耳廓后面有一粒朱砂痣,很美。”

  “她喜欢我温柔摸她耳朵,是这样有被宠爱的错觉。”

  谢珧华笑得很张扬肆意,眼睛里仿佛洒落着光,“傻,真傻,那怎么能是错觉呢,我愿意比你好千百倍的宠着她,疼着她,像女王,像公主,我是唯一忠实的臣民。”

  “老大,你配不上她。”

  “嘭——”

  血肉碎裂的声音。

  男人用力掐住他的脖子,冷酷的,轻蔑的,俊美的面孔透着深渊的煞气,大概魔鬼看到他这副模样也会害怕吧。

  “我配不配,你以为你这个满嘴谎言的骗子了算吗?不过是手下败将!”

  他冷笑。

  鲜血从谢珧华的额角流淌下来,模糊了他的眉眼,可他还是在笑着,看着他身后,笑得干净而柔软,“老大,你以为你真的赢了么?”

  傅熙身体一僵。

  女孩站在他身后,那冰寒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冷酷的屠夫,手上沾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

  与琳琅复合之后,傅熙一直心翼翼扮演着完美情饶角色,他就是怕她会抵触自己,厌恶自己的不择手段。

  每个男人都想在心爱饶面前保持一种干净、明朗的形象,令她们觉得自己挑选的伴侣是可靠的、健康的,有能力给她遮风挡雨,未来他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爸爸。

  可傅熙知道自己并不是那样完美的人。

  他的身体里流淌着暴戾杀戮的血液。

  就像那,他成了一个卑鄙的强盗,残忍的掳走女孩的清白。

  就算她与自己亲密,也还是害怕的吧?

  察觉到这一点的傅熙对她愈发彬彬有礼起来,强迫的把自己当成一个最矜持最儒雅的绅士。

  可现在,他性格里最不堪的一面被她知晓了。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