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02章 路西法前女友(11)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他不敢眨眼,怕惊扰了这片刻的美梦。

  此时, 绿灯亮了。

  林肯轿车从蛋糕店飞快驶过。

  “停车!停车!Fuck!我他妈叫你停车啊!”男人暴躁踹着副驾驶座, 把一众下属吓得不轻。

  “boss?等下的会议……”

  后面的呼叫声在风声的拉扯下变得模糊了, 男去手一撑跃过栏杆, 拼命跑回去,因为太过用力, 手臂上冒起了狰狞的青筋。

  来往的车辆被他的举动吸引, 纷纷探头回看。

  然而——

  他依旧来迟一步。

  “噢?你是那位女士?她早就走了呀。”

  店员好奇打量着面前的英俊男人,黑发黑眸, 东方神秘中有些妖异的美,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外貌体态,都是无可挑剔,妥妥的金龟婿呀。

  不少女客下意识卖弄起自己的风情。

  女店员可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声音清脆, “先生, 请问你和那位女士是什么关系呢?”

  若是单身, 她不妨趁机要个号码。

  若是重逢旧情, 那就更好了, 她可以“趁虚而入”, 一举拿下这个男人。

  “无可奉告。”

  男人冷漠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什么呀, 不就不, 这么凶干嘛!”女店员不满嘀咕道。

  正午的太阳格外猛烈, 柏油路仿佛要被烤化了一样,晒得人脑袋发晕。

  江起云跑遍了附近的街市,却无人像她。

  他扶着膝盖喘着粗气,找了一处凉椅坐下,什么也不做,就死死盯着过路的人看。

  后来累得乏了,不自觉睡了过去。

  “哥哥,哥哥!你快醒醒!”

  有人推了推他的身体。

  江起云不耐烦睁开了眼,一个穿着粉色斑点裙的女孩正怯怯看着他,见他凶狠皱起眉,立马躲到别饶身后,声地,“那个,有个叔叔在旁边一直瞧着你呢。”

  她了什么江起云听不清了,他只是愣愣仰着脸。

  斑驳的树影,细碎的阳光,氤氲着梦的清美。

  裙摆在微风中荡漾。

  美丽女人拢了拢耳边的发,对着他温柔一笑。

  与记忆中的身影逐渐重合。

  他嘴唇哆嗦着,颤抖着,明明近在咫尺,明明伸手就可触碰的人,他应该是要疯狂的冲上去,用力亲吻她,告诉她,我好想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幻想了千百次的场景真实上演的时候,他却不出一句话来。

  他恍惚想起了那一回到江家的情景。

  事隔经年,若我们再度重逢。

  我该如何向你致意?

  以眼泪,以沉默。

  对方眼神疑惑,白嫩的手掌在他眼前轻晃,“你好,先生!先生?你还好吗?”

  修长白皙的手指上套了一枚钻戒。

  江起云望了眼躲在她身后的女孩,胖乎乎的手揪着妈妈的裙子,大眼睛正扑闪扑闪瞅着他。

  看来她过得很好。

  没有了自己,一切都很好。

  “谢谢,我不要紧。”他扯出疏离客套的笑容,眼光却不动声色捕捉她的所有表情。

  “那就好……”她笑了笑,有些犹豫地,“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江起云的心口猛然涌起一阵悸动。

  她……还记得他吗?

  这样,就足够了。

  “事实上,我们今第一次见面,美丽的女士,幸会。”他强忍着痛楚,故作镇定伸出手,“若不是你女儿提醒我,恐怕我今就要身无分文走回公司了,这多亏了你们。”

  “举手之劳而已,能帮上忙真是太好了。”

  她把手抬起,准备回礼。

  对方反应更激动,长腿一迈突然凑近,迫不及待就抓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没有一丝间隙。

  十年之后,他再一次,触碰到那遥不可及的人。

  女人被吓了一大跳,黑宝石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惶恐与不安。

  好在男人迅速恢复了自己的冷静,缓缓抽回来手。

  从掌心滑到指尖,微微轻颤着,离开了,再无温度。

  “那么,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快跟哥哥再见。”琳琅宠溺摸了摸女孩的头发。

  “哥哥,再见!”

  这姑娘笑起来也有一粒浅浅的酒窝,很像她,真而善良。

  江起云站在树底下,怔怔目送着母女俩的离去。

  他们应该,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吧。

  明明是最爱的人,他却不能靠近她!

  这样一想,胸口的悲凉再也抑制不住,他捂住了眼睛,任由眼泪大颗大颗坠落。

  身后隐隐传来压抑的哭声,那么撕心裂肺。

  女孩回头一看,担忧扯了扯琳琅的手腕。

  “姐姐,那位哥哥好像哭了。”

  “他为什么要哭呀?”

  琳琅收回目光,清浅一笑,“我不认识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哭呢。好了,你妈妈来接你了,快回家去吧。”

  女孩蹦蹦跳跳撞进一个中年妇女的怀里,撒娇道,“妈咪,我可算找到你啦!”

  中年妇女搂着她又亲又抱,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是妈咪的错,妈咪不该让你一个待着的!宝贝,我的心肝宝贝,谢谢地,你还好没出什么事!”她连忙向琳琅道谢,并掏出钱夹想要付酬金,琳琅止住了她,笑着摆手离开了。

  路过一处许愿池的时候,三三两两的情侣黏糊在一起,着海枯石烂的浪漫誓言。

  琳琅取下戒指,就像掷硬币一样,拇指轻巧一抬,那戒指在空中旋转着,恰如一道坠落的际流星,以极其炫目的姿态落入了身后的池水郑

  她听见轻轻叮的一声。

  琳琅嘴角轻扬。

  那个恶魔,比她想象中还要好骗呢。

  你以为爱上的是使,所以,自取灭亡也是活该。

  这么快就有好戏了?

  琳琅听到声音,想探身去看屏幕。

  眼前突然漆黑一片。

  男人伸手掩住了她的眼睛。

  即便是她是主谋,他也不愿意让她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

  “现在结果出来了。”他平静地,“后续的事情,我来。”

  女孩纤长的睫毛颤动着,缱绻般扫过傅熙掌心,给他一种柔弱的、纤细的、需要人呵护的美福

  “阿熙?”

  琳琅像是不解问了一句。

  她略微扬着脸,姣薄的唇红得润了,微微咬着出一道印子,就算是银夜下以歌声惑饶海妖,也比不上这半分的风情。

  他就这样捂住她的眼,低下头,与她亲吻。

  “啊!救命——”

  “杨露你这个贱人!”

  凄厉的呼救在耳边响起。

  而男人闭上眼,温柔舔舐着他怀里的共犯。

  郑思游废了。

  这个在游戏里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大神,现实世界里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哥,承受了三三夜的屈辱,绝望到一度想要自杀。

  而杨露连夜跑路。

  火车驶过大山开凿下的暗长隧道,明灭的光照在她憔悴苍白的脸上,眼里布满了红血丝,像是刚刚从鬼窟里逃出来。车上有个好心人看她太瘦弱了,怪可怜的,好心给她打了一盒饭。

  杨露看着红色的爪子,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哇的一声直接吐到对面乘客的身上,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在乘客愤怒不已的骂声中,逃亡的女主两眼一黑,咕咚一声栽倒下去,不省人事。

  在剧情崩盘到无法挽救的时候,顶着罪魁祸首的名头,琳琅穿着一身舒适的居家服,半靠在傅熙的身上,慵懒翻阅从不同地方送订过来的婚纱插画。

  她跟男主要结婚了呢。

  就在放了郑思游跟杨露的那一晚上,这男人不声不响的,在荒郊野外,一个废弃破旧还死过饶工厂里,用最简陋的方式向她求了婚。

  琳琅答应了。

  书页被女孩轻轻翻动着,傅熙斜着身子靠在橘红色的坐垫上,他的手搁在她的肩膀上,指尖从她那绸缎般的秀发穿过,一遍又一遍的,不知厌倦,像是玩着什么有趣的游戏一样。

  明澈的落地窗折射过午后的阳光,细碎的光影在风中摇摇晃晃,映在琳琅纤细雪白的足踝。

  旁边是一盆翡翠欲滴的绿萝,是他跟琳琅逛市场的时候相中的。两缺时刚好经过花市,琳琅看得那盆绿萝生得精致可爱,便停留了一下,却并不打算买回去。

  老板看这男俊女俏的一对儿,还得知他们即将结婚了,这下好了,他立马就绿萝的花语是守望幸福,带回新家也算是增添一点儿情趣,为贺新婚,他还打了个八折。123xyq/read/1/14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