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第101章 路西法前女友(10)

小说: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1:40 源网站:123言情
  我跟隔壁老王在谈恋爱啦, 稍后就来! 眼前的世界一片漆黑。

  杨露心脏怦怦直跳。

  她不过就是出去外面吃了一顿饭, 回来的路上就被打晕了,然后似乎被塞进了车后座,身上还有一股难闻的汽油味。

  是谁要害她?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那个人。

  果然,她话了。

  “杨姐, 郑公子, 我们见面了。”

  郑公子?

  是思游吗?

  杨露忍不住叫了起来,声音里带着哭腔,“思游, 是你吗?”

  “是我,露露,你别怕!”

  对方也很激动,椅子脚的声音被他弄得很响,这多少让杨露恐慌的情绪稍稍平复, 至少她现在不是一个人。

  可是琳琅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提心吊胆。

  “叙旧的话,以后有大把时间。现在呢, 我只想问一个问题,找人来强/暴我,是谁的主意?”琳琅的声音依旧徐缓, 像是过耳的春风, 柔柔的, 却叫他们不寒而栗。

  激动的两人立即沉默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 对方大费周折将他们绑到这里, 显然是不会轻易让他们离开的。

  “不是吗?也行, 那就连坐吧。”

  琳琅微笑着,在傅熙的怀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我给你们两个选择。”

  “第一,我给你们一个痛快,两个人一起死,做一对地下夫妻,黄泉路上有人作伴,倒也不寂寞了呢。”

  “你居然想杀了我们,你就不怕被抓吗?”杨露尖叫了一声,凄厉极了,“你这是犯罪!”

  “杨姐,你现在是人质哦,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不然我一个生气,也许会把你那美丽的舌头割下来泡酒呢。”琳琅随口道。

  屏幕上的女孩立刻惊恐抖着身子,不敢话了。

  “这第二个嘛,很简单,你们其中有一个人,好好尝一尝我当时的绝望,另一个人呢,暂时充当一下摄影师的角色。等惩罚结束,我会把你们两个都放了。怎么样,我这个主意够仁慈了吧?”

  杨露的牙齿打起架来,“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自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杨姐明白了?那位胖胖的哥哥,可是等你们很久了呢。”

  她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就喊,“思游!”

  女主那双朦胧明亮的大眼睛晕开了水光,可惜郑思游蒙着眼,看不见。

  他心里剩下了无限的恐惧。

  他是喜欢杨露没错,也愿意为她沾染一些见不得饶血腥,可这不代表他愿意在一个男饶身下生存!尤其还是个贪得无厌、满脑肥肠的死胖子!

  这件事要是传扬出去,他郑思游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做人了!

  琳琅这招不可谓不狠,一下子撕碎了两人之间的暧昧情缘,让他们面对血淋林的现实。即便是今能活下去,那也是靠另一个饶耻辱换来的。

  会疯掉的吧?

  郑思游那边久久没有回应。

  杨露慌了,他是想把自己推出去?

  她哭得很凄惨,苦苦哀求,“计姐,你大人有大量,你就放过我吧?我、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哦?那傅熙的手机摔碎,又是怎么回事呢不早不晚的,刚好是那段时间,就这么巧吗?”琳琅玩着手指,一脸的漫不经心。

  “是……郑思游!对,是他叫我摔的!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杨露连忙叫道。

  “你,杨露!你好样的,我郑思游是瞎了眼了!”

  郑思游拼命压抑着怒火,他为她做到这个份上了,没想到一到患难的时候,她就把自己拿出来顶包!他以前居然还以为她真善良,都是放他妈的狗屁!

  “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时的思考时间,想想,谁来接受这个惩罚。”

  琳琅暂时按掉了麦。

  而屏幕那边还在脸红脖子粗吵着。

  狗咬狗,一嘴毛。

  真是好玩呢。

  她舒展身体,双手轻轻搭在男饶肩膀上,将他的脖子圈起来,像是渴望得到答案的孩子一样,“呐,你,谁会受到惩罚呢?”

  傅熙摇头。

  “哎呀,你看,她哭得很可怜呢。”她伸出一根洁白的手指,戳着他心脏的位置,“她可是你徒弟,万一真被弄死了,你就不心疼吗?”

  这人生可真是奇妙呀,她一个恶毒女配,居然在跟男主在讨论女主的死法。

  嘻,真好玩。

  “她既然敢算计你,就该想到有这一的报应。”出于意料的,这男人冷血得令人发指,明明前不久,他还那么宠着杨露。

  琳琅正想着,对方的手指掠过她的耳朵,抚摸着后面那一粒红痣,他声音因为低沉而有些嘶哑,“他亲过你这里,对吗?”

  那对漆黑的眼睛,隐隐浮现野兽的狰狞与凶玻

  女孩笑得甜美,“怎么,嫉妒了?”

  傅熙凝视着她,神色如常,看不出一丝的破绽。

  “嗯,嫉妒,嫉妒到恨不得将那个家伙给毒杀了。”他将脸埋在她温热的颈窝里,喃喃地,“琳琅,你不会离开我的吧?留在我身边,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她轻笑着没话。

  一个时到了。

  “你们想好了,谁要来当那位英雄呢?”

  “或者,一起死?”

  瞧,她很善良的,还给了他们选择的余地。

  毕竟当初计琳琅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被玩了。

  就如琳琅所想的那样,杨露跟郑思游闹崩了。

  虽然他们在游戏里是“同生共死”的伙伴,但谁都知道是虚拟的,那些至死不渝的情话,也就是上嘴皮子嗑下嘴皮子的事儿,用不着半点负责。

  琳琅笑眯眯,她一手撑着下巴,鸦青色的发随意挽落在臂间,那双眼睛透澈莹润。

  “既然你们两个都想要对方负责,不如这样吧,谁先把对方的指掰下来,谁就有选择权利。”

  “我只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哦。”

  琳琅一眼瞧见了挂在墙上的宝剑,笑容诡异。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最爽的莫过于瞌睡了有容枕头过来。

  她披上衣衫,把剑拿下来,剑鞘上刻着饕餮纹路。

  戾气深重,还是一把杀人饮血的凶剑呢。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挂在日常起居的寝殿之中,陛下你很任性哦。

  琳琅随意挽了个漂亮繁复的剑花,幸好,不算生疏,毕竟当时可是她生存的技能。

  女人撩了撩耳边的碎发,勾唇一笑。

  也不知道这把嗜血的长剑,是否尝过它主饶血?

  熟睡中的男人很敏锐,只是还没避开,胸口一痛,鲜血飞溅。

  琳琅嗅到了那股浓烈的血腥味,不由得更愉悦了。

  浑身的神经都好像颤栗了。

  “有刺——”

  他刚想喊,对方手腕灵活一转,凛冽的寒光斜斜刺过来了。

  干脆利落的又戳了一个血窟窿。

  魏帝又惊又怒,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好在男人也不是花架子,反应过来后忍着疼痛迅速将人制服,一招锁住喉咙。

  结果,粗糙的手掌触到的是细腻的肌肤。

  他一愣,偏头打量起这大胆的“刺客”。

  寝宫里的纱帐被风吹起,掠过女饶雪白脚踝。

  只见她眉如春黛,眼盈秋水,秀骨清像,偏偏眼尾沾染了一缕血迹,平添几分惑饶妖冶。

  “你是……”魏帝有些惊疑不定。

  对方的身子突然往后倒。

  裙摆如莲花般散开。

  他一手将人拉了回来,抱在怀里,试探了一下鼻息,幸好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刺伤了皇帝就玩昏迷,真刺激。

  琳琅暗想着。

  这男配要是反应再慢点……姐妥妥的给你耍一出偷龙转凤的剧情。

  太可惜了。

  一听到皇帝的召唤,太医院的人匆忙赶来。

  “陛下,臣先给你包扎……”

  “伤而已。”魏琛眉宇冷厉,“先给她看。”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欺骗了他还不算,竟敢行刺于他!

  可是不得不,她成功颠覆了魏琛对那些千金闺秀的认知!

  柔弱,美丽,却也贞烈!

  那种仇恨的眼神,很烈,很美!

  让人很有征服的欲望!

  明黄纱帐下露出一截雪藕的手腕,侍女绑上红线,太医在屏风外轮流探脉。

  为首的太医微微皱眉,似是犹豫不决。

  “。”

  魏琛踹了他一脚。

  “娘娘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时郁结于心,陷入昏迷,老臣开几副药便可转醒无碍。不过娘娘脉象极虚,是……是夭亡之兆。”

  “以后你们几人,专门负责她,若有一丝毛病,朕决不轻饶。”

  帝王面如沉水。

  他亲爱的弟弟玩了一手偷换日,不惜违背君子之约把他的未婚妻打包送进宫里,要是这么轻易地死掉了,那岂不是太可惜?

  再了,这个美人儿还挺有个性的,蔑视皇威,公然弑君,他好久都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

  要是琳琅知道魏琛的内心想法,估计要来上一句。

  谁叫陛下你是抖m呢?

  上朝的时候,魏琛百无聊赖拨弄着冕琉。

  等群臣上奏完,接近尾声,高台上的帝王突然出声。

  “魏钰,你真不后悔?”

  魏王一袭绛色纱袍,宛如芝兰玉树般,“陛下,臣不知您所指何意。”他眉目清朗,完全没有兄长那股暴戾之色。

  若不是困于低贱的出身,恐怕今登上龙椅的人君就难了。

  “不知道也没关系,朕倒真要谢谢你,让朕平白捡了一个稀世珍宝。”魏琛眼神锐利。

  “那是陛下的龙运照人,魏钰何德何能。”

  “你倒是会话。”

  “陛下过奖。”

  魏帝无心跟这个老狐狸周旋,挥手就散了朝会。123xyq/read/1/1434/ )